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穿越小说 > 1899大时代 > 第七章 兵强马壮者为天子
    第七章兵强马壮者为天子

    “胡说,胡说!”那个文官面色通红地大叫道:“在德不在力,马上得天下,岂可马上治天下?”

    “天子者,兵强马壮者为之!”陈诚冷笑道:“并不强,马不壮,便不是天子。”

    “兵强马壮者为天子,”这句话是五代十国时的安重荣说的,陈诚不过是将之借用了一下。那文官名叫做安尧臣,正是当年的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之后,如何不知道这几句他祖先的名言?

    想那安重荣,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一条好汉。只是,他的后人就已经弃武学文了好多年了,这安尧臣一样是个文士,没了他祖上的半分武勇,只是分辩道:“我大宋掩有万里,带甲百万,如何不是兵强马壮了?”

    “如果是猛兽,那自然是大些更好。但如果是一头肥猪,长得大了,难免就要被人惦记着想要抓去吃肉。”陈诚道:“这肥猪以前还蒙着一张野猪皮,别人见了心中还会嘀咕几下,害怕被猪给拱了。后来嘛,大家发现这头猪只会哼哼哼,那也就怨不得别人扑上来杀猪拔毛吃肉了。”

    “我大宋怎么会是肥猪?”安尧臣怒气冲天地道:“只知道舞刀弄枪的野蛮人,如何懂得我上国天朝的人文荟萃?”

    “哈,多说无益,我们就等着瞧好了。”陈诚不耐烦跟一个小卒子争辩,下令道:“让这些宋人快快地滚蛋!”

    三艘巡洋舰转动风帆,在海面上画了一个大圈,向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只剩下身上被开了七个大洞的元十三限和一众惊魂不定的宋人留在了他们自己的船上。

    “为什么不放了我们?”安尧臣鼓起勇气叫道:“难道说不过,就向着用蛮力来折服我等?告诉你,我们不会屈服!我辈中人,自当以苏武为榜样的!”

    马政在边上泪流满面,他是很想屈服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不但是秀才,还是秀才中的秀才,可是正正经经的进士出身。平时碰到了那些大头兵,都是呼来喝去的,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惊吓?

    “唔,你似乎搞错了一些事情啊!”陈诚心中阴霾尽去,除了忘记了更多的事情之外,就像是没有被伤心小箭射中过一样,又恢复了高兴帝的本色。

    他大笑起来,“对于没有能力的人,我不需要他们的支持,也不在乎他们的反对。我不过是有些佩服安重荣,不想让他的血脉断绝罢了。”

    安尧臣正色道:“安重荣虽然为在下的先祖,但是他恃勇骄横不法,不识天数,不辨是非,这才招致了杀身之祸。其人其事,岂是君子所为?”

    “啰嗦!”崔真实刚才跟六合青龙大战了一场,身上负了点小伤,现在正是手痒的时候,忍不住地就对安尧臣咆哮道:“说那么多有什么用,要是真有本事,就来和我的冰火七重天大战一场,看看谁更有道理!”

    “道理.....不在武力的高低!”杀气扑面,安尧臣连退了几步,心脏陡然加速跳动,但是他却依旧咬牙坚持,道:“如果想要用这种办法来塞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那就是痴心妄想。防民甚于防川!”

    安尧臣虽然也会一点的养气功夫,但是他的武功在崔真实这样的高手眼中,便是不堪一击。可就是这样一个不堪一击的文官,却能在赤裸裸的武力面前坚持本心,这种风范,就让陈诚都不由的高看了他一眼。

    大宋养士数百年,还是养出了一些士大夫风范的,陈诚心道:看来宋国在金兵南侵的时候,还能逆推几把,不是侥幸,而是有其底蕴的。拿北宋末年和明末相比较,就可以看出宋国的朝堂中,乡野间,都还是有很多的英雄豪杰。

    只不过,这些英雄豪杰在皇帝和那些大臣眼中基本上和反贼差不多就是了。唔,这么说可能夸张了一点,应该说是在皇帝和大臣的眼中,那些英雄豪杰都是潜在的反贼才是。

    宁与友邦,不与家奴,这种做法,可并不是只有我大清才有的呢。

    他止住了怒气勃发的崔真实,让人给马政和安尧臣疼了一间舱室出来,随后战舰便张满风帆,全速地向着阳关灿烂的大海驶去。

    被关进了一个舱室重的马政和安尧臣相对无言了半响,马政开口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拿我们回去祭旗的?”

    安尧臣摇了摇头,道:“我看那...那敌酋气度很大,不像是会骗人的。”

    “哼,蛮夷之辈,多半都是些出尔反尔,不讲信义的禽兽,说不定是为了安我们的心次那样说的。”

    “这个.......”

    马政眯起了双眼,用奇怪的语气道:“而且,他居然知道尧臣你的家世,这可真的有些蹊跷啊?”

    安尧臣面色大变,颤声道:“你....你是怀疑我?”

    “我可没那么说,”马政用呆板的声调道:“只是希望尧臣不要忘了官家的皇恩浩荡!”

    渤海乃是一片相对宁静的海域,不像是大西洋那边经常的狂风巨浪,一路行来很是平静。在安尧臣和马政之间的气氛变得很是奇怪的时候,汉军士卒给他们送来了今天的晚饭。

    “砰”,那长得五大三粗的壮汉一把推开了木门,将两个小木桶丢到了被固定住的木桌上,然后粗声粗气地道:“开饭了!”

    马政本来就被这士兵无礼的举动弄的不爽,一看那木桶中黑乎乎的一团,不由得叫了起来:“这种东西是给人吃的吗?”

    “怎么不是给人吃的?”那汉军士卒虽然长相粗豪,打起仗来很是勇猛,但是实质上还很是淳朴,他呆呆地道:“俺们就吃的是这个啊。”

    “我们能给你们一样吗?”马政鄙夷地道:“知道茴字有四种写法吗?”

    “有吗?”那士兵连忙道:“俺在学所里认字的时候,老师没说有四种写法。”

    “额.....”,马政愣了愣,一挥袖,道:“我不管,反正我不吃这个!”

    “不吃?”那士兵想了想,道:“你是生病了,想要吃病号饭?”

    马政傲慢地道:“哼,不知所谓,带我去见你们的首领。”

    他是很聪明的,不然也考不上进士。这会儿他已经想明白了,那敌酋应该是不会杀他们的。不但不会杀他们,说不定还要给他们高官厚禄醇酒美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