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x;    第二章联合

    面对着霍元甲的威胁,船越文夫坦然道:“霍先生,国家的行为不是你我这种人可以左右的了的。况且,即便是中日两国再发生战争,我也不认为日本就能占到什么便宜了。这次的义和团之乱引起的战争就表明了中国是是可以靠着它自己的力量战胜外来者的,先生想的太多了。”

    霍元甲会点头表示认同,然后又摇头道:“既然国家的行为不是你我这样的人可以影响的,船越先生又何必回去为陆军部的人效命”

    船越文夫道:“就像是霍先生说你毕竟是个中国人那样,我也毕竟是个日本人。虽然对现在的日本政府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可是,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能为他尽一点绵薄之力的。所以,霍先生,我们有缘再见了。”

    说完,船越文夫便提着行李箱从霍元甲的身边走了过去,上了一个黄包车,一路远去了。等回到了日本之后,船越文夫便被立刻命令参与编撰战争史料的工作。不得不说,日本人在这些细小的方面做的十分认真,简直就是可以在米粒上雕出花来。在这件事情完成了一大半的时候,上面又下命令让他收拾一下,准备前往河北参与秘密谈判。

    船越文夫对前来传令的士兵问道:“可否告知究竟是要谈判什么呢”

    前来传令的士兵对船越文夫很是恭敬,但也只能回答道:“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抱歉。”

    然后,两个月之后,船越文夫就又回到了天津。站在天津的港口处,放眼望去,一片繁荣繁忙的景象,战争的痕迹几乎已经看不到了。在码头外,一条条的货轮正在排队等着入港。就船越文夫所见,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的业务都十分的繁忙。

    这种情景就让他很是惊讶,要知道就在半年之前,还有几十万军队在河北平原上,特别是在铁路的沿线,大家杀得昏天暗地,血流成河。至少有六七万士兵永远地倒在了这里。至于死伤的百姓,那就更是难以计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怎么会有这样火爆的场面了

    对此,船越文夫并不能理解。他只是个落魄的武士之后,并不是经济学家,也没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只能感慨一下中国果然是地大物博。

    没等一会,他就看到了老朋友霍元甲,以及跟在霍元甲身边的陈真。船越文夫上前去,对着霍元甲深深的鞠躬,然后抬起头来道:“霍桑,想不到你还会亲自来接我。”

    霍元甲脸上露出一丝的笑意,随后又很快隐去,道:“这一次我来,还是受了别人的请托,说是要先来跟老朋友通通气,事先交流交流。”

    “这样啊,”船越文夫感叹道:“上次分别的时候,我还说国家大事不是你我这样的人能够左右的,但是现在看来,貌似我们已经参与到这些国家大事中去了啊。”

    “真是如此,”霍元甲道:“世事变化无常,这样的情况,虽然不觉得有多好。但是,能再次见到阁下,我心中也是十分高兴的。”

    “在下也是如此。”

    委托霍元甲来接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北洋军中的大佬徐世昌。此公虽然不像是王士珍那般计谋深远,也不如段祺瑞深沉大度,更不用说和冯国璋比骁勇善战了。但是徐世昌在发展经济一道上颇有建树,而且在外交,地方政务等方面都很有经验。与其说他是袁世凯的部下,不如说是合伙人更为恰当。

    这次京城大变之后,徐世昌就极力建言废除清室,组建共和政府。而要组建共和政府的话,盘踞在邯郸附近的黑龙会优势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更不用说,现在黑龙会的手上还有好几万的洋人俘虏。现在的中国,只要是跟洋人扯上关系的,都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虽然日本政府从来不承认有士兵被黑龙会俘虏了,但是几徐世昌所知,至少有好几千日本士兵现在还在邯郸附近的矿坑中做苦力。既然这样,那还不如把日本人一起拉进来,好对黑龙会施压。顺便,还能试着从日本政府那边要一些好处。

    船越文夫听了霍元甲转述的话语后,不由得摊开双手,苦笑道:“霍桑,北洋政府的想法虽然好,但是现在的日本也是一个穷光蛋啊”

    “怎么会”霍元甲惊讶地道:“不是说贵国自明治维新之后,就一日强盛过一日吗怎么会有穷光蛋一说”

    “上层的贵族大臣们是变得有钱了,可是国家和人民还是很贫困。这样的情况,我想也不是日本一家独有。”

    霍元甲默然,他为何要隐居在天津的租界之中仇家太多是一个因素,对这个世道看不下去也是一个因素。以他那种性烈如火的脾气,很多时候都会忍不住地出手,然后惹来一大堆的麻烦。

    “看来,我们的差事都不是很好办呢。”最后,霍元甲只能这么说道:“然而,如果我们的事情办砸了,很有可能又引起一轮新的战争啊。”

    “新的战争”船越文夫不解其意。

    霍元甲一时说露了嘴,这下子怎么的都不肯再开口了。船越文夫对此看在眼里,心中叹息摇头不已。

    北洋集团明显是对黑龙会忌惮不已,在扩张武力的同时,也拉上了列强势力,想要黑龙会低头服软。不过这种事情,当然的就不会发生了。

    “开什么玩笑,”林梦楚站在办公室里面,对陈诚道:“袁世凯他这是得了失心疯吗随便派几个人过来,许了几个政府里面的职务,就想让我们把军队和地盘都交出去”

    “额,他并不是随便就派了几个人过来。上一波的使者杨度现在还在邯郸到处闲逛呢。”陈诚将文件丢在一边,抬头道:“而且他们卡住了我们输出和输入物资的通道,特别是卡住了天津这个港口城市,所以..........”

    “所以”

    “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给他们展示一下武力,也让他们知道我们黑龙会不是吃素的。”

    “展示武力有用处吗我觉得他们就是没跟我们打过,以为现在得了列强的支持就可以横行无忌了”少女杀气腾腾地道:“哪怕是不能出动全部的力量,我们依旧能把北洋军的这帮废材吊起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