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反杀

    契丹人跟本多的北方政权一样,他们原本是草原民族,擅长骑***锐部队多为骑兵,步兵则是孱弱的人才会去当的。而女真人则不一样,他们属于渔猎民族,性情坚韧,虽然也擅长骑马射箭,但是他们更擅长的是下马之后步战。

    身披重甲,结成阵势,加上不弱于契丹人的骑兵,女真人先天上就要比以骑兵为主的契丹人要强悍一些。在过去的岁月里面,女真人被契丹人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也不知道爆发了多少次起义,但是都被契丹人靠着兵甲犀利和人多势众给镇压下去了。

    这次,女真人终于崛起,并在决定性的会战中将契丹人的主力击溃了。契丹人是如丧考批,而女真人一方则是士气高昂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出现在山坡上的是一群百余人的女真武士,头顶中间秃了好大一块,梳着小辫子,长的膘肥体壮,裸露的皮肤上反射着油脂的光泽。这些女真武士因为是处于追击的地位,所以并没有穿着沉重的盔甲,只是在身上套了一层轻便的皮甲。

    他们背着弓箭,拿着长枪,大刀,铁剑,有不少的人还待了两把弓箭,用于在马背上和在地上作战的不同状态。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视线也是一样。当这边的人看到了女真武士的时候,那些女真人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一个领头的武士呼哨了一声,散落在山坡上慢慢地前行的女真人很快地就聚集到了一起,摆出了一个冲锋的阵型。

    “真是有种!”陈诚为敌人的勇气赞叹了一声,然后又道:“可是太狂妄,到了看不清事实的地步了。”

    把握好度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常胜不败的军队会产生骄狂的情绪,老是打败仗自然就会畏敌如虎,闻敌而色变。当年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和KMT的表现也很能印证粗这样的事实来。。

    女真人看到了这边的敌人,想都没想,直接就挥军杀了过来。这边的一千多人虽然比对面多出很多,但是前后左右拉的很开。因为不是经过了长久训练的不对,彼此之间也不是很熟悉,在看到敌人之后,反应的速度就没那么快。

    所以,在人数对比上,这边就只比女真人好上了那么一点点。

    这些女真武士彪悍的很,技战术水平也同样的高潮。骑在马上,先向这边射了一轮,然后快速地切换武器,拿起了适合于近战的长枪大戟。

    陈诚他们这边的士兵相比之下就要逊色了许多,虽然他们已经是辽军重的精锐了,虽然他们之前信心满满,想要向女真人报一箭之仇,但是在真的碰到敌人之后,很多人还是不可避免的口干舌燥,然后陷入到了慌乱之中。

    同样的一轮弓箭射了过去,陈诚他们这边倒下了十几个,对面的女真人中间则是一个都没被射中。然后,女真武士们就借着战马的冲击力,将这边的三百多名士兵重中间给切成了两半。

    仿佛是热刀切入黄油,组织度更高,技战术水平更搞的女真人只是一个照面,就将陈诚亲自带领的这只小部队逼到了绝境之中。按照一般的青光,接下来的就是溃败,然后是追击。契丹人在之前和女真人的作战中,很多就是这样突然的就被打崩了的。

    那个女真武士的首领也这么想,类似的情况他不知道已经见过了多少。只要是被撕裂了阵型,人数再多也不过就是被屠杀的绵羊罢了。

    只是.....对于陈诚来说,这只军队里面,他一个人就占了百分之九十里上的战斗力啊!

    一些奋起反抗的士兵被杀散,女真人冲到了陈诚的面前,这一次,可没有詹别野为她保驾护航了。在远处的马文涛见到了这一幕,心中暗暗叫苦,他连忙收拢了士兵,准备转身便逃跑。

    他原本就向着跑路回老家的,现在的情况下,也没哟衢去跟那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女真人拼命。我们本来就不熟,马文涛这样对自己说,我们是大辽国的侍卫亲兵来着,可不是真的是这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的部下啊。

    领头的女真武士眼中露出冰冷的杀气,“昊天罡气”霎那间绽放光华,咆哮声中,“怒海啸”猛招轰出,誓要将眼前的这个链反应都来不及的家伙轰成肉酱呀!

    “昊天罡气”乃是大金国的护国神功,是跟“长生天神功”并驾齐驱的绝世武功。“怒海啸”则是“天地霸拳”中的一招。用长枪轰出“怒海啸”这一招,虽然减少了招数的霸道凌厉之意,但是在“昊天罡气”的推动下,就能将厚重的盔甲都撕裂。

    “嘿,有点意思。”陈诚提起拳头,轰出。

    拳头很大,没入灿烂的金色光芒之中,轰上刺来的长枪。随即,上好的精钢所打造的长枪从枪尖到枪身,一起碎裂掉了。拳头在轰碎病人之后,并没有丝毫的停顿,再击碎了战马的头颅,没入了敌人的胸膛之中。

    内脏的碎片伴随着鲜血一起从那女真武士的口中喷了出来,饶是他身体强健,武功超群,在受了这样的重伤之后,生命力也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几乎流尽了。

    战马轰然倒地,在惯性的作用下撞到了马车之上,将木头结构的马车撞成了四分五裂的状态。陈诚站了起来,胳膊上海挂着那女真武士的尸体,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滴落到大地上。

    正准备逃跑的马文涛惊得呆了,喃喃自语道:“这中力量,就比之前猜想的要更高啊......”

    “大人,我们也上吧!”部下们围着他,叫了起来,“再不冲,那些金兵都要跑光了!”

    是的,在首领死后,那些女真人也无心恋战。副首领是个百户,又称为“谋克”,虽然睚眦欲裂,却保持了军官应有的冷静,带领着族人且战且退,杀出了重围,然后呼啸而去。

    陈诚麾下的将士们一阵欢呼,就想要追上去痛打落水狗,但是在没组织好之前,反倒被女真人回头射到了几个,然后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金兵远去了。

    这一次的短暂遭遇战,女真人以寡击众,伤亡二十余人,杀了这边近百人,单纯从交换比上来说,是大赚。可是他们的首领却一个照面就给反杀了,这胜负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