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代完了之后,顾驰正准备闪人,突然被赵国卉从身上死死抱住。

    “你就这么走了?今天的公粮还没交呢……”

    这一刻,顾驰心生感慨,好好一个民国时期的美妇人,因为受到他的荼毒,也开始变得不正经起来了。

    不过有美人儿相邀,顾驰自然不会扫兴,当即转过身抱着赵国卉进了房间,准备和她来一场盘缠大战。

    “等……等一下,还有她们几个呢!对了,别忘了把这个女人也带上,人少了倒霉的还是我。”

    顾驰暗笑,心说你倒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这么了解本老爷的心思。

    那几个白俄妹子,外加新到手的骊姬,再加上赵国卉,一晚上的荒唐自不必说。

    ……

    第二天辰时——指赤壁世界。

    顾驰在师父的世界“修整”了好几天,美美的体验了一把“双同胞胎”加一起做三明治的滋味,一直到赵国卉忍不住提抗议,这才动身重返三国时代。

    在赤壁主战场的中心地带,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传来,一艘完全不同于这个时代的游艇现出真身,静静停靠在江水正中央。

    为了把这艘豪华游艇送过来,顾驰费了好大一番工夫。

    首先必须确保游艇的体积不能过大,否则会被传送门卡住,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游艇中间的位置,环绕一周后的面积大小不能超过一百九十平米。

    其次是游艇必须处于移动状态,毕竟顾驰用拖车去拉拽游艇,同时还要和赤壁世界的江面保持平行,否则很容易引发颠覆事故。

    总的来说,为了把这艘游艇开过来,顾驰可谓是小心且谨慎。

    谪仙嘛!

    既然被这个世界的古人当成天上的神仙,为了不丢脸面,顾驰肯定要拿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才行,他这个谪仙总不能是白当的吧?

    顾驰找来的这艘游艇分上中下三层,其中顶层的通讯系统已经被取下来了。

    没办法,天线之类的东西太长了,很容易被传送门卡住。

    除此之外,游艇一层紧贴水面,两侧是楼梯,可以直上二层,而不管是一层还是二层,都有足够的空间,至少可以容纳十人同时游玩。

    开着这艘纯白色游艇,顾驰吹着江风,在赤壁战场上来回巡视,隐约中颇有几分“哥们儿忒牛了”的错觉。

    但对于曹刘孙三人来说,感觉可能就不是那么好了。

    孙刘这边还好一些,孙权和刘备应邀赴约,可以结伴同行,而曹操可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所以他是带了一群手下过来的。

    孙权和刘备其实也带着手下,只不过船小人少,看着不那么显眼,但曹操就不行了,上百艘战船,数千战将,一看就给人一种气势汹汹的感觉。

    顾驰才不惯他这个毛病,用望远镜看到远处的曹军后,马上拿出高音喇叭,架设在游艇最上方,高声喝道“曹孟德!让你屁股后面那些人都滚回去,最多只能十个人过来,多一个人来,别怪我不客气!”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说笑,顾驰再次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火神炮,对准其中一艘战船的底部按下电钮。

    嗡嗡嗡嗡——!

    火神吐出一道火舌,瞬间就将那艘战船的底部凿出一个大窟窿,江水汹涌入内,船里面的人被迫弃船,像下饺子一样往水里跳。

    不远处的孙权和刘备对视一眼,无不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几分钟后,一代枭雄曹孟德、仁义无双刘玄德、生子当如孙仲谋的三位当代人杰,共同登上了顾驰的游艇。

    鉴于船只高度的关系,三方全都挤在了二层平台处。

    孙权这边带着周瑜、鲁肃、程普和甘宁,刘备则带着结拜兄弟关羽和张飞,外加赵云诸葛亮。

    至于曹操,顾驰只让他带十个人,他竟然真的就带了十个人。

    不过碍于史上对赤壁大战时,曹军这边的统兵将领在介绍方面一向比较模糊,所以除了许诸、张辽等在电影里有名有姓的将领,再就是善于水战的蔡瑁张允二人,其他的顾驰一个都不认识。

    看到这艘宛若白玉砌成的“神舟”,无论是曹操这边还是刘备孙权,一众人都觉得叹为观止。

    当然,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毕竟是死敌嘛。

    所以看到对方也登上了这艘船,曹操这边开始和对面的孙刘对峙——或者说试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顾驰这个时候也从游艇三层下来了,一看二十个人都挤在二层平台上,顿时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这么多人挤一起干嘛?比赛瞪眼睛?你、你、你……还有你,去下层待着!”

