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事与愿违

    看着一副忧心忡忡模样的母亲,顾言熙就知道不能真的让母亲为这些事太过操心,不然,将她的身体个折腾坏了,那才是最糟糕的情况呢。

    所以,顾言熙在一番思考之后,就走上来搀扶住母亲,道“娘,唐大哥那边的事自然会有唐府的人为他操心,至于大哥的事,你就算是在家里担心的夜不能寝、食不知味,恐怕也是帮不了半点忙的。与其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的过日子,你还不如利用眼下这宝贵的时间,好好地为大哥的终身大事张罗张罗呢。”

    林氏扭头看向顾言熙,显然是对顾言熙口中的话起了反应。

    顾言熙心中一喜,继续道“娘,正所谓夜长梦多,之所以在这个时候闹出婳宜公主的事,还不是你跟唐府的议亲慢了些,这才让歹人抓住了机会差点毁了大哥的姻缘。我们要吃一堑长一智,万不能让这个跟头白栽了。所以眼下,你根本就没时间在这里东想西想,你如今要做的就是赶紧去唐府将大哥的亲事定下来,然后立刻派人将这桩喜事在京城里传扬起来,好让世人都知道,咱们顾府已经定了唐府的嫡女为儿媳,这样也能赶紧断了暗中思慕大哥的那些京中贵女的念头,也能让眼下乌云密布的唐府迎来一件喜事,兴许还能冲冲喜呢。”

    林氏的眼瞳在听到顾言熙这么说之后,立刻就绽放出欢喜的光芒来,就连抓着顾言熙的手都带着微微欢喜的颤抖,道“我的娇娇真的是长大了,如今不仅能帮着家人排忧解难,就连我的心事在跟你说了之后,你都能尽数安抚好,真是比你爹还要有用。”

    “噗嗤”一声,顾言熙忍俊不禁的笑出来“娘,你这话虽然是在夸我,但是我听着怎么就这么奇怪呢?尤其是这话可不能让父亲听见,不然他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一定会吃我的醋。谁让我将他最心爱妻子的心给牢牢地霸占了呢?”

    林氏被顾言熙逗的咯咯娇笑,伸手就在顾言熙的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说“调皮!好了,为娘不跟你在这里磨蹭时间了,你说的没错,我们要吃一堑长一智,必须尽快将你大哥的亲事定好,这样也能让我们早些安心。娇娇,我这就去唐府走一趟,先安抚安抚你唐伯母的心情,然后再稍稍提一提这两个孩子的亲事,我相信在经过这件事之后,你唐伯母应该也是着急的。”

    顾言熙一笑,赞同着母亲的安排。

    只是在她离开之前,又被母亲叫住“娇娇,珞梅呢?那个小丫头不是经常跟你形影不离吗?怎么今天她没跟着你一起来?”

    顾言熙并不像母亲隐瞒在太白楼发生的事,在尽数告知她之后,果然就看见母亲的脸色颇为难看,道“虽说我一早就知道这婳宜公主不是个很好相处的,可没想到她这蛮横起来,居然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看来还是你大哥有眼光,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个善茬,所以从一开始留没有给过她任何机会。”

    顾言熙安抚着母亲,说“总之,事情是已经过去了,梁婳宜以后会远嫁到滇南,不出意外的话,她恐怕到死都不会再回到京城,所以以后跟她,我们是再也不会见面了。娘,对于这种今后再也不会跟我们有交集的人,我们大可以将其忽略,不必将他们再放在心上,偶尔想起来再恶心恶心自己。”

    “娇娇你说的没错,为娘是要学着放下,不该为那些卑鄙小人分心。”林氏又关心起珞梅来“那个孩子是个忠心耿耿的,如今为了保护你受了伤,咱们可不能亏待了她,等回头我就叫小文大夫亲自来走一趟,好好地为她看一看身上的伤,她一个女娃娃,可不能在身上落下疤痕来。”

    顾言熙笑着看向温柔善良的母亲,道“娘,你就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将雪花膏给珞梅送了过去,她的伤势一定会尽快痊愈的,至于那疤痕,也不会生在她的身上。”

    一听顾言熙居然将珍贵的雪花膏送给了珞梅,林氏先是心中不舍,可是想到珞梅是为了保护顾言熙不被刁难才受的伤,也就很快便将那缕不舍压了下去,道“雪花膏可是宫中珍品,就算是刀剑之伤,只要涂抹上,都不会留下任何疤痕,你将这么好的东西送给她,为娘的确也不必再为她担心了。好了,你快下去吧,为娘好好收拾一下,就要去唐府了。”

