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十二章野人

    如果陈诚知道林梦楚在外面大开后宫的话,也不知道会是羡慕,还是会目瞪口呆。反正他是从来没干过这样的事情的,别说干了,平常的时候,连想都没怎么想过啊。

    在那间卧室里面,周青醒来之后只觉得脸上像是在发烧。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够发出那样如泣如诉的声音来,而且还被摆成这样那样的姿势。她将脑袋埋在被子里面,一动不动地,假装那些事情都是做梦梦出来的。

    林梦楚双手叉腰,意气风发地对着后宫众道:“好了好了,都不要闹了,也不要装鸵鸟了,该怎样的就怎样对了你们昨天不是还要讨论武功的事情的吗?来来来,我手把手的教你们。”

    熊伍荣已经将衣服都穿好了,闻言举起小手,道:“可是练武不是说要从小练才行的吗?我都十三岁了,现在才练武会不会太迟了点?”

    周青和林静也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而她们的年纪比熊伍荣更大,对此就更为关心了。

    “对普通人来说是会都有点吃了,但是我是谁?我可是绝世高手!”林梦楚哼哼着道:“有我教导你们,就永远的都不会太迟!”

    听了林梦楚这自信的话语,周青只觉得一阵的恶寒,而林静和熊伍荣却是觉得她这么自信的表情帅爆了。

    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中,王霖也觉得青哥哥帅爆了,不过青受自己不会这么觉得就是了。

    不久之前,他们在扩大活动范围的时候,碰到了一伙在树林间行进的野人部落。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那些野人一见到王霖身上穿着那件黑色的大氅一样的衣服,便大呼小叫着杀了过来。

    这些野人能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面存活下来,身体素质都是相当的强悍。他们身披着灰褐色的毛皮,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拔出武器就大吼着乱刀砍了过来。

    野人们在长久的部落仇杀和与南边的敌人之间的战斗中培养出了尚武的传统,加上他们强健的体格,并不能算是差的刀剑,就让他们能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击败书里那个比他们更多的敌人。

    在他们看来,王霖和青受的身体并不雄壮,也不高大,又是人多打人少,就问你怎么输!有几个浑身油腻的野人看到了王霖那精致的面孔,忍不住的欲念大炽,口中冒出了一连串的淫言秽语,只不过王霖他们听不懂就是了。

    野人们的想法很好,可是在他们面前的,是他们从未遇到过,从未听说过,也从未想到过的强者。或许用强者这个词来形容青受还有些夸张,但是同时拥有金钟罩第六关和强化冲击一级的他,在内力耗尽之前,就是刀枪不入的不死之身。

    刀劈,枪刺,斧凿,数道劲风迎面扑来,青受并未躲避,而是提起左臂横扫,同时右手一扬,便有一团黑影飞出,将后面张弓搭箭的一个野人打翻在地。

    弓箭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他原本是不需要先杀那名弓箭手的,可是那只箭矢瞄准的却并不是他,而是身后的王霖。所以,他只能先下手为强,扔出了一块骨头,将那还在瞄准的弓手杀死了。

    见到眼前的这个干净的过分的家伙手中没有兵器,却拿着胳膊各党的动作,前面的那几个野人都是大喜,眼中露出残暴的神色。在他们看来,敌人就已经是死定了。就算是最强的野人,也不能靠着肉体来对抗钢铁的,更别说他们里面还有使用斧头等重型武器的。

    就算是一块钢铁,在这样的攻击下也要被砸断的呀!

    手臂和钢铁碰撞,不,还没有完全接触的时候,就有金色的光芒从青受的左臂上绽放出来。“当当当”的几声响后,砍杀过来的兵器以更狂暴的姿态反弹回去,将它们的原主人击杀当场。

    金钟罩在第十关之前都是一味的刚猛霸道,能发而不能收。就算是青受有心,也很难控制住反弹的力道,况且他现在对于这些野人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了。

    他虽然听不懂这些野人的语言,可是有很多东西就是不需要语言就能明白的。除此之外,低着别人举起刀兵,就要有着死在刀兵之下的觉悟,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么?

    这群野人一共有十一人,只一个照面就死掉了五人。围攻王霖的另外几个人来没来的及反应,青受就已经杀光了身边的野人,然后冲了过来。

    一拳一个,被击中的野人就像是被铁锤砸中一样,无不是肌肉被撕裂,骨骼被粉碎,鲜血和粉碎的肉块在雪地上建设,染红了好大的一片区域。被这样的拳头击中,就算是一时未死,那也定然是活不成了的。

    王霖这些日子也并不是光吃了睡,睡了吃,她也有跟青受学习一些武功招数。在这片刻之间,她就已经夺下了一柄长剑,反手刺死了两个野人。

    最后只剩下了两个野人,他们对视了一眼,面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如果不是艳琴的这两个人明显的是活人,他们都要以为这是传说中的whitewalker了。

    其中一名红头发的野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将手中的大斧头挥舞了几下,色厉内荏地又是一阵的叽里咕噜。他边上较为矮小的另一个野人则是丢下了手中的武器,摊开双手,表明了不想再继续打下去。

    王霖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乱跳,初次杀人的感觉并不难受,但是却是对于世界观的一个极大的冲击,她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明白起青哥哥为什么会是那种冷漠的态度了。

    生命,便是如此的脆弱?只要轻轻地一伸手,就能将一个人杀死。她压住了心灵上的震撼,专头对青受道:“唉?青哥哥,他们在说什么?”

    “大概是不想死,所以想要投降之类的话语吧。”

    “你怎么知道?你听的懂他们的话?”

    “听不懂,”青受的身体很舒缓,精神上却并未放松警惕,“但是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这样。野人们最是现实不过了,欺软怕硬,在强权面前轨道,就是他们一贯的生存准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