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穿越小说 > 1899大时代 > 第六十四章 西边的太阳
    第六十四章西边的太阳

    那年轻人本来是满面愁苦之色,但是一看到陈诚,就散发出了强烈的戒备之色,他暗中运气,对琳琅道:“大姐,这个人是谁?”

    大姐?额,少年,你看上起比你姐姐要大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难道不应该叫做可爱的小姐姐吗?一看你就不怎么会追女孩子呀。

    陈诚面露微笑,道:“在下陈诚,却不知道足下如何称呼。”

    “这个是我弟弟无花,”琳琅一挥手,道:“无花你留下,其他人都下去,给贵客准备酒席!”

    “是!”莺莺燕燕们乖乖地答了一句,然后下去了。

    “你说他是无花?”陈诚道:“但是无花不应该是个和尚吗?为什么他是有头发的?”

    “......”,无花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当然,这不是因为陈诚讽刺他的头发的问题。

    “这个人是谁?”无花沉声道:“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琳琅还未说话,陈诚就已经回答了,“是的,我知道了你们的一部分事情。你们是太能疯十四郎的后人嘛,还有什么想要称霸武林之类的幼稚理想之类的.....恩,大概就是这些......你想杀我?”

    “啧,”无花看了一眼老神在在,似乎是漠不关心的琳琅,然后一振衣袖,道:“算了,既然大姐带你过来,那自然是有道理的。对于大姐的道理,我听着就好了,不需要自作主张的。”

    喂喂喂,少年,你这是有很大的怨气啊。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难道不是应该去舔....恩,是应该去好好的爱护她吗?好好地听她的话吗?

    “知道就好,”琳琅淡淡地道:“陈先生是当世高人,不得对其无理。况且,你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就不要自取其辱了。”

    琳琅现在又摆出了一副冷漠的面孔,真不知道哪个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呢。听说女人都是有很多张面孔的,每个面目都是真正的她也说不定呢。

    三人落座在一处凉亭之中,有侍女奉上茶水,干果,还有时令水果如香蕉葡萄等。话说,在沙漠里面会有香蕉这种东西吗?还是说是花了大价钱从别的地方运送过来的?这么说来,琳琅家很有钱啊。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三个人之间有些尴尬。但是当慢慢的谈开了之后,气氛便活络了起来。无花怎么说也是曾经冒充过高僧,把楚留香胡铁花等人唬的一愣一愣的人物,自然是辩才无碍,妙语连珠的。

    而琳琅虽然端着架子,表现的像是个高冷的女神,但是人家的颜值放在那里,哪怕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着就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了。所以,陈诚呢个也不觉得这样一边喝喝茶,一边谈话的情况有什么不好的。更准确一点,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无花虽然长了头发,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的口才。在交谈中,陈诚知道了他之前的阴谋被楚留香等人破坏,然后不得不假死逃生的故事。

    “唔,那个楚留香的武功很高吗?”陈诚好奇地问道:“我觉得琳琅应该会更强一点吧?”

    “琳琅?”无花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是在说他的姐姐石观音。说起来,姐姐一直都是戴着个金黄色的面具,现在这样子用真面目示人的情况,在有外人的时候是很少见的。

    沉吟了一会,无花道:“楚留香的武功是比不上我姐姐,但是.......”

    但是什么?说话不要说一半就没有了啊。但是比你强,还是“但是打起来之后,我姐姐也不一定会赢?”

    无花摇了摇头,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边上有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孩子走了过来,指挥着一众女弟子奉上各种酒水。那女孩子生的甜美无比,有着少女的羞涩,又带有一丝的娇媚,陈诚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琳琅虽然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模样,陈诚的一举一动她都是看在眼里。见陈诚多看了那个女孩子几眼,她就开口道:“这个弟子名叫长孙红,陈先生觉得她还算入眼吗?”

    “什么叫做还算是入眼?”陈诚笑道:“已经算得上是很漂亮了。”

    “哦,既然先生这样认为,”琳琅顿了一顿,极为隐蔽地看了无话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道:“那今晚就让她给先是侍寝,如何?”

    “卡擦”,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踩断了。陈诚只是一瞟眼,就看到无花握紧了拳头,好像连指甲都折断了。但是无花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用一只手转动着脖子上挂着的佛珠,眼睛盯着地面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诚算是明白了一点他们姐弟之间的,还有无花和那个叫做长孙红的女孩子之间的关系了。无外乎就是一些傲娇,腹黑,我爱你,你爱他,我爱你但是我要严厉地对待你之类的奇怪关系。

    长孙红垂首站立在一边,露出了秀气美丽的脖颈,一句话也不说。或许,在琳琅的面前,她们就连发表自己意见的资格都没有吧。物化是这样,长孙红也是这样,那么,琳琅平时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盛气凌人,容不得半点反对意见的女强人。

    陈诚拉长了声音,慢慢地道:“这个嘛,还是算了。”

    很明显的,长孙红和无花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像是心中的大石头落地了。

    接着,陈诚就道:“与其跟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姑娘谈论人生理想,我还是更希望能和琳琅姑娘你秉烛夜谈啊。”

    什么?这人竟然敢对姐姐(石观音)如此无礼?长孙红和无花都是大惊,一起抬起头来,看了看陈诚,然后又偷看了琳琅一眼,再赶快的将脑袋低了下去。

    琳琅的连桑果露出狂怒的神情,杀气在一瞬间大作,凉亭中的气温像是在刹那间低了二十度。但是她又将怒气压了下去,换上笑容,道:“要是陈先生又如此的雅兴,在下自当奉陪。”

    “咕噜”,无花咽了咽口水,不由得抬头望天。难道今天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不然的话,为什么姐姐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