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更新快无弹窗☆

    正谈论间,远处传来些许荡动。

    周舒很平静,“有人来了。”

    “敌人?”

    谢白凝视着阵法,站得笔直,整个人像一把出鞘的剑,满是战意。

    “不是,我去看看。”

    周舒笑着摇头,快步走入阵中,把正在狼狈破阵的谢忝带了进来。

    “你没事,那就好了……”

    看见周舒,谢忝松了口气,目光落到谢白身上,脸色顿时就变了,“郑杀邪?”

    谢白走近几步,“卫国,其实我叫谢白。”

    谢忝滞了下,收回了蓄势待发的杀意,“谢白?你也是辅国的人?”

    谢白点头,“是的,身为獬豸族,不可能去做郑家的狗。”

    “那你的家人?”

    谢忝还是有些疑惑,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郑杀邪的一家都是他下令杀的,唯一没死的就是郑杀邪。

    谢白摇头,“我是辅国养大的,他们不是我的家人,在他们被抓的十年前,我才奉命潜入进去。”

    谢忝不自觉的道,“原来如此,辅国……我都不知道啊。”

    听着两人的对话,周舒也猜出了两人之前的一些端倪,不觉暗暗摇头,冒出一丝不知道是敬意还是荒谬的情绪,本以为自己心机就很深了,但和辅国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辅国才是真的老谋深算,早早布局,该出手时就出手,有这样的盟友,应该是一件幸事吧。

    谢忝缓声道,“那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谢白,在郑家受的苦很多吧?我听说……”

    “都是我应该做的。”

    谢白摇头,取出一个小盒子,“卫国,有些东西请你带给辅国。”

    谢忝接过来,“这是……”

    谢白正声道,“是我这几天收集到的东西,还有刚才天牢里发生的情况,我都记录在里面了,盒子只有辅国能打开,我还要留在这里护卫周舒城主,暂时不能出去,麻烦卫国大人了。”

    “好,我会送到。”

    谢忝郑重其事的收起来,似是明白了什么,“你在郑家收集了很多三家的罪证吧?”

    “嗯,早就交给辅国了,而今日之事,也是很重要的罪证,”谢白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罕见的得意,“郑家家主郑途在过来的时候,说了很多谋逆的话,我都原原本本的留在里面了。”

    周舒不觉笑起来,“呵呵,我觉得,有没有我,你们肯定都能成事。”

    “没有你,这御前廷议根本不可能开起来。”

    谢忝连忙摇头,“周舒,你继续在里面等着,还有九个时辰,廷议就要开始,到时辅国会亲自来带你出去,你要记住,除了辅国,谁来带你都不要离开。”

    周舒自是点头,“知道。”

    “那我先去了。”

    走到阵前,谢忝又回过头,微显尴尬,“还要麻烦城主送我一程。”

    送走了谢忝,周舒也没有离开阵法,就在里面琢磨起来。

    其实原本的阵法更好一些,周舒想来去自如都不容易,但改动以后却多出了许多漏洞,应该是郑途的阵道远不如陆家的缘故,不过地上散乱的那些阵符却全都出自陆家,仔细研究的话,对周舒自己的阵道大有裨益。

    谢白就一直站在周舒左右,寸步不离。

    陆家。

    “都死了?”

    陆戮平静的看着郑途,心里却带着团火,恨不得把面前的人烧成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是的,都死了。”

    郑途微微一颤,小声道,“十一死卫一个都没活下来。”

    边上的林白絮一脸愕然,“他们自爆都没能杀死那个周舒,还只是一个分身?”

    郑途不住点头,添油加醋的道,“他在里面布了很奇怪的阵法,感觉比我们的阵还要厉害,进去一个死一个,进去一堆死一堆,自爆打碎了阵法,但他却安然无恙,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所以你就跑了?”

    陆戮淡淡一笑,“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看到周舒死,不要出来。”

    郑途心神一悸,犹豫了一下,“我也不想,但卫国已经注意到了,如果他进来和那周舒一起,只怕我就走不了了,如果我劫牢杀人的事情被他们抓了现行,明天的廷议肯定就输了啊。”

    陆戮缓缓道,“怎么可能让卫国发现,就算里面的人自爆,十绝阵也足够阻隔一切动静。”

    郑途面色惶恐,“陆公,那个周舒对阵法真的很了解,他若无其事的就闯进来了,卫国那边肯定也是他通知的,我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你知道,卫国仅次于辅国,接近准圣的强者,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你真是个……”

    陆戮深吸了一口气,“你确定死卫全都死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郑途用力点头,“确定,我这边的魂灯都灭了,他们都自爆死的,连神魂都不会留下。”

    陆戮沉声道,“那个獬豸族也有魂灯?”

    “他没有,不过我离开时命令了其他死卫,杀了他再对付周舒,他肯定也死了,”郑途看了他一脸,心中一沉,连忙道,“我保证,他不死,我绝不会走的。”

    陆戮摆了摆手,冷笑道,“如果他出现在明天的廷议上,你就去死吧。”

    郑途很认真的点头,“绝不可能。”

    陆戮缓缓道,“天钥山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郑途沉声道,“动手抓了一批平时对我们不满的人,有修行者也有獬豸族,暂时都关到郑家里面了,陆公,都杀了么?我现在就派人动手。”

    “看好就行。”

    陆戮皱了皱眉,“你是不是傻了?我们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只要他们在廷议上不闹事,对我们就没有任何威胁,你杀了他们,将来谁帮你做事,你从谁那里赚仙玉?”

    郑途讪讪的道,“我就是随便说说,还不是担心嘛。”

    “出去吧。”

    陆戮懒得再看他一眼,转向林白絮,“你那边呢,冬至没有放进来吧?”

    林白絮挺了挺腰杆,一脸得意的道,“绝对没有,告知陆公,我们发现了冬至的踪迹,正在全力追踪,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把他抓住,了却陆公的后顾之忧。”

    “找到了冬至?”

    陆戮微显疑惑,“不会是用分身引你们上当吧?”

    林白絮却很笃定,“不会,绝对是真的冬至,从哪方面看都是,和情报里一模一样。”

    陆戮顿了下,“你守好铁幕那边,我等会过去看。”

    用的人,没一个能放心的,莫非这次真的要糟?

    只能靠自己了。☆ [··] 更新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