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埋伏

    大军按照分配好的顺序次第开拔,先是炮兵,辎重兵,步兵,骑兵,最后才是他们这些所谓的高手团。进攻的时候,需要他们在最前方进行渗透和侦查。在撤退的时候,又需要他们在最后面断后。

    “妈/的,”孙涛有些不爽,“我又不是党/员,为什么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了?”

    “唔,我觉得,你只要认真地地写一份入党申请书的话,应该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入党的。”钱山海道:“貌似我们在大学里面的成绩都不错了?”

    “当然是不错的啊!”孙涛立马换上了傲然的神色,“我们怎么说都是高手了。耳聪目明,过目不忘,这都是高手的基本配备。有这样的条件,还不能拿个3.5以上的绩点,那还能算是高手?”

    两人嘴上说着轻松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却很是严肃。在他们的身后,是数万人在那里放声痛哭,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几万毛熊在冰天雪地之中哀嚎,只要是个人,都不会无动于衷。

    至于感触到底是心有戚戚,还是热血沸腾,又或者是杀气萦绕于胸中,那就是依据个人的性情而有所不同了。孙涛和钱山海都不是变态,虽然他们已经在无限世界中经历过好几次的任务,也曾经见过成千上万人惨死的场面,但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人类冻饿而死,就依旧会让他们觉得不舒服。

    孙涛之前说这些人可能会有一半人能活下来,但那是建立在欧洲的俄军能及时地赶到的情况下。如果那边的俄军来的慢了一些,在这种滴水成冰的环境之中,能活下来的有一成就是神佛保佑了。

    也就是说,这还活着的数万人,只怕几天之后,就会变成躺倒在这冰霜雪地中的尸体。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尸体倒毙在白色的雪地上.....光是想想就会让人觉得心惊。

    可是,那又如何呢?他们是俄国人,现在是处在战争状态中。处于战争状态中,就没有人会是无辜的。分属帝国,就是要用尽一切的办法去杀死敌国的人,削弱敌人的战争潜力。人口,就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要素之一。

    大军缓缓后撤,速度越来越快,不到一天的时间,数万人的大军就撤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少量的侦察兵还在监视着附近的道路。

    家园被焚毁的俄国人也失去了咒骂敌人的力气和精力,他们表情麻木地在残垣断壁中发找着可以充饥的食物和能够保暖的东西,就算是能够找到一点,但是又哪里够这许多人平分呢?

    在欧洲的俄国/军队还没又到来之前,这些被丢弃在冰原上的俄国人就彻底的陷入到了混乱的状态之中。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为了字节亲人能够生存下去,这些俄国毛熊们,就变成了赤裸裸的野兽。

    等到更西边的俄国军队赶过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被损毁了数百公里的铁路,被焚烧一空的城市,以及已经变得像野兽更多过于像人类的毛熊死剩种们。剩下的多半是青壮男子,弱小的人类首先的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尸体很快就被扒光了衣物,被其他的人类套到身上。再后来,连尸体会消失不见了。

    见到这种悲惨的情况,领兵前来的俄国将军一边将情况报给圣彼得堡,一边怒火中烧地命令部队轻装追击。在俄国人看来,撤退重的敌人必然是士气低下,兵无战心的。只要粘上去,就能狠狠地咬下一块来。

    “呼~~”,孙涛长出一口气,他的身体前面就出现了一大团白色的雾气。要不是全身都被厚厚的防寒服装所覆盖,自己一定是会被活活冻死的吧?他这样想着,活动了一下有些将僵硬了的手指。

    西北镇守府所提供的制式步枪是莫辛纳甘的改进型,威力强大,弹道平直,是一只能打的很远,也能打的很准的好枪。唯一的问题就是,使用这只步枪需要一副好身板。没有牲口一般的力气,是不能将之用的很好的。

    还好,孙涛和钱山海都有牲口一样的力气。卧倒在雪地上,抱着步枪,腰间插着手榴弹,现在他们,就完全的抛弃了之前的高手是不需要用枪的观念。额,也不是完全的抛弃,像是关七关爷爷那样,能够随手发出剑气,空手能拆高达的好汉,自然是不需要借助外物的了。

    但是可惜,他们并不是那样的高手。虽然他们现在去参加普通世界里面的运动会,拿个十项全能都没问题,但是他们的武力值就还达不到空手比拿着武器更强的地步。

    在一路杀戮来的时候,他们遭遇了好几次俄军的吐词。一个敌人,空手是很容易就能结局掉的,一个班的敌军,还是拿着步枪和手榴弹的敌军,那就要靠着地利和队友的配合才能快速而无伤地解决了。

    要是碰上了一个排的敌人......

    在战过一场之后,孙涛就将武者不假外物的那一套丢到爪哇国去了。去他/娘/的要坚强,老/子就是要抱抱....等等,不是这个,应该是好马就要配好鞍,拿着神兵肯定要比拿着白板装备更强口牙!

    大地在微微地颤抖,卧倒在地面上的两人很快的就感受到了这一点。不用多说,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眼,就将双手从大衣口袋里面拿了出来,然后翻身探出头去。

    雪地上,上百名哥萨克骑兵正狂飙而来,踏碎了漫天的风雪。上百名骑士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就足以让一般的士兵心中发毛。可惜,现在埋伏在两侧的,就都不是普通的士兵,甚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精锐士兵了。

    一颗大树倒了下去,横亘在大路上,阻住了骑兵们的道路。从边上绕过去是不可能的,两边都是森林,马匹在里面一不小心就会被挂住的。

    带队的哥萨克军官打搅了一声,便有一半的人翻身下马,上前来准备将大树脱开。剩下的骑兵则是端起了步枪,抽出了马刀,紧张地戒备着。

    这种明显就是陷阱或者是打埋伏的地方,正常人都看得出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