当前位置:首页 > 香艳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国内 边吃饭边在餐桌上弄

来源:海岸文学 日期:2020-10-15 17:33:00 分类:香艳小说 阅读:

点击图片前往下一页

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国内 边吃饭边在餐桌上弄我长舒一口气,放下戒备坐进车里,车在五十分钟后抵达髙尔夫球场,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楼,“一个小时候 我们在这里碰面。”

我和她各自分开,下车进入球场,侍者等候在一扇白色的网门外,他看到我笑着问是何小姐吗。

我说是,他将门推开,指了指空荡的球场,“曹先生在等您◊”

此时天色很早,刚刚十点钟,国际髙尔夫球场价格髙昂,也非常髙端,这种场合大多是商人应酬公办,很少有 私人乐,上午几乎无人,要等到午后或者傍晚,最清闲的休息时刻纳客,所以我在一望无际的绿色球场一哏看到 了曹先生。

他戴着灰色椁球帽,帽檐很长,挡住了迎面投射下的刺目阳光,一身运动衫,一丝褶皱和灰尘都没有,那 样阳光风流,温润清朗。

很那想象这是一个已过不惑之年的男人

单身男人失去女人的束缚,算计控制潇洒而自如,优雅从容,自然是被岁月沉淀得愈发迷人

我悄无声息走到他身后,避开了阳光照射影子的角度,不让他发现痕迹,刚想张口吓唬他,他摘掉椁球帽转过身 ,与此同时他说,“你来了 ◊”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脸上浮现一抹略微轻佻戏谑的笑容,“我闻到了你身上味道,很特殊,只有你有。”

曹先生女人无数,换床伴如换衣服,他在夜夜笙歌沙发上强迫模特给他口的场景我还记得,只不过这一次见他 ,那副放荡不羁的浪子模样似乎收敛了,我再也没从他身上看到。

我打趣说,“咋夜打扰你了吗。”

他间我打扰什么。

我笑而不语,撩起被风吹佛的长发,看向远处漫山遍野的绿丛,他反应过来我的意思,半开笑说,“最近腰 不好,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已经有一个月时间不间红尘事。准备好好调理休养,万一等到了仪的女人,不 能满足怎么办◊”

我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他将球杆交给身后球童,走向一侧的躺椅,示意我坐下,“找我什么事。”

我没有详细告诉他常老强暴我时被险些枪杀的过程,我只告诉他有人潜伏在寺庙,不知是冲谁来的,能不能帮我 调查一个人的底细。

他没立刻答应,招呼侍者上一杯红粉佳人,特意嘱咐不要加冰,常温就好。

他这点细致令我觉得很有好感,绅士守礼的男人不论何时何地都非常儒雅出色

我接过侍者递来的饮品,他间我,“什么人◊”

“黑,金三角的卧底。是正面人物,不过他没有档案,没有记录,我想了解下◊”

他往髙脚杯中斟了三分之一的红酒,我特别观察了他的手,没有丝毫僵滞或者颤抖,亦或者惊讶,他对黑应 该不了解,甚至不知道我调查的目的。

“乔苍查过吗。”

我说有过。

他托着杯底,微微晃动了两下,红酒没有沾杯,他慢条斯理饮了一口,“他查过没有结果,我恐怕也不能。”

他见我脸色有些失望,笑着说,“我愿意试一试,但时间会很长,既然是被抹掉案底的人,就是不想被人了解 ,要掌握底细,只能安排人过去,最少几个月,最多要一年半载,可以等吗。”

我点头说可以等。

直觉告诉我,曹先生的势力并不少,虽然他不涉足江湖帮派,但也不是没有养一批暗人为自己做事,常老和乔 苍之所以没有过多关注他,因为他不在道上排号,这也是我找他的缧故,保险而且不打萆惊

他和我聊了 一些寺庙的事,问我是否适应现在的生活,有没有危险,容深的真实墓碑在哪里,球童将新的一枚 球杆擦拭干诤递给他,他放下酒杯伸手接过,从椅子上起身,漫不经间我,“会打球吗。”

我说不是很兴趣

兴趣培养出来,不是天生有,我来教你◊”

他忽然拉起我三根手指,将我拽到他怀里,他没有贴上我,保持了适当的距离,可我仍旧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 吸喷洒在我头顶,耳畔,我一动不动,在微妙的气氛里僵滞住。

他从身后修长结实的手臂环绕我,我两只手握住球杆,他握住我的手,非常自然而从容,并没有

  •  1/20
  •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下一页
  •  
  • 尾页
  •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