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一章沸反盈天

    因为西摩尔率领的第一波军队全军覆没的缘故,列强联军的行动变得比原本历史上的要小心的多了。8  .在一边加紧派遣军队的同时,英国公使紧急会见了日本公使,商量让日本人派出更多的军队到中国来。

    本来沙俄是更好的选择,俄军的战斗力也是有目共睹的。虽然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沙俄损失惨重,但那时因为俄队机会单挑了整个欧洲的其他部分,再加上当时英法军队的装备更加先进,这才导致了俄国人遭到了一场无与伦比的惨败,损失了将近五十万人。

    可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沙俄帝国是如何的可怕,这个国家能够承受这样的损失而没有崩溃,放眼全球也就独此一家了。而在损失了如此之多的军多后,沙俄依旧还是列强之一,也说明这个国家的底蕴是如何的可怕。

    英国在欧洲的一大战略就是堵住俄国在巴尔干半岛方向的扩张,最好是俄国,法国,德国这三个国家彼此牵制。而在远东这一块英国也绝不愿意看到俄国自由地进出太平洋,不然的话,俄国这只双头鹰一旦东进,石佛会出现一个地跨欧亚的级帝国还不好说,那德国就是立马要翻天了。>8_>>.这对于唐宁街的诸位体面人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所以,英国就宁愿拉上日本来做这件事情,也不愿意让同为白种人的俄国在这件事上那个涉及的更多。几年前的甲午战争也证明了日本军队的战斗力在对上清军的时候还是很有保证的。

    日本人在紧急商量了一番后,就决定更这老大的指挥棒走了。反正只要出兵了,怎么的也要在中国的身上撕下一大块肥肉来。

    而在更多的援军到来之前,他们就要先解决天津附近的聂士诚部,还有那些多如牛毛的义和团暴民。

    在得知了英国和日本私下达成的协议后,俄国公使立刻就给圣彼得堡了一通电报,这正是天赐良机,说不定就能将整个外东北都吞并下去。

    德国公使克林德也紧急向国内出了电报,他在电报中声称“.........借此机会,可以为我国在太平洋的东部取得一个优良的港口,这将给我国带来巨大的战略优势........”,威廉二世在接到这封电报后大喜,对左右的人说:“整合真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8  .”

    对已经在普法战争胜利的刺激和德国基本统一后飞展的德国工商业来说,没有殖民地的他们就一日比一日更甚地感受到了痛苦,他们急不可待地要在全世界寻找新的殖民地来满足日益增长的工商界的胃口。

    在这一刻,远东居然成了全世界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除了英国力有未逮,法国心有余悸,美国实力不够之外,德国,日本,沙俄都不约而同地加大了派往中国的军队的数量。其中,德国人一口气派出了将近一万多人。日本修改了原本派出两万人的军事计划,在原本的基础上在增加了一个师团和若干个连队。

    俄国人则是不急不慢地开始往西伯利亚方向增兵,因为他们早就在不停地增兵了。在派出了一万五千左右的部队入关作战的同时,还派出了将近十七万的恐怖数量的军队进入东北三省。

    到了八月份的时候,除去东三省的俄军不算,联军的总兵力达到了九万人。在这个时代,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了。再考虑到远东的后勤补给情况,基本上这就是联军能维持的兵力的极限。

    在黑龙会跟列强联军私下为了西摩尔中将讨价还价的时候,列强的数量在不停地增长。

    就在联军不停地厚实兵力的时候,盘据在紫竹林内的侵略军肆意挑衅,无故枪杀市民数人,激起天津居民极大愤怒,天津义和团遂张贴揭帖,声言将攻打租界。十九日晚,义和团4oo多人向侵略军起进攻,开始了攻打紫竹林租界的英勇战斗。二十一日,大沽炮台被八国联军攻陷,数千敌军乘火车开往紫竹林,遭到义和团和清军的奋力拦击。当天下午,租界内一股侵略军准备夺取天津武备学堂,数十名学生与敌人展开激战,隐蔽在学堂房屋中向敌人猛烈射击,最后几乎全部壮烈牺牲。

    二十七日,两千多侵略军进犯海河东岸、距租界近1o公里的东机器局俗称东局子,被清朝守军击退。六月初一,八国联军又纠集四千多人从三面包围机器局。清军和义和团临危不惧,利用地雷和排枪射杀敌人百余人,不久因局中火药库被敌击中起火,联军乘势闯入,清军被迫撤出,并将火药库引爆,没给敌人留下一枪一弹。自五月下旬开始,天津附近义和团纷纷赶来参加攻打紫竹林的战斗,其中王成德、张德成、韩以礼、庞围、林黑儿等率领的义和团成为主力。六月初三,马玉昆率武卫左军七营抵达天津,不久直隶提督聂士成也率武卫前军3万人自芦台赶来,共同参加保卫天津的战斗。直隶总督裕禄遂邀请义和团领张德成、曹福田与聂士成、马玉昆共同商讨战斗部署,制定保卫天津、攻打紫竹林租界的“三面进取之计”。

    虽然已经对黑龙会暗中妥协,但是曹福田表面上还是一方大佬,在参加战斗部署的时候,他还将黑龙会拨给他的四门青铜大炮和相应的弹药一并给拉了过来。

    根据作战计划,马玉昆和曹福田分率所部开始攻打租界北面老龙头火车站,扼制紫竹林租界的西北要路。聂士成率武卫前军从租界南边动进攻,并先后占据跑马场、八里台一带,一直打到租界边缘小营门附近,给租界敌军造成了极大威胁。

    19oo年7月5日下午,义和团将领张德成率领“天下第一团”几千人进驻马家口,直捣租界腹地,成为攻打紫竹林租界的主力。联军对此惊慌失措,于7月6日夜间企图偷袭马家口。张德成得到报告后,决定将计就计,伏击了偷袭之敌,歼敌大部,战告捷。9日,张德成率部向租界动进攻,歼敌多人,再一次获得赫赫战果。经过这两次战斗,敌军对义和团的肉搏攻坚,自知难于抵抗,便在租界内重要街道路口埋设地雷,妄图阻挡义和团进攻租界。为了减少伤亡,张德成用战国时田单的火牛破敌办法,巧摆火牛阵,大破敌军的地雷群,把敌人重重设防、层层布阵的巢穴深处搅了个天翻地覆。与此同时,曹福田也亲率所部义和团由老龙头火车站向新浮桥起猛攻,压迫敌人的右侧防线;聂士成部则越过南郊八里台,迂回到小营门附近,向租界背后开炮猛轰;巾帼英雄“红灯照”更是全体出动,日夜奔走在战斗第一线,送水送饭,抢救伤员。保卫天津的战斗,就在义和团紫竹林攻坚战的冲杀声中进入了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