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都市小说 > 归一 >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怒杀
    ---无广告小说---br>
    心急如焚,心急如焚,心急如焚,唯一能够形容吴中元此时心情的就是这四个字,他不知道侵入心月岛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侵入心月岛的人一定会对心月狐不利。
    心月狐虽然是上灵修为,但她元神有损,浑浑噩噩,面对侵犯和伤害根本无法进行反击,不管对方想做什么都能得逞。
    目前尚不确定对方登岛的目的,但只要登岛的是男人,就一定会侵犯心月狐,因为心月狐天生异质,在不同的男人眼中会有不同的样子,男人喜欢什么样貌,她就是什么样貌,她的魅力没人能够抗拒,这一点是黑衣老者多年检试的结果,他虽是唯一的例外,却也例外的异常辛苦,每次登岛他都尽量不看心月狐,因为每次见到那张熟悉且陌生的美丽面孔,他都会生出拥有的念头,只是强行克制,不曾逾越罢了。
    如果心月狐被人侵犯了,那就完了,他辜负了黑衣老者临终之托,往后余生再也无颜自处。
    在玉虚灵气的催动下,穷奇爆发出了巨大潜能,拖带轰隆雷鸣风驰电掣,片刻过后便离开陆地进入东海上空,所用时间远远低于他先前估算。
    就在吴中元心中稍安,暗自喘了口粗气之际,再度出现的变故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在此之前他一直与猴子保持心灵感应,通过猴子的情绪猜测岛上的情况,此时与猴子的心灵感应突然变的异常微弱,通过这微弱的心灵感应,他感受到了猴子无尽的恐惧和深深的留恋。
    “糟了,猴子受了重伤,马上要死了。”这个念头刚刚浮上心头,与猴子之间的感应联系便消失了,如同崩断的琴弦,彻底断裂,再也不得接续连通。
    不久之前他才刚刚将这只母猴子收为扈从,当时他还多有犹豫,不太舍得浪费一次施展七窍灵通的机会,此时除了对猴子被杀的愤慨和痛惜,更多的还是庆幸,如果当日没有将猴子收为扈从,此番便无法及时得知心月岛发生的变故。
    如果登岛的只有一个人,而这个人登岛之后立刻去杀猴子,那他此番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要知道猴子虽然没什么灵气修为,对岛上的环境却非常的熟悉,而且猴子本身也很是机敏,想杀它并不容易。
    而他危急关头仍然能够保持冷静,没有命令猴子去敲锣,这也是非常明智的,猴子眼见无法敲锣,就会乱跑逃命,这会增加对方追杀它的难度,直接后果就是拖延了这十几分钟。
    如果强令猴子敲锣,猴子会冒险执行,怕是早就死了,连这十几分钟都争取不到。
    到了东海,离心月岛就近了。
    但是猴子死了,对方马上就要冲心月狐下手了。
    催动灵气帮助穷奇加速的同时,吴中元估算的是脱解衣服的时间,这时候是初春时节,天气还比较冷,侵入者穿的应该比较多,想要脱掉自己和心月狐的衣服,应该不会少于五分钟。
    如果对方知道猴子身上带有万寿珠,寻找并挖取万寿珠可能还要多耽搁几分钟。
    应该来得及,应该来得及,这是吴中元脑海里的念头,既是他估算的结果,也是他的自我安慰。
    急火攻心的确能够令一个人气急吐血,吴中元此时心中的焦急已经达到了这一程度,若不是他修为精深,强行压制,当真会急的吐血。
    穷奇快到了什么程度已经无法估算了,看到心月岛上空毒雾的同时,人也到了。
    到得心月岛上空,吴中元灵气急催,急坠落地,由于惯性太大,险些落水,自岛屿东侧的礁石上猛踏借力,向着心月狐所在石室疾冲而去。
    疾冲的同时化虚为实,拔剑在手,直到这时方才得以定神观察,岛上的情况与他之前想象的大有区别,登岛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至少也有三四十,男女皆有,所穿多为西域服饰,其长相也有西域特点。
    这些人大部分聚集在心月狐所居住的石屋附近,余下一些分散在岛屿各处,除了人,还有大量背生双翅的虎魔,这些虎魔的背上都有鞍座,当是这些人的坐骑。
    虎魔的存在直接证明了登岛之人的身份,魔族!
