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侠剑之情缘 > 第五十四章 篝火夜话 中
    ---无广告小说---紧急通知:有关合不勒介绍的被我手欠,发成了vip章节,因为无法撤销,我只能又重新在作品相关里发了一次,大家不要再去订阅vip的那一张。另外我会和编辑联系,想办法把那一章解禁的,大家不要骂我啊!
    (ps:这位合不勒大汗是历史上真实的,他是成吉思汗的曾祖父,具体的事情请去作品相关——草原上的苍狼合不勒里看看。)
    听到这里,众人对于这位“合不勒大汗”更是感到好奇,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让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金军接二连三的吃亏,还前后被消灭了这么多兵马。
    李瑶继续问道:“那天常哥,这支金兵是战场上漏网逃掉的,你们就是为了追击他们才到这里的吗?”徐天常摇了摇头说道:“不,那海岭距离这里有上千里之遥,这些金兵若是从那里一路而逃来,即使我们不追击,只怕也早就累饿而死了,哪里还用得着我们追杀?何况我所在的部族也并不在海岭那边,我们并没有参加那一场战斗。”
    “那天常哥,这支金兵又是从哪里来的?你们又为什么要追击他们?还要刚刚那奚族人,又都是怎么回事?”李瑶一口气问了这许多问题,徐天常笑着说:“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总有着那么多的好奇和问题。行,我慢慢给你解答,你先等一下。”此时,那名蒙古大汉正在高声地呼喊着他,所以他也只能先停住话头了。
    原来那蒙古大汉是想问一问他今晚要不要连夜赶路回去,还是打算就在这里休息一晚。
    徐天常看了看李瑶等人,转头对那名蒙古大汉:“乌力吉兄弟,大家追了两天,又经历了这么一场恶战,都已经疲惫不堪。依我看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再走如何?”那个叫乌力吉的蒙古大汉当即就回道:“好啊,徐兄弟,听你的,今晚大家就在这里休息!”乌力吉朝着众人大喊道:“都听到了吧,今晚我们不走了,就在这里休息!”那些正在忙碌的蒙古骑兵听到后,都是十分高兴,拍着胸脯大声呼喝着。乌力吉大声道:“大家都抓紧点,赶快将这里收拾干净,然后再好好休息!”
    那些蒙古骑兵们都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而李瑶的那些手下也都纷纷走过去帮忙,双方齐心协力,很快就将战场打扫完。又生起火堆,将那些死掉的战马切成大块,用大盆盛了,放在火上煮。
    那些蒙古骑兵拿出马奶酒,请李瑶的手下们一起痛饮,一时之间,好不欢乐。独孤剑、张琳心、徐天常、李瑶、乌力吉和万叔六个人坐在一堆篝火边上,一边喝着马奶酒,一边听徐天常继续讲述。
    “从哪里开始呢?”徐天常看了看连乌力吉都充满着好奇的脸,他微微一思索,“那就从我当年是如何来到这里开始讲吧。刚好你方才不是也问我怎么会在这里吗?”他对李瑶说道。李瑶点点头,“那好啊,天常哥,那你就从头开始讲吧。”
    “那是靖康二年,那年我八岁,过年的时候瑶妹你不是还跟着你爹爹来我家了吗?”徐天常讲道。李瑶突然脸色微微一红,“呀!天常哥,这段就不要讲了。”李瑶这么一说,徐天常也想起了那时候的一件事情,脸上一笑,点头道:“好,不讲,我继续往下说。”众人看到两人奇怪的表现,万叔立刻就想起了那次的事情,脸上也是露出了微笑,而独孤剑和张琳心虽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看到二人的神态,心中也大概猜到了一些。只有乌力吉一个,仍然是一头雾水。她有心想问一问,可见到大家都没有说话,也就只好憋在了心里,但打定主意要等一会悄悄问一问徐天常。
    “后来有一队金兵到我们那里去劫掠,我娘带着我外出避祸,本来是想去山东找你们,可在那乱糟糟的情况下,道路又被金兵封锁,我娘带着我确实是无法过去,我娘没有办法,就带着我一路向北走。盘缠用光了,干粮也吃完了,我们把能卖的都卖了,就只剩下这一件徐家祖上传下来的雁翎金甲,这是我爹的命根子,我娘自然不能将它也卖掉。我们就只好沿路乞讨,像逃荒一样的走了半年多的时间,终于来到了这茫茫的大草原上。幸而这里的牧民都很善良,帮助我们在这里安了家。尤其是乌力吉的父亲,也是他们那个部族的可汗,对我们也是十分照顾,我们这才算是安定了下来。”
    众人都能想象到,一个瘦弱的女子,带着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是如何一路艰难地前行。李瑶轻声说道:“天常哥,你和徐婶婶都受苦了。”
    徐天常回道:“这倒也没什么了,不过说真的,我们确实要好好谢谢乌力吉和他父亲,若不是乌力吉兄弟先发现了晕倒在路边的我们母子,又去请了他父亲来救我们,今天恐怕咱们也坐不到这里了。”
    乌力吉跟着说道:“徐兄弟,我父汗跟我说过:身为长生天的子民,就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你们当时都成那个样子了,我又岂能见死不救?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徐天常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我和我娘都要好好感谢你们才是,要不是你们,我们早就尸骨无存了。”接着他又继续道:“这之后的十多年,我们就跟着乌力吉兄弟的部族在这草原上生活,逐水草而居。我娘靠着给大家缝缝补补,换到了一些牛羊和帐篷什么的。白天我就跟着部族里的人一起去放牧,晚上我娘教授我徐家的钩镰枪法,督促我勤练武艺,日子过得倒还算可以。只可惜,大半年前,我娘也走了,不过还好,在乌力吉兄弟他们的帮助下,我给我娘找了一块不错的地方安葬。”
    “啊?徐婶婶去了?”李瑶捂着嘴惊讶道,“怎么会这样?我还想着这次能见到她呢。”徐天常回道:“我娘那是带我逃难时留下的病根,加上年纪大了,身子也越来越不好,草原上又不像中原,有那么多大夫和药材。这次她又感染了风寒,加上冬天天气寒冷,结果就没能抗过来......”
    李瑶拉住他的手,“天常哥,你心里一定很不好受,我、我......”徐天常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反而安慰她道:“瑶妹,没有事情的,我自幼丧父,对于这些生老病死,已经看得很开了。我娘走的时候也很安详,也没遭太大的罪,她只是说真的太想我爹了。见我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也就能跟我爹交待了。”
    万叔叹了一口气:“唉,梁山泊的好汉们,自从平定方腊之后,就所剩不多,徐少爷,我家老爷这些年还时常惦记着你们母子,曾派我去找过你们。可惜你家那里全部被烧成了灰烬,我家老爷为此也是十分伤心。现在他要是知道了你的消息,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在场的几个人里,独孤剑的感触最深,因为他也是自幼丧父丧母,听了徐天常的讲述,他心中的那根弦也被触动了,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抬头仰望着天空。张琳心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自己的经历,心中也有些不好受,便拉起独孤剑的手,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独孤剑看了看女孩的小脸,挤出一丝笑容,示意她自己没事。
    这时,徐天常端起酒杯,对独孤剑说道:“独孤兄,我敬你一杯!”独孤剑也端起酒杯,对他示意了一下,便将酒杯送到嘴边,一仰头,将杯中的马奶酒一饮而尽。乌力吉拍手大声说道:“好!好酒量!我也陪你们一杯!”便将自己杯中的酒也一口喝掉。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