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侠剑之情缘 > 第一百一十章 香消玉殒 中
    ---无广告小说---之后的几日,独孤剑除了每天指点一下众人的武功,就是安心传授卢青、马涛、江旭三个人衡山派的功夫。??&&??w?w?w?.?曲霞功力尚浅,还有许多没有练到家,只能等到日后由他们去教授了。但有些比较适合曲霞的功夫他自然也不会忘记,而且他还为江旭创造了不少两个人独处的条件,作为师兄,能帮这么多,可以说已经是很尽职尽责了。
    月底的一天早上,独孤剑才将一套剑法教给三人,正打算喊曲霞过来,再传一套腿法与她。忽然守在山门处的弟子来报说有人持帖拜山,是泰山派的人。泰山派掌门池先秋与刘轻舟交好,他派人过来,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独孤剑此时还是衡山派的掌门,自然不能不见,就在正堂款待来者。
    来人是池先秋的弟子,奉师命前来送请柬,向独孤剑说明:少林寺的无虚大师和郜云达、池先秋以及丐帮帮主雷天龙等人商量,要在七月十五这天在泰山上举行武林大会,推举一位武林盟主,带领武林各派剿灭五色教余孽,并跟随岳元帅北伐,收复中原,直捣黄龙!他此番过来就是将消息告知衡山派,并将请柬送了过来,请独孤剑带领衡山派众人务必要去参加。
    独孤剑接过请柬看了看,沉吟了片刻,才答道:“请贵使回去禀告诸位前辈,到时衡山派必定派人参加,绝不耽误大事。贵使一路上鞍马劳顿,请先去休息一番,用过餐饭再走吧。”那信使得到独孤剑的答复,高高兴兴的跟着衡山派的弟子下去休息了。
    而一旁的江旭听到独孤剑肯定的答复,心中一喜,等那信使走了,他面带喜色的问道:“大师兄,你想通了?这次去参加武林大会,争夺盟主吗?”独孤剑摆了摆手:“江湖上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掺和了,这次武林大会,我不打算前去。”
    “什么?”卢青、马涛、江旭都是一惊。卢青开口问道:“大师兄,那你方才可是已经答应了啊!”独孤剑点了点头:“不错,我是答应了,衡山派会去的,但不一定非要我去啊。青师弟,到时就由你带着大伙去吧,等选出了盟主,有什么号令,我们衡山派照办就是。”
    “可是大师兄......”卢青还要再言语,独孤剑摆了摆手,走到近前将请柬往卢青手里一送:“就这么办吧,现在衡山派除了我,就是你最大,有什么事情多担待一下,和涛师弟、旭师弟多商量商量便是。”说完,他转身就出了正堂。“大师兄......”卢青还要说什么,被江旭一把拉住:“二师兄,不要再劝了,大师兄现在什么都不肯听,我们还需另想办法才是。”卢青和马涛都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江旭看着请柬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独孤剑迈步走出了山门,沿着山路缓缓地登上了祝融峰。望着这气象万千、景色秀丽的衡山,独孤剑此时的心中却是波澜不惊:“琳儿,你知道吗?没有了你,这整个世间都没有了再可以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武林中的事情,每天都发生那么多,若是我们两个能够一起纵横江湖,那还十分快活。可如今只有我一人,形单影只的,什么事情都是索然无味,我又何必去做那些?”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琳儿,我答应你,等我将派内的事情安排妥当,几位师弟将所有的功夫学完,我就回到桐柏山去,搭一间茅屋,每日与你相伴,直到终老......”他缓缓地伸出双手,触摸向这天地之间,闭上了双眼,去感受着耳畔的风声以及照射下来那阳光的温暖......
