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侠剑之情缘 > 第二十六章 迷雾重重 下
    ---无广告小说---独孤剑也走到张琳心身边,看着张如梦,轻声说道:“张兄,令尊他老人家,已经、已经去..lā”张如梦吃了一惊,推开张琳心,蹬蹬蹬地向后退了几步,差一点摔倒。他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不、不可能,他武功那么高,谁能杀的了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又看向正在哭泣的张琳心,大声问道:“妹妹,你说,这是假的,是你们骗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张琳心忍住哭声,点了点头,抽噎着说道:“哥哥,爹爹、爹爹真的不在了。呜呜呜呜。”话音未落,又哭了起来。独孤剑轻轻抱住张琳心,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琳儿,别哭了。”又看向张如梦,答道:“张兄,令尊真的已经不在了。半个多月前,武夷山遭到五色教杀手血洗,连柳中原老前辈也不幸罹难,我和琳儿去晚了一步,只来得及见了柳老前辈最后一面,未能救了他的性命。后来,我们又赶回临安城,却发现张府已经被查抄,令尊他老人家也被削去了官职......”独孤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并告诉了张如梦,自己两家之间的恩怨真相,说明了张风忍辱负重、甘心蒙受不白之冤这么多年,都是为了抗金大业。为此,连自己的儿子都与自己父子离心,反目成仇,但他却一句也不曾解释过。
    张如梦听完之后,如遇五雷轰顶,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上,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泪水。他自己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自己父亲,他一向鄙视父亲的为人,总是以有这样的一个父亲为耻,因此,他不愿意回家,宁可整日在外边流浪、买醉。甚至,他将自己的名字都改为如梦,只是为了说明自己因为这样一个父亲,而活在梦里。可当他真正了解到自己父亲之时,却再也见不到他老人家了。
    他抬起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爹,孩儿、孩儿真是太糊涂了!孩儿对不起您老人家!”说着,反手又抽了自己一下。张琳心走过来,拉住他的手,“哥哥,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爹爹到死都没有怪你的。”张如梦霍然站起身,“不行!我现在就回临安,去给爹报仇!”
    张琳心惊道:“不行!哥哥,这太危险了,你不能回去。”独孤剑也走过来,劝道:“不错,张兄。你这样轻身犯险太不值得了,世伯不惜以死,为的是保护‘山河社稷图’,我们现在应当首先找回宝图,了却世伯的遗愿。然后再去杀了南宫灭,为世伯报仇!”张琳心看着张如梦,含泪说道:“哥哥,琳儿在这个世上就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你千万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啊。”
    张如梦无法拒绝,用力点了点头。三人静默了片刻,待心情都平复下来,独孤剑开口问道:“张兄,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张琳心也一肚子疑惑,“哥哥,你那日被那个红衣人救走后去了哪里?”
    “嗯,那天我受伤不轻,被她救走,替我稳住了伤势。后来她便带我去了嘉兴,将我安顿在那里养伤。过了天,我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她就准备离开。”二人却看到张如梦言语中每每提到“她”时,总会有一丝情不自禁,心中十分疑惑。“我再三挽留,要她别走,可她却没有答应,而是悄悄地走了。我发现之后,就一路跟踪,来到了这里。”
    张琳心忍不住开口问道:“‘她’?哥哥,这个红衣人到底是谁啊?”张如梦微微一笑,说道:“琳儿,‘她’是南宫彩虹啊。”
    “是彩虹姐姐?”张琳心却是没有想到。
    “啊?真的是她!”独孤剑心中暗自想到,那昏迷之前,看到了那红衣人的身形,但并未看到她的容貌,后来他想起这里,发觉红衣人与南宫彩虹的身形确实十分相似,但一直不能确认,此时张如梦亲口承认,终于得到了证实。
    张琳心急忙追问道:“那哥哥,你追踪彩虹姐姐来到这里,找到她了吗?”张如梦摇了摇头,“没有,五天前,我在襄阳城见到她和一个神秘人在说话,隐约中听到什么‘房州邱家’、‘逼问’、‘山河图’,零零碎碎的,我一直不解其意。今天你们告诉我‘山河社稷图’之事,我现在已经能够大概猜到他们当时的意思了。”
    “哥哥,我刚才跟独孤哥哥也在猜测邱家灭门惨案的真相,听你这么说,莫非是彩虹姐姐?”
    “妹妹,有些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想到的,就会是那样,就像爹爹,忍辱负重这么多年,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误会了他,可他却不做任何辩解。”张如梦却是有些着急,赶紧解释道。张琳心怎么会不知道哥哥的意思,哥哥自幼便和南宫彩虹青梅竹马,一颗心可全在她身上呢!连连答应:“是是是,哥哥说得对,妹妹在这里赔不是了。”
    张如梦接着说道:“看来当时彩虹也是在追查‘山河社稷图’的下落,而邱家必然是得到了一定的消息,或者就是得到了宝图。因此,她与那神秘人必定是决定当时来邱家逼问,至于灭门之事,当不是彩虹做的。因为三天前,我发现她取道前往长安了,我原本打算跟着去的,后来却听说了邱家被灭门的消息。我感觉其中大有蹊跷,便一路赶来,想一探究竟。”
    “张兄,那依你之见,此事当是何人所为?”独孤剑看他极力为南宫彩虹辩护,就想听听他的看法。张如梦摇了摇头,说道:“如今看来,这其中还有许多疑点不能得到证实,我还需要再去调查。”
    张琳心拿出那片紫色的布帛,递给张如梦,“哥哥,你看,这布料你见过吗?”张如梦仔细看了看,说道:“这种颜色和花纹的布料确实少见,你们在哪里找到的?”张琳心指了指屋内,“哥哥,我跟独孤哥哥在武夷山的时候见到五色教的杀手头目,穿的就是这种颜色布料的衣服,所以......”
    “所以你们怀疑是五色教下的手?”
    “不错,张兄,虽然之前我们还无法确认,但从你得到的消息综合来看,若是邱家真的与宝图有关,则是极有可能遭到五色教的杀害的。”独孤剑言之凿凿,张琳心也连连点头。张如梦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究竟是不是五色教所为,我想我需要去见一见彩虹,她必定知道一些内情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五色教和金国必然还没有得到宝图。”
    独孤剑看了看张琳心,答道:“不错,看来我们需要抓紧时间了。不知张兄下一步有何打算?”
    张如梦想了想,说道:“既然有了宝图的消息,我打算到长安去,那听到彩虹说在长安与那人会和,我就去找她。你们俩呢?”张琳心回道:“哥哥,我和独孤哥哥收柳老前辈所托,还要上华山一趟,去通知顾大侠。等事情办妥了,我们就去长安找你。”
    “好,你和独孤兄在一起,哥哥很放心,我不是一个好兄长......”张如梦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哥哥,你一直都是我的好哥哥!”张琳心拉住张如梦,抢着说道。张如梦笑了笑,对独孤剑说道:“独孤兄,那就麻烦你照顾我妹妹了。”
    张琳心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张如梦,“哥哥,这是爹爹留下来的他的武功心得,哥哥你带着看看吧。”张如梦接了过来,放入怀中,点了点头,“那好,那我就先走了,咱们长安再见。”
    “好,长安见!”三人告别之后,张如梦翻出院墙,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张琳心轻轻靠在独孤剑肩头,两人就这么也不说话,静静地站着......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