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穿越小说 > 风起大宋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朱仝扮关胜破兖州 宗泽进开封定四策
    ---无广告小说---——兖州
    刘麟带着一队军士走在城头上巡视着城防。
    自从上次关胜出战后,兖州和平阴军再也没有爆发什么战事。
    两方互相对峙着,似乎都在等待什么。
    关胜已经数日没有收到漕河镇的战报,不用想也知道是凶多吉少,只能以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来安慰自己。
    一匹马驮着一个人缓缓的走向兖州的东门。
    “快看!什么人?”守卫城门的兖州军士发现了异常,大声的喊道。
    刘麟寻声看去,见只有一人一马,觉得极为诡异,说道“用吊篮下去两个人,看看是什么人!”
    城门的开和关都是极为麻烦的,需要数十人一起推动机索才能打开,一旦打开后被突袭,很容易因为来不及关上门而城落。
    两个军士警惕的靠近浑身是血的一马一人,当确定这个人已经昏迷后,才将其扶起仔细看了看脸。
    不认识。
    但这衣服打扮却表示这个人不是普通人,废话,大宋是富裕,但也没有富裕到人手一块极品玉佩的程度。
    两个军士不敢耽误,带着一人一马乘着吊篮上了城墙。
    别怀疑,这吊篮说是吊篮,其实就是古代的电梯,是古代城防必备的出入通道。
    两个军士不认识这人,刘麟却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这不是仙源衍圣公府的孔祥吗。
    这孔祥还和刘麟一起吃过花酒,虽然是孔家子弟,但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一点也不讲究圣人子弟的脸面,倒也是一个奇数。
    “这....怎么伤成了这样。”刘麟看着孔祥背后插着的两支箭,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大呼医师。
    “将军,你看,这是他怀里的信。”一个军士递上一封已经被血汗染透了的信。
    刘麟小心的打开,生怕用力过大将这个信撕毁了,他轻轻拨开信,里面很多字迹已经看不清楚了,但平阴,求援等关键字还是看得见。
    “不好!平阴军去仙源了,快和我去见父亲。”刘麟知道仙源的重要性,如果仙源出了什么万一,平阴军自然是会被笔诛口伐,他们刘家也会有保护不力之责。
    府衙内,刘豫看着血书,眼中泪珠顿时滚了出来,对边上的孔孟等家族代表说道“这..我刘豫无能啊,居然让贼扰了圣人清净,我刘豫有罪啊。”
    几个儒门世家的人都脸如铁锅,平阴军到了仙源,用屁股想都知道会找他们这些大家族算账。
    从血书上来看,平阴军应该没有攻破仙源,但仙源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城,恐怕城破也是旦夕之间了。
    “大人,还请速速发兵救援,不求击败贼军,只求救出衍圣公等人啊,否则衍圣公遇难,天下必将震动!”孔璟焦急的说道,在他的心里,家族第一,孔家延绵至今,绝对不能出什么意外,就算开封换了人,他孔家也不能倒!
    “但...这万一是围魏救赵呢?”郝思文有些犹豫的说道,他知道自己说出这话就是得罪人,但出兵救人是出他和关胜的兵,要是中计被杀也是他和杀,他也顾不了这些了。
    “难道就因为畏战,我们就不去救衍圣公了?”颜介一挥袖子说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万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如舍生而取义,乃吾等所求也。
    衍圣公乃天下读书人之首望,仙源更有孔、孟、颜、冉等大族,各族内的藏书何止百万,平阴军不尊儒学,如一把火烧了,儒学岂不要就此断绝?
    如将军畏战,也不要将军出马,吾等自去就是,就算被贼军所杀,百年之后,丹青史书,必有公论!”
    这话说的郝思文整个人都蒙了,我怎么了我,怎么就感觉要变成万世恶贼了。
    关胜一心效仿关羽,也爱读春秋,因此对儒家更为敬重,但他做为一个将军的直觉也告诉他,这是一个陷阱。
    刘豫看了一眼刘麟,刘麟顿时明白了过来,他拱手说道“父亲,既然关将军和郝将军都不敢出战,还请让小将出战吧,小将只要三千精兵,必拼死救出衍圣公!”
    说着,刘麟看了一眼关胜说道“战死,总比窝囊死好!”
    刘豫顿时眼泪汪汪的说道“吾儿,如果你有个万一,你要为父如何是好啊。”
    刘麟跪倒在地拜道“父亲,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如今城中只有孩儿一人敢战,孩儿不去,还能有谁去呢。”
    说着,所有人都看向了关胜,关胜的脸已经红的必关羽还关羽了。
    关胜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来到大堂中间,拜道“相公大人,末将愿意率军去救仙源,只是末将这一去,平阴军必定会乘机攻打兖州,还请相公大人小心守卫。”
    “关将军...你愿意去?”
    关胜笑了一下,抚须说道“本将本出身布衣,是相公看重,窃得此位,如今用人之际,如何敢不战,本将也不带多人,只带本部八百刀斧手。”
    “八百?”郝思文急忙说道“将军不可啊!还请将军多带兵马。”
    关胜摇手说道“兵在精不在多,我这八百刀斧手是我仿昔日先祖五百校刀手所创,可敌平常兵马五千不在话下,说来,还不如小将军之勇气呢。”
    关胜明褒暗贬了一番,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刘豫等人一眼,就要离去。
    “关将军不可!此战你只能胜。不能败,岂能只带八百人马?”孔璟喝道“还请多带兵马,此时不是争意气之时,还请关将军以大局为重啊!”