    顾言熙猜出母亲是有些心疼雪花膏,可是见母亲没有站出来说叨她的行为,就知道娘亲的心底还是柔软的,算是答应了她将雪花膏送给珞梅。

    在感激的冲着母亲行了礼之后,顾言熙就言声告退。

    在经过这一场场的风波之后,顾府总算是迎来了难得的宁静与太平,也算是让顾言熙能够长长的松一口气了。

    而随后,在林氏和唐府的操办下,顾言朝和唐馨的亲事很快就被定了下来;因唐馨是唐府的嫡女,而且还年纪颇小,所以两家大人将这二人的婚事订到了唐馨及笄之后再举行;而按照唐馨眼下的年纪来看,至少还需要大哥登上两年才能娶到美娇娘。

    对这个结果,顾言熙多多少少有些不太满意,因为她很迫切的希望大哥能够在今年就把婚事成了,一来她是担心战事起来,国家动荡,大家都没有心思再去举办一场隆重的婚事;二来,她还是在顾念着祖父的身体情况。

    虽说在文大夫和小文大夫的调理下,祖父的情况维持的很好,甚至就连小文大夫都说,很有可能会在祖父的身上发生奇迹;可是顾言熙还是不敢将事情想象的太乐观,她知道祖父是很疼爱他们兄妹二人的,她的亲事怕是一时半会儿没办法举行了,所以就将所有的希望放到了大哥的亲事上。

    想让大哥早早成亲,也能祖父好好地高兴高兴,因为在上辈子,祖父他老人家走的早,失去了很多的天伦之乐,今生她能重生,就想着要将上辈子祖父没有品尝到的幸福和快乐一并都给他老人家补上。

    只是没想到,她的念头虽然不错,但是现实却有些不太允许。

    最后,还是她在去为祖父请安的时候,被祖父发现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关心的询问起来。

    “娇娇,你大哥的亲事已经被定下来了,对于你大哥的亲事,你不是一直都站在积极赞同的一方吗?为什么眼下好不容易定下来了,你却又开始不高兴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惹得你不开心了?如果真的有,你只管给祖父说,祖父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看着静躺在软榻上静静的晒着太阳的祖父,顾言熙在他老人家慈爱的注视下拉起了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如小时候撒娇一般,依偎在祖父的身边,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祖父,对于大哥跟唐馨的亲事我是举双手赞同的,关于这一点,咱们全家人都是知道的。所以,我没有不高兴什么,只是觉得有些遗憾。”

    看着乖巧伶俐的小孙女,顾亮真真是恨不能将天生的月亮都摘下来双手捧送到她面前,道“哦?你有什么遗憾?”

    顾言熙看了眼精神还算不错的祖父,将自己的担忧稍稍隐藏了些,说“祖父就算是再春晖园里静养,想必也听说了前段时间发生的婳宜公主的那件事,那件事虽说最后没有让我们顾府损失什么,可是唐府却因此受到了牵累,就连无辜的唐大哥也被罚去了皇陵守墓。这件事说明了什么?还不是说明了有些事一定要尽早办,不然定会夜长梦多的。”

    看着顾言熙那副严肃认真的样子,顾亮宠溺的笑了“傻孩子,你就因为这个而感到遗憾吗?我看你呀,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像梁婳宜那般厚颜无耻之徒?再说了,如今顾府和唐府已经将你大哥和唐馨的婚事放了出去,满京城上下都议论纷纷,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会再有人不识趣儿的跳出来阻拦这件喜事了。因为,也不是什么人能随便招惹顾府和唐府的。”

    顾言熙虽然苟同着祖父的话,但还是觉得两年后再成亲实在是太晚了些“我知道眼下京城上下都在议论大哥的亲事,也知道现在有不少京中贵女都哭在家中,懊恼着大哥就这样定下了亲事,交代了自己的终身。但,世人多险恶,防备小心一些总该是有的;更重要的是,我想要这件喜事早点成了,让咱们顾府早点热闹热闹,这样难道不好了?”

    听见顾言熙这么说,顾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见他轻轻叹息一声,跟着就将顾言熙抱进了怀里,就像小时候哄她睡觉一样,宽厚温柔大手一下接着一下的轻拍着顾言熙的脊背,安抚着她的不安,说“娇娇,你别怕,祖父的身体还好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