    除了冲天怒火,吴中元心中更多的还是庆幸,他不怕敌人多,就怕敌人少,人多就会有顾忌,即便有猥亵之心,亦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侵犯心月狐。
    在吴中元看清魔族众人之前,魔族众人已经发现了他,因为穷奇疾飞之时发出了轰隆雷鸣,眼见吴中元疾冲而至,魔族众人急忙高呼戒备,与此同时留在山顶的那群虎魔展翅飞起,升空阻截。
    这些虎魔身形巨大,丑陋狰狞,探爪露齿,冲着吴中元疾飞而来。
    在虎魔距吴中元不足十丈之时,穷奇后发先至,咆哮冲突,将飞在前面的几只虎魔撞飞,为吴中元清除了障碍。
    吴中元趁机再进,眼见吴中元到来,魔族众人纷纷亮出兵器,提气
    br>
    拔高,前来砍杀。
    吴中元挑眉挥剑,逼出剑气斩向敌群,魔族众人不敢撄其锋芒,急忙腾挪躲闪,剑气急挥而过,其中一人躲闪不及,被剑气拦腰斩断。
    眼见长剑伤敌难得快速,吴中元咒语急念,左臂外探回环,凌空施出生死幽冥,破开气旋黑洞,迎向魔族众人。
    由于魔族众人并没有全部显露灵气修为,故此吴中元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修为,但生死幽冥乃熊族最为霸道的群攻性法术,对所有灵气修为低于施法者的对手全都有效,而心月狐乃上灵修为,正白灵气,生死幽冥伤她不得。
    无有顾虑便不曾束手束脚,巨大的黑气漩涡冲着聚集在石室外的魔族众人当头罩下。
    眼见黑云罩顶,魔族众人惊恐躲闪,但吴中元乃玉虚修为,破出的气旋黑洞足足笼罩了五丈见方,魔族众人虽然有心闪躲,却未能逃出生死幽冥的笼罩区域,一阵凄惨惊恐的呼号之后,石室外的二十余人尽数被黑色气旋吸卷而入。
    一击见功,吴中元并未散去法术,落地之后左手抬伸,将黑气漩涡再度对准了石室里的魔族众人。
    心月狐的作息很有规律,晚上三更之后方才卧床休息,在此之前她会坐在石室的石墩上发愣,此时心月狐仍然坐在石墩上,除了心月狐,石室里还有五个人,其中四人分别盘坐在石室四角,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坐在心月狐的对面。
    坐在石室四角的四个人双臂前探,催动灵气,其中两人对准了心月狐的七窍神府,另外两人所发灵气则对准了那少年的三阳魁首。
    这四人有三人是淡黑灵气,太虚修为,还有一人是深紫太玄,眼见吴中元来到,纷纷气恼转头,眼神之中无不透着阴毒和愤恨。
    在四人愤恨转头的同时,生死幽冥已经起效,四人随即被黑色气旋吸卷其中。
    坐在心月狐对面那个少年也未能幸免,阴冷的看了吴中元一眼之后眼神归于茫然,随之被生死幽冥吸卷送走。
    清除了石室内的魔族众人,吴中元如释重负,急收法术,气恼大骂,在见到石室景象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了魔族众人侵入心月岛的目的,他们是想将心月狐残存的元神逼出来,占据她的上灵肉身。
    而他之所以气恼大骂,乃是因为石室里的五个人都跑了,确切的说是元神都跑了,分居四角的那四个魔族人修为并不低,即便无法抗拒生死幽冥的巨大吸力,也不应该毫无反抗之力,瞬间就被吸了进去说明他们见势不好,舍了肉身保了元神。
    原本坐在心月狐对面的那个少年的眼神他非常熟悉,类似的眼神他曾经在烟云山那具玉灵修为肉身的眼睛里看到过,不出意外的话当日附身烟云山那具天仙肉身的和附身于这个少年肉身的应该是同一个元神,也就是说当日他利用同心蛊控制那具天仙肉身散功自爆,只是重创了那个魔族元神,却并没有毁掉它。
    之所以确定重创了那个魔族元神,乃是因为这个元神附身的少年是个天生的白痴,很多天生的白痴长的就像白痴,这一点很容易分辨,正因为这个魔族元神受到了重创,所以无法附身于魂魄稳定的正常人,只能附身于神识不全的白痴。
    心中气恼,便将怒气发泄到了余下的魔族众人身上,与穷奇一通穷追狂杀,尽诛来敌,一个也不曾放跑。
    片刻过后,尘埃落定,心月岛再度归于往日的安静。
    穷奇负责清理虎魔和魔族众人的尸体,吴中元心情极坏,也无心搜查那些尸体,围岛寻找,最终在黑衣老者长眠的巨石前面找到了那只已经断气的母猴子。
    母猴子是被虎魔咬死的,当日他埋葬黑衣老者的时候母猴子一直在远处看着,它分不清睡和死的区别,只当黑衣老者睡在那里,在遭受虎魔围攻,走投无路之时它跑到黑衣老者身边寻求庇护,却不知道黑衣老者早已死去多时。
    虽然与这只母猴子的感情没有与其他几只扈从那般深厚,却终究朝夕相处过,眼见它死状凄惨,吴中元好生难过,施出天地回生为其愈合伤口,尝试呼唤救治,却又哪里救得活。
    又取出天蚕谷的化生丹尝试喂服,但猴子已经死了,却又哪里吞得下。
    就在吴中元沮丧长叹之际,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诡异的笑声。
    听得笑声,吴中元皱眉站起,转身回顾,只见先前被自己一刀两断的那个魔族人尚未断气,此时正双手撑地,抬头看他,脸上又是那种阴冷之中带着歇斯底里的诡异表情。
    “嘿嘿嘿嘿,你傻不傻呀,”魔族元神控驭将死肉身阴声说道,“守着这张上好的肉皮却不玩弄享用,当真是暴殄天物。”
    “我.操.你.妈.的。”吴中元拔出长剑,快步上前。
    “你离开这里,我就占了这具肉身。你留在这里,我就毁了你的江山,如何取舍,你自权衡,哈哈哈哈哈……”br>
    br>
    br>
    br>
    br>
    br>
    br>---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