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穿越小说 > 替天行盗 >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上帝的左眼
    ---无广告小说---
    图恩湖被称为上帝的左眼,沿途风光美不胜收,林格妮坐在船舱内,透过舷窗望着船头,看到桑尼站在船头几乎没怎么移动过位置,他的样子显得有些不安,因为渡轮要在几个小镇之间轮番移动,所以行进的速度算不上快,在远处可看到不少白色的帆板,不少赤裸着上身的人正在湖面上竞逐。
    船头传来阵阵的欢笑声,却是一场正在进行的婚礼,他们从图恩上船,新郎是一个白人小伙,新娘是一位生有棕色肌肤的印度裔姑娘,他们正在接受着亲友们的祝福。
    林格妮望着这对新人,不觉陷入沉思,她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她和罗猎冒牌夫妻的关系,喜糖只是她用来安慰陆剑扬的一种方式,送给陆剑扬喜糖的时候,她在心底并未承认过自己还会有嫁人的可能,嫁人怎么可以不穿婚纱不办仪式呢,看那新娘脸上洋溢的幸福,因幸福而赋予的美丽神采,感觉她的身上蒙上了一层神圣的光环,自己从未体会过这样的感受,恐怕这辈子也没机会了。
    别人的一辈子上百年,几十年,自己的一辈子只剩下可怜的一年,虽然陆剑扬告诉她,只要找到明华阳就可以找到救治她的办法,但是林格妮不报任何的希望,自从父母遇害之后,她心中最大的愿望不是能健康的活下去,而是她要复仇,要让改变她人生的罪魁祸首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是这次的任务却在悄悄改变着她,她这一生从未像最近这么快乐过,她知道自己的快乐是罗猎带来的,她喜欢上了罗猎,虽然林格妮至今都不愿承认这是爱,可正是因为产生的这种感觉,她对活下去产生了期待。
    外面的欢笑声打断了林格妮短暂的沉思,她惊奇地发现桑尼已经消失在原来的位置了,林格妮四处寻找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身边,是桑尼,桑尼在她旁边的空位上坐下,低声道:“你一直都在跟踪我,码头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林格妮淡淡笑了笑道:“可能只是巧合。”
    桑尼的左手藏在怀中,双臂交叉着,藏在西服里的手枪瞄准了林格妮,他低声道:“我现在开枪,也不会惊动其他人。”
    林格妮道:“我丈夫就在你的身后。”
    桑尼笑了起来:“很好的借口,可惜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他并不在这艘船上。”
    林格妮道:“如果波切尼知道你背叛了她,你猜她会怎么对付你?”
    桑尼道:“她不会知道。”
    林格妮道:“其实你和修女见面的时候,我们就在跟踪你了。”
    桑尼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他的手虽然没有从衣服中拿出来,可是枪口却垂落了下去,因为他从林格妮的话中判断出,罗猎不在这艘船上是因为他们两人分头行动,罗猎去跟踪修女了。
    桑尼道:“你们不知道在跟谁作对!”
    林格妮道:“我们只想要钱。”
    桑尼露出一个无法相信的表情,他收起了枪。
    林格妮道:“也许我们的目标一致。”
    桑尼道:“我该下船了。”下船之前,不忘警告林格妮道:“不要妨碍我的事情,我也不会过问你们的事情。”
    林格妮道:“在我们那里这叫井水不犯河水。”
    桑尼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停靠的码头走去。
    林格妮并没有继续跟踪,因为被桑尼发现,她的跟踪行动彻底宣告失败,罗猎还在施皮茨小镇等她。
    林格妮来到施皮茨码头的时候,看到了已经在码头上等她的罗猎,她快步走向罗猎,还没来到罗猎的面前,天空就下起了雨,她赶紧一路小跑,罗猎脱下上衣,撑开之后挡在林格妮的头顶。
    两人一路小跑,来到不远处的施皮茨城堡,虽然他们并未将这里列在旅游的行程之中,可现在上天却把他们留在了这里。站在门廊下,林格妮将自己暴露的事情告诉了罗猎。
    罗猎安慰她道:“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桑尼本身就是内鬼,他和波切尼也是对手,我们跟踪他的事情,他才不会提。”
    林格妮道:“我只是担心,他会因为害怕泄密而出手对付我们。”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他又不是傻子。”
    林格妮道:“可万一他是呢?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罗猎道:“雨下这么大,哪来的未雨绸缪?”
