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十七章后续

    慈禧的死亡在这个位面的历史上一直都是一个谜团,有很多人都言之灼灼都说太后是被天上掉下来的石头砸死的。历史学家也从很多人的笔记中证明了当时确实是有流星划过天空,但是跟太后之死哟没有关系就不知道了。倒是后面光绪皇帝的死因,就值得大书特书。

    在慈禧死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光绪皇帝也随之去世。有很多阴谋论者认为,皇帝是死于毒杀,下手的人很可能就是当时掌控了京城的袁世凯。

    “哦,袁世凯这么有种了?”林梦楚对陈诚道:“看来这个世界里的人,都要有干劲的多啊。”

    “也不一定就是袁世凯干的呐。”

    “不是袁世凯,难道是董福祥?”

    “为什么不能是李莲英?”陈诚问道:“他跟光绪皇帝的关系很糟糕,为了保命就下手干掉皇帝也不是不可能吧?”

    “要是这样说的话,那可能的人就太多了。那些跟皇帝做对过的都有可能唔,他们是即便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实力和机会,反正还是袁世凯的嫌疑最大,谁叫他实力最强呢。”

    “那我们要讨伐他嘛?”

    “讨伐袁世凯?为什么?”少女不解地道:“他干掉了光绪,对我们来说没什么损失啊。【愛↑去△小↓說△網w  qu 】”

    “政治上的事情嘛,就是不管对错,只要对自己有利就好。正好可以借着为光绪皇帝报仇的名义去讨伐他啊。”

    “哼,只有弱者才会想借口去做事。“少女将拳头举起,道:“要是我来管外交的话,就会说:我比你强,你跪下吧!”

    “楚楚你说的是很有道理啦,可是做事有个名义当然会是事半功倍,既然可以省力,那为什么要选最困难的那种方式呢?”

    “算你说的有道理,”林梦楚将拳头放下,然后趴到办公桌上,盯着陈诚面前的文件,转移话题道:“然而,现在是冬天,也会有这么多的东西要看?”

    “其实并没有。”

    “”,少女一把将那份文件抓在手中,定睛一看,却见封面上写着《论骑兵在现代化战争中的定位及组建大规模骑兵集群的可行性分析报告》。别的不说,光是看这么长的题目名字,就叫人有一种卧槽的感觉。

    “这是什么鬼?”林梦楚看的头昏眼花,对陈诚道:“还有,就现在的技术装备也能叫做现代化战争?这种排队枪毙时代的最后余晖,早就应该被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面去了啊。”

    “然而,我们现在就连排队枪毙的敌人都打不过。”陈诚冷静地吐槽,“哪怕是我们在理念上领先敌人好几个时代,在某些装备上领先敌人一个时代,可是我们还是被逼的只能退回邯郸,前期扩张的成果至少有三分之一被吐出去了。”

    “那还不是因为敌人太强大了!”林梦楚恼羞成怒,“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嗯,嗯,嗯。”陈诚打着哈哈,然后一本正经地念道:“孟良崮上虎贲夸,千里驰援李天霞。非是我军不努力,奈何****有高达!”

    这几句歪诗是另外一个世界中的网友编出来用来讽刺kmt的,现在陈诚将它念出来,就让少女冷眉倒竖,不怒自威。但是这一点都吓不倒陈诚,怎么说他也是久经考验的战士。所以,他就很干脆地闭上眼睛,将手掌合什,放在眼前,诚恳地求饶:“我错了!”

    这才让少女转怒为喜,将扬起来的假装威胁的拳头放了下去。

    所谓世态犹如云变改,1900年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变化,就给了很多人目瞪口呆的感觉。直到袁世凯入主北京城,迎回慈溪太后之后,这些人才一边感慨着“不是我们不明白,世界变化太快”,一边终于放下心来,因为大战终于结束,大家可以安心地过日子了。哪只道,即便是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还是有人想要不,不是想要,而是确确实实地搞出了个大新闻啊。

    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居然在同一天归天了?这时何等的卧槽啊!

    便是以袁世凯的城府,在收到这样的消息后,也失态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长得本来就是五大三粗,这些日子以来又发福了不少,看起来圆滚滚的像是个皮球。这一跳起来,就好像是皮球在地上弹。

    他起忙问道:“聘卿,这消息可是属实?”

    被袁世凯称为聘卿的,是号为“北洋之龙”的王士珍,聘卿是他的字。王士珍对袁世凯道:“袁公,这个消息是我们在宫中的内线传来的。”

    “也就是说太后和皇帝都不在了?”

    “是啊,一天之内,两位至尊一起去世,这就是天塌地陷啊!”

    “听说是太后先去世,然后皇帝才在晚上跟着去了的?”

    “正是如此。向来是皇帝陛下因为太后之死太过伤心的缘故。陛下身体本来就不大好,这下子更是一病不起,跟着就去了。”

    骗人!皇帝对太后那是恨的牙痒痒,怎么可能因为这个伤心?还因此一病不起就跟着去了?

    “聘卿,”袁世凯欲言又止,好半天才道:“瀛台里的那位,真的不是你”

    “袁公!”王士珍大声道:“现在不是考虑这种细枝末节的时候,您身负北洋群体上下众望,现在正是当拿出决断的时候!”

    决断?决断什么?你们连招呼都不打就把皇帝干掉了。袁世凯很想说要是我不决断的话,你们是不是也会让我因为太伤心跟着太后一起去?但这个念头太过无稽,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袁世凯正色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我们现在应该镇之以静,使局势稳定下来。要知道,人心安定,才能长治久安。”

    王士珍点头,知道袁世凯说的意思。就是干活先要找好理由嘛,这种事情中国人都会干。那么长的历史不是白给的,无论什么样的情况都能从历史上找出相应的对策来。

    所以,王士珍就只说了几个字,“庄公克段于焉。”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