    被点名的都是些武力有余,智谋次之的武将,尤其以曹操这边居多——谁让顾驰不认识他们呢?

    在曹刘孙三位老大用眼神的暗示下,属下虽然不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走楼梯下去了。

    而留下来的,除了三个大佬,就是周瑜和诸葛亮了,外加曹操这边一个谋士打扮的下属。

    大概是注意到顾驰一直在盯着自己看,曹操的这位谋士主动一拱手,自我介绍道“在下荀公达!”

    荀公达?那就是荀攸了!

    顾驰点点头,指着摆成一圈的沙发说道“坐吧,今天不打仗,只聊天。”

    六个人缓缓坐下,因为没有武将在,气氛倒也勉强还算融洽,只是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

    顾驰心知还得自己来,便开口说道“孔明先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从何而来吗?今天我就告诉你。当然,还有你们在座的每一位,今天都有资格知道。”

    说罢,顾驰还是老套路,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投影仪,甚至还在游艇二层的平台上搭建了一块幕布,只为了能让这些人看的清楚一些。

    在投影仪启动的同时,顾驰投下一句话,仿佛平地惊雷一般,炸得在场六人脑海中一片空白。

    “我呢,来自一千八百年后,换句话说,在座的各位都可以算是我的活祖宗。当然,咱们不是一个姓,也谈不上亲戚关系。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让你们看看,就因为你们这些野心勃勃之辈的互相征伐,导致日后数百年的中原大地陷入了何等惨境!”

    接下来是相当漫长的一段讲解,因为讲解人不是顾驰,他也乐得在一旁看戏——看的正是三国时代三位当事人脸上阴晴不定的模样。

    讲解人都是事先找好的,无非是讲述从汉末年间到现代的史实罢了,随便揪出一个大学历史系教授,都能讲得头头是道。

    当然,因为顾驰的私心作祟,所以这次找来的讲解人绝对秉持着公正和求实的原则,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偏颇。

    当顾驰找来的那个老教授用慷慨激昂的声音念完了出师表,在场六人的表情是最精彩的。

    身为当事人的诸葛孔明略显尴尬,主公刘备则激动不已,孙权和周瑜对视一眼,生出钦佩和感慨,曹操和荀攸却是面色古怪。

    但当曹刘孙三人看到汉末发生的点点滴滴,曹操脸上的神情从一开始的兴奋转为震怒,又从震怒变得惨然,最后则干脆变成了茫然。

    刘备和孙权也都差不多,毕竟无论是谁,在得知自己打下的一方江山却毁于后人之手,都会有种所托非人之感。

    三位谋士在观看投影仪时的侧重点,则又是另一番景象。

    用了一个多时辰,历史进程从公元208年,推进到了三百多年后的隋朝建立。

    也就在这个时候,顾驰用遥控器关闭了投影仪。

    “感觉如何啊?中原大地持续数百年的战火和屠杀,汉家江山被异族统治,柔弱女子被当成两脚羊品尝,你们这些造成实际后果的直接责任人,对此有什么要说的?”

    在顾驰嘲讽的语气声中,无论是主公还是谋士,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说几百年后发生的事和他们无关?

    说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说顾驰是江湖术士,眼前的一切都是障眼法?

    在场的有一位算一个,好歹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还真做不出这么没品的事。

    此时的江面上雾气散去,今天又恰好是个大晴天,南北两边的水寨都可以看到漂浮在江面上的游艇,无论是曹操一方还是孙刘一方,都把这东西当成了神器来看待。

    也正因为如此,倒也没有谁来打扰今天的“三雄会”。

    实际上,因为顾驰在使用投影仪时,有意将喇叭声音调整到最大,包括躲在游艇下层的一众武将,其实也都一字不差的听到了那些讲解。

    和他们各自的主公相比,武将们渴望的是开疆拓土和建功立业,得知中原的大汉子民被当成两脚羊来对待,这些武将的内心深处无不充满了愤懑与不甘。

    或许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所谓的民族概念。

    但在顾驰有意的引导下,特别是在如今汉室尚在的情况下,大家对“大汉”这两个字还是很有认同感的。

    而这种认同感,也促使众人感同身受,对汉末之后的三百年间发生的一切,产生了强烈的冲动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