    林格妮望着前方密密匝匝的雨丝禁不住笑了起来,轻声道:“这边就是这个样子,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我估计雨很快就会停。”
    林格妮显然估计错了,雨一连下了两个小时都不见停歇的迹象,两人决定就近住在这小镇上,他们找了附近的一家家庭宾馆,出示证件之后,很快办好了入住,林格妮去洗澡的时候,罗猎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雨,看来今天上帝一定遇到了伤心事,不然怎会哭个没完?
    桑尼的信号已经完全消失,他应当是发现了身上的跟踪器。
    林格妮换了浴袍出来,他们都是浑身湿透,因为临时决定留下过夜所以并没有替换的衣服。即使是一件浴衣,也显出林格妮慵懒的味道,林格妮让罗猎去洗澡,以防感冒。
    罗猎提醒林格妮,他们的车还留在伯尔尼。
    林格妮道:“行李都在车内,我可以遥控启动汽车,直接来到这里,这样咱们就不用返回伯尔尼了。”
    罗猎点了点头,他去洗澡,等出来的时候,发现林格妮愁眉苦脸地坐在床上托着俏脸撅着樱唇。
    “怎么了?”
    林格妮道:“车被盗了。”
    罗猎道:“被盗了?”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烈的反应。
    林格妮道:“你好像一点都不惊奇,一点都不心疼?”
    罗猎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林格妮道:“可是里面的衣服我根本都没穿过,好多东西都没有拆封呢。”
    罗猎道:“再买喽,大不了咱们再去一次赌场。”
    “你好像还有一张卡!”
    罗猎笑了起来:“难为你还惦记着,得,那张卡给你用。”
    林格妮道:“还吹什么世界上防盗性能最好的汽车,简直是欺诈。”
    罗猎道:“没事儿,别忘了咱们买过保险了。”
    林格妮经他提醒才想了起来:“是啊,我怎么忘了。”她的情绪顿时轻松了许多,起身道:“你歇着,我去把衣服洗洗烘干。”
    罗猎看了看时间道:“别忙了,先去吃饭吧。”
    林格妮道:“很快,给我半个小时。”
    罗猎并不喜欢当地的餐饮,饮食文化方面仍然以东方为最,连吃了几天西餐之后,他现在最想要得就是浓油赤酱的一碗面,哪怕是有瓶辣酱也成。
    林格妮看出罗猎对晚饭兴趣不大,小声道:“不合口味?”
    罗猎点了点头道:“忽然想吃中餐了。”
    林格妮道:“等明天我给你做。”
    罗猎打量着林格妮,林格妮却误会了他的意思:“怎么?看不起我?”
    罗猎笑道:“不敢!”
    林格妮道:“明天……”她忽然停了下来,因为桑尼身上的跟踪器又有信号了。信号的位置不远,就在古堡附近的墓园。
    罗猎道:“可能是圈套。”
    林格妮道:“一定是圈套,可我还想去看看。”
    罗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吧,你留下来休息。”
    林格妮摇了摇头,追上罗猎的脚步,挽住他的手臂,罗猎意识到林格妮已经完全进入了妻子的角色,他因此而感到忐忑,如果林格妮爱上了自己,对她绝不是什么好事。
    雨已经停了,林格妮还是从旅馆借了一把伞,从古堡的葡萄园旁边走过,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墓园。一位身穿白色修行袍的修女就站在墓园中,双手做祈祷状,因为后背朝着他们,所以看不清她的样子。
    林格妮看了看跟踪仪,确定跟踪器就在这名修女的身上,从修女的服饰来看她还只是一个见习修女,还没有来得及立誓。
    林格妮道:“你好!sister!”
