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侠剑之情缘 > 第二十九章 华山受阻 上
    ---无广告小说---姚靖杭最终还是难逃一死,燕青本来是打算砍下他щwwlā但姚靖远顾念兄弟之情,还是狠不下心,求燕青能给他留个全尸,最后姚靖杭被勒死在灵堂前,祭奠了被他害死的二哥和七弟,以及那些战死了弟兄。
    做完这一切,燕青带着众人又对独孤剑和张琳心道谢,并问道:“独孤贤弟,不知你们打算去哪里?”独孤剑答道:“燕大哥,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我和琳儿就要尽快赶往华山,去拜见顾枫大侠。”燕青点了点头,知道他们还有要事去办,也不多问,说道:“那好,既然你们还有要事在身,我也就不强留了。来呀,去取五十两银子给独孤贤弟作盘缠。”一人应声而去。姚靖远走过来询问刘轻舟的近况,独孤剑这才告知,自己师父已经身故,众人听了,均是唏嘘不已。
    独孤剑忽然想到了南宫灭和张风,又急忙将此事讲给众人,并说道:“燕大哥、姚大哥,还请你们多加小心南宫灭,此人如今武功大进,只怕天下罕有敌手。”燕青点头答应,“好,我会注意的。他这一出山,我中原武林又多了一个心腹大患。唉,只是没想到张大人竟然也是如此侠肝义胆,令燕某好生佩服。”燕青摇头叹道,又转身看向姚靖远:“靖远兄弟,传下命令,一定要将张大人的事情告知所有人,为他正名!”张琳心听了,又起身拜谢众人。
    不多时,银子便取来了,燕青递给独孤剑道:“贤弟,这点银子也不算多,路上留着用,看你们两个的衣服也都旧了,也别不舍得,该花就花。今后若是有机会,等你们大婚之时,一定要请哥哥去喝你们的喜酒!”独孤剑接过银子,道了一声谢,张琳心则是脸上一红,没有开口。
    燕青带着众人将他们两个送出寨门,独孤剑问道:“燕大哥,不知你们今后又有何打算?”燕青看了看远处,摇了摇头,叹气说道:“难说的很啊,只是这个地方已经被金人知晓,昨晚又打了那么一仗,只怕是不能再呆了。我准备让弟兄们收拾一下,另觅他处驻扎休养,至于以后的事,谁又能说得好呢?”张琳心接了一句道:“燕大哥,既然是这样,你们为什么不去投奔岳元帅呢?如今,岳元帅在鄂州厉兵秣马,整军备战,准备出师北伐,若是燕大哥能去相投,必然能够得到重用。”
    “嗯,我会考虑的,你们不必为我担心。”燕青的话语有些言不由衷,独孤剑听出他这里边的话语敷衍的成分居多,知道他心中存有什么顾虑,但又不好相问。于是抱拳说道:“既然如此,燕大哥,那我们就告辞了,你也多保重!”燕青转身将碧潮宝刀取过来,递给独孤剑道:“贤弟,此物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不要丢下,收好了。”
    独孤剑却是迟疑了一番,推辞道:“这,燕大哥,这不合适吧,你上阵杀敌,岂能没有趁手的兵器?”燕青一把将刀拍在独孤剑手上,说道:“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我上阵杀敌,趁手的兵器多得是,你收着就是。”独孤剑只好将宝刀背在背上,拱手谢道:“那小弟就多谢大哥的美意了。”
    燕青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贤弟,闲话咱们也不多说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趁着天色还早,你们尽快赶路吧,咱们来日再见,保重!”独孤剑和张琳心也一起道了一声:“保重!”转身上了小船,艄公开船便向北驶去。
    船行出二十多里,便来到了丹江北岸的安阳镇,艄公说道:“二位,从此处一直向北,沿着大路走,大约还有五百里,便是华山了,只是这里现在全是金人的地盘,请二位一路多加小心啊。”两人拜谢了艄公,便下了船,往北而行。
    这一路之上,两人起早赶路,天黑才找地方住宿,倒也没再遇到什么别的事情。他们连续赶了三天的路,终于在九月十四这天来到了石塘镇,此处是华山脚下的一个大镇子,可惜这些年来宋金两国交兵,此处也不太平,许多人都逃难去了。这两年才算是聚拢了一些人气,如今看上去,镇子十分破败不堪,许多房屋都是残破的,似乎没几户人家。
    两人没在镇上停留,穿过石塘镇,来到了山脚下。站在这里,看着这峭壁险峰、云腾雾绕的华山,独孤剑对张琳心说道:“琳儿,从此地远远望去,华山四面如削,五峰对峙,险峻非常,真不愧‘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咱们若能好好游览一番,也是快事一件。”
    张琳心点点头,“独孤哥哥,这华山以奇险峻秀冠绝天下,古人有‘东岳独尊,中岳独雄,北岳独高,南岳独秀,西岳独险’之说,巍巍五岳,各具特色。可惜我哪个也没去过,什么时候你能带我遍览这五岳之景就好了。”
    独孤剑张嘴欲答,却又想到了此时还肩负重任,叹了一口气,“嗯,琳儿,等咱们将血书之事办妥,我就和你一起遍览这五岳美景。只是可惜咱们这大好河山,如今却惨遭金人铁蹄践踏,此仇此恨,真是叫人睡不安寝、食不知味!”他恨恨地一掌拍在旁边的树干上,震的树上的叶子落下一地。
    “最可恨的是昏君佞臣只知道偏安享乐,打压忠良,不思进取,一味地赔款求和,置百姓于水深火热而不顾!”张琳心却是想到了自己死去的父亲,心中对高宗皇帝和秦桧十分痛恨。
    独孤剑知道她心中难过,便不再提这事,改口道:“琳儿,他日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上战场杀敌,方不负我这一身武功!”