    忽然间,他听到自己身后传来有人交手的的声音,还伴随着一声“噗哧”,似乎是利器刺入身体的响动。独孤剑急忙回身去看,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瞠目欲裂!身后不到三步的地方,杨瑛正一手捂着胸口一手在拼命的抵挡着宁何的攻击!鲜血染红了杨瑛的整个衣襟,在她的胸口正中,插着一把银华如雪的匕首,血正从那里汩汩流出,渗透了那湖蓝色的湘绸衣衫,再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而杨瑛却紧咬牙关,右手死命挡着宁何,不让她靠过来,自己却是摇摇欲坠,就快要坚持不住了。
    顿时,独孤剑哪里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宁何必定是想趁自己不备偷袭,可杨瑛来不及提醒,只好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这一击!独孤剑只觉得自己的血都冷了,他听到自己的心落在地上碎掉的声音,对于这个一直深深爱着自己的女孩,却从来不愿去争,即使是在张琳心死后,她都没有趁虚而入,抢夺自己的爱,独孤剑的心中充满了对她的感激和感谢。可这一刻,看到女孩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独孤剑更是满心的恨意,他一步跨了上去,伸手一格,将宁何打退,跟着左手将杨瑛紧紧地抱在怀里,右手一掌拍出,如排山倒海一样打在了宁何身上。
    此时的宁何又哪里是独孤剑的对手?这一掌下去,登时就要了她的命!只见宁何口中鲜血狂喷,委顿于地,可她的脸上却露着一股笑容,喃喃的说道:“独孤剑,你、你杀了我又、又如何?哈、哈哈、哈......我、我虽然死了,可你、你的两位红颜知己也都、都死了,你、你一个人就、就孤零零的......”话没说完,宁何就倒在了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独孤剑含恨拍出一掌取了宁何的性命后,根本就没注意她说了些什么,更没有去看,而是抱着杨瑛,右掌抚在她的后心,一边径自往她那娇躯里输送着真气,一边傻傻的听她在自己耳边低语。
    “独孤大哥,你、你没事吧......”独孤剑木然地点头。杨瑛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嗯,你、你没事就好,我、我就放心了。只是杨瑛这会儿、感觉、感觉好累,我好想睡觉......”杨瑛努力的想睁大眼睛,将独孤剑再看个清楚,可是她太累了,眼皮还是止不住的往下落。独孤剑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不让它们落下,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不,杨姑娘,你不能睡,不能睡!”
    两行清泪从杨瑛的脸颊上滑落:“独孤大哥,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独孤剑抱着杨瑛,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不会,杨姑娘,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死的!”杨瑛努力的睁了睁眼睛,看着独孤剑:“独孤大哥,你、你还是只肯叫我杨、杨姑娘吗?”
    “阿瑛!阿瑛!答应我,不要死,好吗?”这一刻,独孤剑的终于软了,他紧紧地抱着女孩,不停地将真气送进她体内,希望能够延续她的生命。“阿瑛,你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就去找大夫,一定能将你治好的!”说着,独孤剑就要抱着她离开。杨瑛听到独孤剑这么亲密的叫着自己,一下子感觉又来了好多力气,她抬手拉了拉独孤剑:“不、不必了。独孤大哥,来不及了,能听到你这么叫杨瑛,我好高兴!”
    杨瑛的脸上带着一丝十分满足的笑容,得到了独孤剑的认可,虽然这一刻来的很晚,而且很短暂,可都是值得的,自己再也没有遗憾了。独孤剑摇着头大声喊着:“不、不行,阿瑛,你不能死!琳儿已经离我而去了,我不能再失去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们现在就走,相信我,你一定会好的!”他此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杨瑛嘴角又溢出一丝鲜血,她的身子在独孤剑的怀中颤抖着:“等、等不到了......独孤大哥......我等不到了......”
    “等得到,一定能等得到,我们现在就走!”独孤剑抱着杨瑛就往山下走。却不料杨瑛拉着她的手:“独孤大哥......听我说完......好、好吗?”独孤剑看着杨瑛,连连点头:“好,你说,阿瑛你说。”杨瑛紧紧地握着独孤剑的一只手:“独孤大哥,我、我真的不、不行了,答应、答应杨瑛,去、去参加武林大会,夺得武林、武林盟主,好吗?这不光是、是杨瑛的、的意思,相信、相信张姑娘的在天、在天之灵也想你能够、能够重新振作,做一个、一个大英雄的......”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