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拔刀队

    “这算是怎么回事?”李定远拿着前面传回来的战报直挠头。太原那边是要他在这次的战斗中检验一下新装备和新的步兵战术的,哪知道俄国人这么不经打,直接就被包了个圆呢?

    “算了,已经打成这样了,还管那么多干嘛?”他摸着光头自言自语,“只不过是战报有点难写罢了。”

    “陈二皮,陈皮皮,”李定远,李光头对着外面大喊,“死哪里去了?”

    “将军,”陈二皮从外间钻了进来,道:“您找我?”

    “废话,”李定远没好气地道:“我不是找你,难道是想别的怎么你吗?”

    “......”

    “听好了,告诉那些蒙古义从,给我把俄国人拦腰切成两半。”

    “切成两半?”陈二皮问道:“就是会所要把俄国人包围在这里?”

    “不错,”李定远一拍桌子,道:“这些俄国人战斗力实在是太差了。”

    说着,他要理他摇头,道:“你能想象的到,他们居然在充分呢个的时候,还在使用那种密集的阵型吗?如果俄国人的军事理论是这种水平的话,那就算有再多,我也不怕。”

    “其实吧,”陈二皮斟酌了一下,道:“俄国人使用的已经是散兵线的一种。虽然对测射火力没什么抵抗的能力,但是比起五六年前的排枪,已经算得上是进步许多了。”

    “哼,我管它散不散的。”李定远道:“不要管太原给我们的条条框框了,也不要在约束部队的进攻速度,就按照我们最熟悉的办法去打仗。先把她们切成块,然后统统地吃掉。”

    被包围在这片区域中的俄军共有两万多人,他们在野外遭遇了优势的骑兵之后,出动了剩下的哥萨克骑兵进行反击。大概是知道被合围后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这些哥萨克骑兵被激起了凶悍的本性,完全是不顾自己的死伤发起了决死冲锋。

    野外的遭遇战中,机枪和大炮都来不及展开,蒙古义从与哥萨克杀的是两败俱伤。单以个人的战斗力而言,哥萨克的战斗力是要在蒙古人之上的。

    可是蒙古人的数量给更多,身后还有源源不断的步兵团跟了上来。通常是前面的骑兵被打散之后,后方的另一个骑兵团又冲了上去,同时还有一个步兵团在不急不慢地展开兵力。

    只过了两天的时间,俄国人的骑兵就已经损失殆尽,剩下的俄国人都缩回了宋彪之前的驻地中去。

    李定远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指挥着四个师和大量的独立团,混成旅之类的部队将那处用钢精水泥修建起来额驻地给团团地围住。在观看了那些坚固的建筑群之后,李定远先是让一个团的步兵在炮兵的支持下试着进攻了一次。

    俄国人把仓库,医院,学校等建筑都改造成了火力点,等到中国人上来后就是抢跑齐鸣。这个时代的主流还是全威力弹,喷射的子弹想一阵风似的,就撂倒了几十名步兵。剩下的人连忙扑倒在地上。

    后方的炮兵在前线的观测员的指引下,将炮弹砸向暴露出来的火力点,但是这一次,那些曾经无往而不利的炮群就失去了作用。就算是105mm口径的炮弹,砸到仓库等建筑上面,也不过就是崩断了一个角落而已。

    这些建筑在建造的时候,就考虑过会变成军事设施的,所以在用料上是毫不含糊。想要靠着105mm的榴弹将之摧毁,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那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大量的弹药,说不定还要填进去几千条人命才行。

    “妈/妈/的,这鬼地方怎么修的这么坚固?”李定远站在后方,也没钻进防炮洞里面,就这么大咧咧地站在外面。

    “将军,那我们是不是要先将部队撤回来?”副官在边上问道:“也要防止着敌人的反冲击。”

    “撤回来干什么?”李定远反问道:“难道我们守不住现在的这道防线?”

    “离对面太近了,”副官低声道:“要是俄国人晚上反击的话,很快的就能冲进我放的战壕中,那个时候,后面的炮兵是不敢随便开炮的。”

    “哼,”李定远冷哼一声,道:“先不忙撤下来,让拔刀队的进攻一次看看。”

    “拔刀队?”副官不解地道:“军事操典上说拔刀队不是用在这种状况下的啊。要不,我们就等两天,等到后面的重炮团过来了,这些建筑很容易就能被推平的。”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里面的到底是石头还是面团?说不定只要我们端起刺刀冲进去,那些人就会被吓得投降了呢。”

    “这.....”

    “我亲自带队,就算失败了,好歹也不会全军覆没。”

    “万万不可!”副官大惊,“将军乃是这次作战的总司令,怎么能带兵冲锋?”

    “有什么不行?”李定远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军队养着就是要打仗的,不让他们打仗,难道要让他们去生孩子?我意已决,无需多言。”

    “可是.....”

    “哐当”一声,李定远将钢刀丢在了桌上,然后是手枪,手榴弹,双管猎枪,等等零碎的东西。

    拔刀队是李定远李定远精选各方勇士而组建的特种作战部队,专门用来处理特殊情况的,而现在,就是特殊的情况了。

    守在外面的陈二皮见李定远出来了,连忙上前,道:“将军,你这是?”

    “命令硚口,巴隆,李纪带着他们的那些人都过来!”

    陈二皮精神一振,道:“可是要他们出阵?”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李定远一边往身上插装甲板,一边道:“跟他们说,打下来了,里面的东西我分一半给他们!”

    “是!”

    不一会,头上扎着白毛巾,腰间挂着长刀短刃的硚口太郎就带着几十名做武士打扮的日本人小跑着过来了。然后是巴隆支队,李纪支队的人手也都相继赶到。一百多人在这处空地上拍成了整齐的队伍。

    “等下你们跟在我的身后!”浑身的披挂加起来有半吨重的李定远每走一步都能将大地踩的轰轰作响,“规矩你们都知道,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了,现在你们有一刻钟的时间准备,解散!”

    额,还有一刻钟的时间准备,那将军你这么早就披挂整齐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