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都市小说 > 医妃驾到:妖孽王爷快点滚 > 第934章 番外 严谨跟他的江湖侠女(十四)
    第934章 番外 严谨跟他的江湖侠女(十四)

    严谨暗暗懊恼,但是也于事无补,他慢慢朝她的房间而去,方敏几乎要哭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他给我下毒了,他死了,我也会死,我真的没有办法呀!”

    云漓似乎还在震惊中,就听见严谨道,“把你的剑放下,我严谨的女人你用剑指着她,你想全家死光吗?”

    在方敏的印象中,严谨是温润的,他身上还有点书卷气,总让人忘记他是武林的第一公子,但是此刻他的气势慢慢溢出,让方敏腿发软。

    她的剑“咣当”落地,只有一个感觉,她完了。

    “怎么回事?”云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漓儿,我说你姐姐不是什么好人你还不相信,这下相信了吧!”严谨过去,将她的衣服拿给她。

    “穿上,我们回家。”

    “不是,这是怎么回事?”云漓真的懵了。

    “你的姐姐刚才要把你卖给西门殇痕。”严谨冷声道。

    “敏姐,为什么?”云漓十分震惊道。

    “严尊主你听我说,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全是那个西门殇痕逼我的,他给我吃了毒药,我不能不听他的,漓儿我是被逼的。”方敏十分委屈道。

    “你为了你的性命将我送给西门殇痕,你真是我的好姐姐!”

    云漓气愤的道,如果是她,就是普通人的性命她都不会去换的,更何况还是两个关系亲密的姐妹,她真觉得寒了心。

    “漓儿,别听他的,她早跟西门殇痕串通一气,今天我就宰了她。”

    方敏的脸吓白了,云漓却淡声道,“不要,我们走。”

    “是他强迫我的!”方敏突然大吼道。

    外面突然传来方门主的声音,“敏儿,你是被西门殇痕掳走的!还是你把他引进方家的?”

    方敏脸色惨白,陆言之突然道,“爹,这种残花败柳儿子可要不得。”

    “方兄,婚事作废,小弟也算是仁至义尽,以后还是朋友,言之,我们走。”

    方门主脸色惨白,还想说明天再走,但是毓煞门的人转眼走的干干净净。

    “作废就作废,你当女儿愿意嫁给他吗?”方敏恨恨道。

    “漓儿知道你失踪,不远千里过来看你,你怎么能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方门主真是痛心疾首。

    “爹,女儿被西门殇痕逼的,是她要女儿对付漓儿的。爹,女儿没有办法,要不死的就是敏儿。”

    严谨冷笑一声,“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西门殇痕是怎么知道漓儿的?你不说他能知道?漓儿我们走。”

    “爹,你要救女儿呀!女儿中了西门殇痕的穿肠散,爹!”方敏叫嚣着。

    方门主一闭眼,正要说话。

    门口突然“骨碌碌”滚进一颗头颅,方敏吓了一跳。

    严谨跟云漓蹙眉,紧接着听见银辉的声音,“主子,属下幸不辱使命,将这个贼人的首级砍了。”

    严谨冲银辉点了点头,“不错,回去记功。”

    银辉“嘿嘿”一笑。

    “又不是他自己的功劳,我还去拦截的呢?”依依不服气地道。

    云漓本来心里凉的很,但是此刻却觉得为了不相干的人绝对不能动怒,不值得。

    “严谨,我们走。”云漓淡淡道,这样的人,她清楚,以后就是陌生人。

    “你们杀了西门殇痕我会死的,你们……很好,云漓你个贱人,拿命来。”

    方敏突然像疯了般抓起一把的东西向云漓的头上扔去。

    严谨一直盯着自家娘子呢?能让方敏得逞?

    严谨掌心内力一吐,方敏手上的东西全部撒到她的脸上,方敏一声惨叫,脸上似乎被什么东西烧伤了一样,变的狰狞可怖。

    好厉害的毒药,严谨的眸子闪着嗜血的光芒,不是自己眼疾手快,自家娘子就会跟方敏一样,他的掌心吐动,就要杀了方敏。

    方敏还在惨叫,方门主“噗通”给严谨跪下,“求严尊主饶过小女一命,她都变成这个样子了!”

    “严谨,我们走吧!我不想看到她。”

    严谨收了内力,冷冷扫了一眼方门主,冷声道,“方门主,好好看着你的女儿,她还想作妖的话,金刀门将是听雨轩的敌人!”

    方门主打了寒战,长江后浪推前浪,金刀门哪怕有几百年的历史也无法跟听雨轩抗衡。

    “老朽醒着。”方门主似乎老了好几岁。

    云漓似乎心中不忍,低声道,“方伯父,赶紧找个大夫给她看看吧!侄女走了!”

    方门主张了张嘴,却一句话说不出来了,自己侠义这么多年,却没想到一世英名被自己的女儿毁于一旦。

    但是她再坏也是自己的女儿,所以说,不能看着她死。

    “老朽不送了!”

    云漓点了点头,手心突然传来热量,听见严谨道,“回家。”

    云漓就觉得心头所有的阴霾都消散,露出一笑,“回家!”

    夜有点深,但是四个人都挺精神的,严谨在前面牵着云漓的手,银辉跟依依走在后面。

    严谨冲云漓没好气地道,“告诉你你姐姐不是好人,你就是不听。”

    云漓赶紧承认错误,“知道了。”

    “以后听不听夫君的话?”

    “听,以后全听你的!”

    严谨将五指插进她的指缝,十指紧扣。

    后面的银辉突然道,“依依,你冷不冷?”

    依依睨着眼睛看着银辉,警惕地道,“你想干什么?”

    “感觉主子跟云侠女好温暖的感觉,我咋这么冷?”银辉低声道。

    “咋不冻死你!”依依冷哼道。

    “依依,拉着我的手,给点温暖好不好?真的很冷?”银辉可怜巴巴道。

    “你想干什么?放……放手……”依依有点结巴。

    “是不是很暖了?”银辉笑道。

    依依咬唇,自己的小手被他的大掌包裹还真是暖和,看在自己也暖和的份上,就饶过这小子,这个样子,她也不觉得冷了。

    银辉没有说,“其实我也想成个家了!好羡慕主子!”

    三年之后,筱雨的女儿小诺逗着严谨的儿子豆豆,冲筱雨道,“娘,弟弟咋这么丑呀!”

    “哇……哇”豆豆哭的歇斯底里,你丑,你才丑,你全家都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