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沸反盈天

    对于天津的战事,黑龙会也很是关注。>>吧_﹍en8.除了派出大量的探子之外,连五虎将和十三太保中的数位都已经秘密潜伏在天津城内外的各处。

    就在义和团和聂士诚部的联军进攻紫竹林之前,黑龙会的探子们就开始积极地行动了起来。得益于前期大量资金的投入,从邯郸到天津的路上有好几条秘密的走私路线。在列强联军攻打天津制造局的战斗中和战斗后,好些个侥幸未死的学员就被黑龙会的探子们送往了西北方向的老巢中。

    在这次大战开始之前,林梦楚大小姐更是亲自带了十多名好手秘密地潜入,在一处租界中的据点中住下,然后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地观看双方的战斗。虽然说起来好像很是嚣张,但由于黑龙王的行踪乃是黑龙会的最高机密之一,所以那些探子们都不知道自家的大boss就在附近,就更别说那些洋人和其他人等了。

    在经过两次试探性的进攻后,张德成不得不承认这些洋鬼子在打仗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那些彼此互相掩护的工事,再配上操持着精良武器而又训练有素的士兵,就必须付出极大的伤亡才能将这些工事打下来。

    这些工事都是屏蔽天津租界的外围防御,如果能将之攻克的话,在这些关键据点放上几门大炮,就能威胁整个天津城。_﹍8  e`n8.到时候主客之势都会掉了个个。

    所以........哪怕是死上一万人,也要把这些个工事攻克。

    张德成有了这样的觉悟,他麾下的将士都是他自家的部曲,在不断的胜利之后这些人的士气值也都到了快爆棚的地步。精兵强将在手,张德成就有信心他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而绝不会倒在那最后的十公里上。

    “哦,士气很高嘛。”租界里的一栋小羊楼上,少女赞叹道:“想不到居然达到这个地步了,人类的潜力还真是不能小看啊。”

    这话说的,好像你已经不是人类了似的。唔,要是按绝对的人类定义来说,这个世界有很多假货都不能算是碳基生物了啊。陈诚在脑中转着这样的念头,嘴中却道:“是很强,也很有趣来着。”

    “有趣”林梦楚好奇地问道:“这是哪里有趣了”

    “唔,楚楚你看,”陈诚指着笼罩在一群义和团将士头顶的肉眼不可见的光环,道:“你看那里,这个世界的个体力量在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就能够形成这样的类似于场或者是域之类的东西吗这种奇怪的东西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总会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不应该说是有趣啊。_﹏吧  .楚楚你好像也做不到吧。”

    “哼,”少女不高兴地将头一摆,给了陈诚一个大大的后脑勺,“这没什么可稀奇的。又哪里有趣了不过是将自己和他麾下将士的军心合二为一罢了。”

    “这还不够有趣:陈诚故意道:”这样子他布下的战斗力等于是凭空上升了一个档次啊。难怪人家敢自称是天下第一团了。“

    ”哼,我不想跟你解释为什么你的武功在经过这么久之后还是原地打转的原因是你的眼光和武学素养太渣然后我说这么快也是不想让那个你听的很明白,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啊陈诚瞬间石化。

    那一边,张德成默默地站在自己的部下面前。这些在某种意义上和他已经不分彼此的将士们,是他这些年来亲自招募,然后一个个手把手地教出来的。几乎所有的军官他都能叫出名字来。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过身来,将手掌高举,然后用力地劈下。

    “进攻,杀光他们”

    “万岁”

    怒潮般的呼喊从原先沉默着的人群中爆出来,无数的将士越过他们的领他们的将军向前奔去。这些人的心中充满了狂热的斗志,无惧伤痛和死亡。

    漫天的步枪射击声和大炮怒吼的声音中,张德成从容地迈步前进。每走一步,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就更精纯了一分。每走一步,他的元气也都多消耗了一分。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侥幸可言,也没什么捷径可走。他如今的力量也是经过了无数的磨砺,舍弃了无数的东西才能得来的。

    从很久之前,他就在为这一天做准备,而现在那些痛苦,那些汗水,那些无数个日日夜夜中的转转反侧就将要得到应有的回报。

    力量在无止境地攀升,思维的度在不停地加快,感知也在不停地扩张了开去。无数人的情绪映入他的心灵中。脚步踏在大地上,引动地底的无穷力量。让所有真心信奉他的将士们变得更为强壮,更为敏捷。

    由士兵们的信仰供奉中获得力量,在将这些力量返回给他们,让双方的力量在这样的循环中不断地提升。这就是他张德成的道,这就是他张德成的军队敢于号称天下第一团的缘由,这就是他张德成能百战百胜的力量来源。

    因为,我就是行走在人世间的神明

    “啧,”林梦楚不由自主地舔了添嘴唇,鼻子也抽了抽,她漂亮的脸蛋上露出饕餮之徒看到了珍馐佳肴,好色之徒看到了绝世佳人的那种表情。

    “我觉得吧,”她拉住陈诚的手,很用力拉住少年的手,“这样的家伙,值得一战啊”

    “值得一战”陈诚不以为然地道:“楚楚你好好看看吧,在他的身上,已经满是死亡的气息了。虽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力量提升的时候,身上死亡的味道反而变得浓重,但肯定有什么原因在里面。”

    “死亡的味道就是因为他身上死亡的味道是如此的浓烈,我才想要和他通快地一战啊。要是等到那些鬣狗们都跳了出来,这个世界上值得我全力以赴的对手就会又少了一个了。”

    那些让人见了就不愉快的,只配躲在角落的阴影里藏头缩尾的家伙们虽然行事不够爽快,可是他们毕竟还是很有些本事的。就算是我,大概也不能将他们尽数杀死在此地吧。

    或者说想要不付出什么就将他们全数杀死大概是不太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