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侠剑之情缘 > 第五十一章 初入草原 上
    ---无广告小说---
    那名小校本就对葛一帆的安排十分不满,自从他半夜被派到这里守山到现在,已经是一宿没睡,此刻只想尽快将李瑶一行人放走,自己好趁早回去休息。而葛一帆又在此多生事端,搅了他的好事,他哪能不恼?恰好这时碰上通悟大师,他自然是要偏向大师一些。大师听了,心里哪会不明白怎么回事?微微一笑,说道:“既是如此,那就请葛先生尽快察看,放李施主他们离去,我和禀慧师弟也好尽快上山。”
    葛一帆见此情形,知道即便剑心两个真的藏身在这些人之中,一旦交手,这些金兵很有可能不会帮助自己,而自己万一再被通悟大师缠住,那只怕万事皆休。况且方才检查的又是自己的手下,他们也见过剑心的样子,应该不会弄错,想到此处,他不由得觉得自己有些太过小心了,便笑着回道:“那倒不必了,既然已经看过了,老夫就不多此一举了。来呀,放行!”
    “那就多谢葛先生了。”李瑶朝葛一帆拜谢道。转身又对通悟大师和禀慧法师说道:“二位大师,那在下就告辞了,等在下从草原返回,再来拜会二位大师,和大师再一同探讨佛法。”
    两位大师也微微颔首,禀慧法师回道:“李施主一路小心。”李瑶点了点头,带着众人便下了山,来到客栈,上马朝北往草原进发。
    两位大师一直目送李瑶等人远去,通悟大师这才朝葛一帆说道:“葛先生,老衲要与禀慧师弟去论道,不知先生可有兴趣一起前来?”葛一帆回道:“那就不必了,二位大师请自便,在下还有要事,就不打扰二位了。”说着,就带着手下的杀手又往山里而去。
    两位大师看到葛一帆离开,朝那小校道了别,便转身回石窟寺去了。这其中的内情禀慧法师自然会向通悟大师说个明白的。
    葛一帆带人来到一处山坳间,忽然心中一动:“不好!这其中必然有诈,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只怕独孤剑那小子已经夹在人群中下山了,我上当了!”急忙向身后人吩咐道:“带两个人昼夜监视石窟寺,一刻也不许放松,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向我报告!”一名杀手应声而去。他又向另一名杀手吩咐道:“你带几个人,骑上快马,去追那支商队,远远地跟在后边,不要主动去惊扰他们,只需将他们的一举一动记下来,禀报于我。”这名杀手也答应一声,快步离去。
    将这两支人马派了出去,葛一帆依旧有些不放心,急忙带人来到另一个路口,当得知这里并没有异常之后,他心中愈发肯定自己的判断。只是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剑心二人是否还在商队之中,他已经无法确定,因而他不敢轻易去追商队,万一搞错了方向,只怕会使二人更容易逃脱。
    “走,去找完颜斜哥!”葛一帆手一挥,带着剩下的几名杀手就往山下而去。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完颜斜哥再给他加派人马,加大搜索力度,并将往南的几条道路封锁,一定要找到剑心二人的下落。对于“山河社稷图”,他是势在必得的。所以,即使昨晚接到林文泉的传讯,说让杨瑛等人逃走了,他也没有在意,因为天王帮和五色教渊源极深,若不是为了宝图,他也并不想惹上天王帮。而如今宝图已在独孤剑手中,他自然是不会放过。
    这边李瑶将剑心两个藏在商队之中,众人打马扬鞭,沿着大路疾速向草原行去。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便发现身后远远地吊着几个人。这些人虽说改变了装扮,没有穿五色教的红衣黑裤,但从神态样貌去看,独孤剑等人知道他们就是葛一帆派来跟踪的杀手。
    一行人不动声色,继续向前行着。那几个杀手也骑着马跟在后边一里开外,装作是行人一般。张琳心坐在马车上,对身边的独孤剑说道:“独孤哥哥,他们也就刚刚五个人,不如我们回过身去,攻其不备,将他们干掉,剪去这个尾巴,如何?”骑着马走在他们前边的李瑶听了,也是极为赞同,她回头说道:“独孤大哥,我看琳儿妹妹的这个办法可行,只要将这几个跟着我们的杀手干掉,葛一帆那老贼再想要知道我们的下落就难了。”
    在这路上,他们三人已经各叙了年表,独孤剑比两个女孩大上一岁,而李瑶则比张琳心大了五个月有余,因此三人便互相以兄妹称呼。
