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想到这里,方皇后也不由有些头疼了。
    卫芙在方皇后这里哭了一阵,就双眼红肿着出了宫。
    就如方皇后所料的那般,在卫芙出宫之后不久,镇国公府的二少爷在战场上受了伤,身边无人照料的事就传了出去。
    到了此时,就再没人觉得卫芙不应该去边关了。
    亲生儿子受了伤,要是卫芙这个母亲还能无动于衷的话,这一次只怕镇国公都不会再容忍了吧?
    而在这之后,有关这件事,有关镇国公府的消息,众人耳中时不时的也还能听到一些。
    镇国公夫人虽然荒唐,在外人的眼里似乎对于自己的几个孩子也并不怎么上心,但真到了孩子出了事,就母亲这个角色而言,她的表现倒也是合格的。
    在镇国公夫人回府之后,很快,整个镇国公府就陷入到了一片忙碌之中,听说是镇国公夫人决意要带着女儿和儿媳一起前往边关。
    既然都要离开了,那自然是要收拾很多东西的。
    这一点,倒是挺符合镇国公夫人的脾性的。
    边关虽然苦,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按着镇国公夫人这样的脾性,尽可能的让自己生活得更舒适一些,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嘛。
    在整个国公府都行动起来的时候,自然也有不少人登门拜访。
    据说靖安伯夫人,也就是镇国公夫人的娘家大嫂,还以边关如今正在交战,极为危险的理由想要劝着镇国公夫人三思而行,这原本也是好意,却是惹怒了镇国公夫人,两人大吵一架,最后镇国公夫人甚至还有了谁要是阻拦她去边关,就是想蓄意破坏她与姜家二少爷之间的母子情分的话来。
    镇国公夫人的大嫂都只得了这样的结果,镇国公夫人也将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当然不会有人再想着去劝。
    毕竟……
    众人都觉得,镇国公夫人这话虽然显得有些偏激了,但实际上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姜家二少爷身受重伤,在这个时候阻拦镇国公夫人赶过去照料,怎么想这也是有些别有用心。
    也正因为如此,一时倒是再没有关于卫芙会不会前往边关的讨论了。
    而在卫芙带着人收拾东西,京城众人为着这件事议论纷纷的时候,宫里的景文帝和方皇后的心情却都不怎么美妙。
    帝后二人挥退了宫人,相对而坐,面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
    景文帝的心里着实有些憋屈。
    如今景朝与北蛮交战,正是缺不得姜珩的时候,要不是这样,景文帝也不会选择那么迂回的方式将卫芙和甜姐儿沈珺留在京城。
    可现在,事情闹成了这样,就算他们一个是帝王一个是皇后,又如何能再强行命令卫芙留在京城?
    原本因为长宁长公主之前的闹腾,就已经有许多人在暗地里嘀咕皇家对于有功之臣的态度让人有些寒心了,若是这个时候阻着姜家一家团聚,只怕又会惹来更多的议论了。
    如果景文帝是个昏君,那他自然可以什么都不顾忌,可以随心所欲的行事,但景文帝并非昏馈之人,他还想在史书上留下“明君圣主”这样几个字,如此一来,自然也就要有许多的顾忌。
    也正因为如此,景文帝这会儿才会觉得憋得慌。
    他是君主,如今竟然被一个臣子逼到了这种地步,让他如何能不恼?
    但是……
    再怎么恼,在如今这样的时候,景文帝也只能强忍着。
    方皇后这时深吸了一口气,道:“圣上,姜家那小儿子,真的在战场上受了伤?”
    虽然认为姜珩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但方皇后还是多问了一句。
    景文帝沉着脸点了点头。
    这件事,早在知道消息之后,景文帝就让人去查过了。
    “姜家次子虽然年纪不大,但上了战场之后倒也多有乃父之风,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因为初上战场表现得有些生涩,很快就适应了下来,并且表现得非常的勇武,在战场上立了不少的功,镇国公是个举贤不避亲的人,所以那姜家次子去了边关虽然没有多长的时间,却也连升了几级……”
    方皇后点了点头。
    景文帝又道:“半月之前,姜略领着一队斥候出城探查敌情,发现北蛮许多精锐竟是悄无声息的就摸到了离着边城后方二十里远的地方,在回撤的时候被北蛮一队精锐发现,最后拼死才回到边城,将这个重要的消息带回了边城,要不然……”
    北蛮人或许是被姜珩打得有些苦不堪言了,这一次也是下了血本了,为了不叫景朝的将士发现动静,竟是直接将一座山挖通了,挖出一条可供一人行走的隧道,如一支奇兵一般突然出现在了景朝将士们的后方。
    一直以来,景朝和北蛮都是在边城的正面相战,对于后方,难免也就会少了几分防备,如果北蛮的奇兵真的突袭边城,说不定还真的会给景朝的将士们带来沉重的打击。
    所以,略哥儿带回的这个消息,也确实是极为重要的。
    只不过,略哥儿虽然回到了边城,也将这个消息传到了姜珩那里,但他自己却也在北蛮人的追击之下受了重伤。
    这一点,姜珩是一点也没掺假的。
    如今京中的人只知道略哥儿是在战场上受了伤,若是让人知晓他是立了这样的大功而受的伤,那再有任何人想要阻拦卫芙去边关,只怕都会被人指着鼻子骂个半死。
    也正是如此,景文帝才更不能有任何的举动。
    否则……
    姜家父子在战场上保家卫国,姜略还立下了大功,而且身受重伤,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景文帝这个帝王都不允这一家团圆,那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毕竟,景朝可从来都没有过在外领兵作战的武将的家眷,必须要留在京城为质的规矩。
    听景文帝说完,方皇后也有些头疼了。
    原以为姜家那小儿子只是在战场上受伤罢了,却不想还有这个中的因由。
    如此一来……
    “那这一次,就真的不能再拦了……”方皇后道。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