    “那好,我也要去!”女孩却是也不甘示弱。独孤剑十分诧异,问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如何能够上战场?”张琳心嘟着嘴反问道:“女孩子怎么啦?谁说女孩子不能上战场杀敌?花木兰还能替父从军;当年的杨门女将巾帼不让须眉,佘老太君、穆桂英都能挂帅出征,不都杀的辽人铩羽而归?还有如今,韩世忠元帅的夫人梁红玉,更是一位女中豪杰。黄天荡一战,不仅擂鼓助威,还亲冒矢石,痛杀金兵。一提起来,谁人不钦佩?不敬仰?”
    独孤剑愣了一下,呵呵一笑,说道:“好好好!琳儿说的一点不错,到时咱们一起上阵杀敌,让那些金人知道,咱们大宋有的是巾帼英豪、女中丈夫!”张琳心拉着独孤剑的手,“那独孤哥哥,咱们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两人伸手击了一掌,做下了这个约定。
    华山自古一条道,山路险阻,十分难走。两人沿着山路向山上去,走走停停,直到快中午时才来到山门处。两个身穿华山派着装的弟子挎着剑,坐在山门边的石墩上,看样子应该是在守护山门。他们看到两人后,一个华山弟子站起来,指着两人大声吆喝道:“喂喂喂,那俩人,看什么看!有请柬没有?就在那里瞎看!”
    独孤剑走到近前,抱拳回道:“两位兄台,在下衡山派掌门独孤剑,如今有要事需上华山面陈贵派掌门顾大侠,还请两位行个方便,通禀一声。”
    “什么?你是衡山掌门?有没有搞错?看你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衡山什么时候出了个乳臭未干的掌门了?”听到独孤剑的话,那名弟子摇着头,一脸的不相信,上下端详着他。
    “我说师兄,八成是刘轻舟练了返老还童功了吧,哈哈哈哈......”另一个华山弟子随口说道。于是,两个华山弟子互相看了一眼,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这边却惹恼了独孤剑,“你们竟然敢侮辱先师!”顿时心中冒起怒火,就想要教训这二人,张琳心急忙拦住他,摇了摇头,“独孤哥哥。”独孤剑这才忍住怒气,没有发作。
    先前的那名华山弟子止住笑声,又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问道:“你既然说自己是什么掌门的,那你有我们华山派的请柬吗?”
    剑心二人都是十分纳闷,反问道:“什么请柬?”
    “我们华山派这几天正在比武选掌门,已经是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英雄前来见证。连这都不知道,看来一定是个冒牌的!”那弟子一脸傲气地说道。
    独孤剑抱拳说道:“二位,在下下山已久,因此并没有接到请柬,但相信贵派一定已经将请柬送到了我们衡山派,还请二位通禀一声,让我们进去。”
    “哼哼!看来又是一个浑水摸鱼想蹭饭吃的,我们在这里几天了,每天都能碰上好几个像你这样的!你以为我们华山派是什么地方?快走!”那弟子一脸不屑,大声嚷道。另外一个也跟着说道:“就是就是,快点走开!想吃白食到别处去,别在这里碍眼!”说着,将独孤剑向外推去。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