    白衣修女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踪嬷嬷?”
    林格妮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白衣修女缓缓转过面孔,她生有一张典型的东方美女面孔,林格妮尚未觉得什么特别,可罗猎却如同被霹雳击中,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因为眼前的修女分明就是他的母亲沈佳琪,虽然要比他印象中的母亲要年轻,可是罗猎仍然可以断定,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如果不是时空穿越,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状况。
    白衣修女已经快步向他们冲了过来,行至中途,一对十字剑从她宽阔的袍袖中滑落下去,她首选的攻击目标是罗猎。
    林格妮对罗猎的实力本来颇有信心,可是看到罗猎竟还在木呆呆望着这修女,整个人如同石化了一般,林格妮暗叫不妙,她扬起雨伞迎了上去,在对方刺出十字剑的时候,撑起雨伞,向对方的双剑迎去。
    雨伞当然挡不住锋利的十字剑,在十字剑的剑刃穿透雨伞的时候,林格妮猛然旋动雨伞,雨伞的钢骨将十字剑搅入其中,不过雨伞的钢骨无论强度和韧性都无法和十字剑相提并论,马上响起钢骨崩断的声音。
    林格妮抬脚向修女的小腹踢去。
    白衣修女身躯凌空飞起,顺势抽出双剑,飞升到距离地面三米的高度,突然头朝下向林格妮冲去,一双十字剑划出两道急电,直奔林格妮的面孔刺去。
    罗猎望着空中的母亲,内心之中五味杂陈。
    林格妮向后连退三步躲过修女的这次刺杀,她发现罗猎仍然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心中实在不解,难道他不急于出手的目的是要看看自己的身手到底如何?
    林格妮准备再度冲上去和白衣修女决战之时,罗猎终于开口了,他沉声道:“佳琪!是你吗?”
    那白衣修女停下了脚步,她的表情充满了错愕,显然不知道对面的这个男子为何可以如此准确地喊出自己的名字?
    罗猎本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毕竟他无法确定母亲究竟叫不叫这个名字,之所以没有叫她沈佳琪,是因为父亲叫沈忘忧,罗猎怀疑母亲的姓氏是后来改过的,所以他才直呼其名。
    从修女的反应来看,自己猜对了,罗猎心潮起伏,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见到母亲没结婚的时候,罗猎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是她的儿子,现在的母亲看起来要比自己年轻得多。
    修女望着罗猎,满脸狐疑道:“你是谁?我见过你吗?”
    罗猎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道:“贵人多忘事,我叫罗猎!”
    “罗猎?”修女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可是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想不起这个名字,但是望着罗猎的双目杀意渐渐散去。
    罗猎道:“我只想提醒你,我们无意干涉你们的事情,你也没有能力杀死我们。”
    林格妮看了看罗猎又看了看修女,发现他们的样貌似乎有些相像。
    修女道:“那是因为我没想杀掉你们。”
    罗猎笑道:“咱们虽然不是朋友,可绝不是敌人。我们想要对付的目标应该是同一个,与其相互残杀,不如携手合作。”
    修女淡然笑道:“我不需要合作。”
    罗猎道:“你们总不希望多一个敌人吧?”
    罗猎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修女收起双剑,她向罗猎道:“我也给你们一个忠告,波切尼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人物,和她交易等若与虎谋皮,不要以为你们占了些许的主动,明智的话趁着她还没有决定杀死你们之前,尽快离开欧洲,到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
    罗猎道:“你担心我们影响到你们的计划。”
    修女发现对面的男子非常精明,她并未把话说的太透,可是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既然他明白了,也不妨把话说得更清楚一些,她点了点头道:“钱再重要也不如性命重要。”
    罗猎道:“你明知我们不是为了钱!”
    林格妮内心一沉,罗猎为何要向她说那么多的内情,他又怎么知道此女可以信任?
    修女不再说话,她决定离开,临行之前又向罗猎看了一眼。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