    独孤剑摇了摇头,“这样极为不妥,我们此时离开大同不过才二三十里,这些人骑乘的都是快马,不消半个时辰,便能赶回大同。要是我们强行出手,万一使他们走脱了一人,那我们的行踪必定暴露。现在让他们跟着我们,也是给葛一帆那老贼一个信号,告诉他我们并不在商队之中。这样,他就不会将商队作为重点,而会一直盯着山中和大同南边的几条道路去仔细搜查,我们这里反而安全得多。”
    话音刚落,只见一名杀手掉转了马头,纵马向大同方向跑去。李瑶暗呼一声侥幸,“独孤大哥,幸亏我们没有贸然出手,你看,他们有人回去报信了。”
    独孤剑点头回道:“他们刚刚追上我们,必然要将商队的行踪报告给葛一帆,你们看着吧,这一天之内,他们都会一直跟着我们。”
    “独孤哥哥,身后跟着这么一群苍蝇,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返回中原?”张琳心对于这群杀手十分反感,只想尽快将他们甩开。
    “不急,这些人总有懈怠的时候,到那时便是我们离开之时。”独孤剑抬头去问李瑶:“李姑娘,还没来得及相问,你们是打算去哪里买马?”李瑶指着东北方向说道:“听我哥哥说,出了大同往那个方向走三百里,有个鸳鸯泊,是奚人世居的地方,当年太祖手下的大将米信便是出自那里。奚人精于骑射,擅长造车,而且他们受辽人的影响很深,对咱们汉人还是很和善的。所以,我们打算到那里去买马。”
    独孤剑在心中大致推算了一下,对张琳心说道:“琳儿,若是这样,我想等到了那里之后,我们到时可以转向东南,经怀来向南,便可以返回中原了。”张琳心对于地理了解不多,更不知道这些地方都在哪里,听到独孤剑这么说,她赞叹道:“独孤哥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地方?”
    连李瑶都转头看了过来,独孤剑笑着说道:“我也是听我师父说的,当年他只身潜入燕京去救人,计划的退路就是经怀来向西,所以我才知道的。”
    出了大同向北几十里,越过古长城,就进入了茫茫的大草原。抬眼望去,根本看不到边际,远处的天和草原的尽头挨在一起,融为了一体。让人分不出哪里是天,哪里又是地。
    众人这都是第一次来到草原,看到这无边无际的美丽景象,全都十分震撼。他们自幼都是生长在中原,见过的是大江大河、平原高山,对于大草原的印象,仅仅是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和他人嘴里的描述。而此刻真正地见到了草原,众人的心里都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有些性子急的,已经开始扯着喉咙大喊大叫,抒发自己心中的兴奋感。李瑶看着手下这些人的样子,也不禁止,只是微笑地望着远处。张琳心轻轻地对独孤剑说道:“独孤哥哥,原来这就是草原,景色可真是漂亮。这种无边无际的感觉,恐怕也只有大海能够和它相比了。”
    独孤剑此刻却是隐隐感到体内的真气有暴涨的迹象,他一边运功引导着真气在筋脉内流动,将真气压制下去。一边笑着回道:“是啊琳儿,这种景致在长城之内是很难看到的。我曾多次听师父提起过,但从没有真正见过。这次终于能够看到这样的美景,若是能在这里打马扬鞭,纵马驰骋,又当是快事一件。”
    李瑶听到后,笑着回头说道:“独孤大哥若是有此兴致,何不乘上一匹快马,奔驰一番?”独孤剑指了指依旧吊在后边的那些杀手,“这些人可是不会给我们机会的,这里不比中原,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刚刚说完,独孤剑只觉得已经安抚下来的真气却有要透体而出的迹象。
    “琳儿,伸手!”张琳心不明所以,但听到独孤剑的话语,急忙将手伸了出去。独孤剑的手与她贴在一起,女孩只觉得一股庞大的真气涌进了自己体内。“紧守丹田,引导这股真气游走四肢,去炼化你体内的异种真气!”独孤剑急忙对女孩说道。
    张琳心引导着这股子真气开始游走全身,将体内的异种真气一点一点的炼化。过了大约半个多时辰,她体内的异种真气被炼去了差不多一半,独孤剑送过来的这股子真气才算基本上消耗殆尽。
    李瑶早在二人刚刚开始运功之时,便命令队伍停下休息,并命人时刻盯着吊在身后的那群杀手的动向。那群杀手看到他们停下来休息,倒也不以为意,几个人也都停下马,坐在地上开始休息。李瑶看到两人收功,也松了一口气。张琳心睁开眼睛,问道:“独孤哥哥,你又突破了是吗?”..
    &...&&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