    孟彬此时说道“之前郝将军说这可能是贼军之计,吾以为然也,但敌已攻我必救之处,也不得不出兵了。
    但即使出兵,也要小心安排,关将军既然说这八百校刀手乃天下精锐,那么还请关将军带这八百人现行,请郝将军另带三千人尾行,如关将军遇险,郝将军便可出兵救援,而且此次出兵要乘夜色出兵,以防止被贼军所探知。”
    郝思文正担心关胜安危呢,听到此计,也不等关胜和刘豫表态,便拱手道“末将领命!”
    关胜看着郝思文,见郝思文一脸的坚毅,知道其愿意和自己一同冒死,便伸手握住郝思文的手说道“好!就让你我兄弟去好好战一场!”
    二人相视大笑,一同离去,其他人见二人豪气,也不由叹服不已。
    既然已经决定出兵,孔璟等人也不再逼迫刘豫,但依旧是忧心忡忡。
    刘豫带着刘麟来到后院的书房内,二人坐定后,刘豫叹道“麟儿,这兖州看来是守不住了。”
    刘麟不解的问道“父亲为何如此说,我兖州还有兵马上万,粮草足以食用数月。”
    刘豫微微摇头说道“战在心而不在兵,吾儿虽然通武事,却不通人情世故啊。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仙源已经落到了平阴侯的手中,衍圣公也应该逃走了。”
    “什么?那刚刚父亲?”
    “为父只是猜测,万事都有一个万一,何况出兵救仙源不在救成而在救。
    只要我们出了兵,儒门世家就不会说我们什么。
    我想不要数日,消息就会传来,你也知道,这兖州上下大都是这些儒门子弟,仙源被破,你觉得他们是会死战还是会投降?”
    刘麟想了想说道“那平阴侯一向和儒门不和,自然是死战。”
    刘豫叹道“错了!他们绝对不会死战!”
    刘麟顿时不理解了。
    刘豫笑道“你啊,就是不读书,昔日五胡乱华,那些胡人难道就尊孔孟了?孔家可有何其死战?
    何况平阴侯身边也有儒门之人,那天翔学院也是有教授儒家经典的。
    更重要的是,天下大乱在即,平阴侯乃逐鹿之人,儒家岂敢得罪死他?”
    “天下大乱?父亲,这金人不是退了吗?”刘麟不解的问道。
    “是,金人是退了,但燕云已失,太原之围迟迟不得解,我大宋屏障尽失,李、种二人又被赶出了朝堂。
    我听闻如今的开封,党争又起,甚至尤胜昔日。
    这都是乱世之兆啊。
    为父和你交个底,为父本来是想借一地拥兵自保,这也是为何为父让你插手兖州军务的原因,兖州有仙源儒门,本以为可以以此为根基,却没想到会到今日的地步。
    不过无事,为父本来的目标就不是这兖州,此次为父会和平阴军战到最后,如此就可得朝廷信任和天下名望,到时候你我父子二人便在用钱财疏通关系,我们去巴蜀!”
    “巴蜀?”
    “对!巴蜀乃天府之国,又有山川之险,如天下大乱,群雄逐鹿,巴蜀必可为一国...”
    ——当天深夜
    兖州距离仙源并不算远,又是一马平川的大道,关胜带着八百校刀手如果走得快,天还没亮就可以到达仙源。
    关胜不敢打火把,还好此时星月当空,这八百校刀手平日里吃的也好,基本上没有人有夜盲症,夜晚行军虽然有些磕磕碰碰,但大体上还算顺利。
    走了一路,关胜的心渐渐提了起来,这一路太安静了,来报信的孔祥背上既然有箭羽,那么平阴军一定知道自己得到了消息,按照常理,此时应该有一只兵马拦截自己才对。
    渐渐地,还有七八里就到仙源了,关胜让军士加快速度,希望可以赶到仙源城内再休息。
    “将军,后面好像有厮杀声。”一个斥候飞奔过来对关胜说道。
    关胜一个机灵,喝道“停止前进!戒备!”
    八百校刀手飞快的排出了一个防御阵型,他们每人都一手握刀,一手握圆盾,背上背着五根标枪,可攻可守。
    关胜趴到了地上,仔细的听了起来,远处过来传来纷杂的脚步声和马蹄声。
    “是郝将军的部队,他们一定是遇到拦截了。”关胜心中大急,喝道“全军听令,前队改后队,回去救援郝将军!”
    “咻!”“咻!!”
    这时,几声响箭响起,接着,是一片火把树了起来,关胜看着四周漫山遍野的火把,心中苦笑,即使自己的校刀手真的可以以一当十,这里的贼军也超过了这个比例了。
    火把缓慢而坚定的围了上来,关胜也接着火把看清楚了来军,盾牌在前,长枪在后,骑兵压阵,弓弩为核,虽然是从四面八方围来,却也极为严整,可见来者确是强兵。
    “关胜,你的好兄弟宣赞已经被我生擒,郝将军也已经被我卢军长所围,想来此时已经全军覆没了,你此时不降,更待何时啊?”姜德手提钢枪,左林冲,右董平,带着一只骑兵走了出来。
    关胜倒握大刀,轻抚长须说道“来者可是平阴侯?”
    姜德笑道“正是本侯,关将军乃天下英雄,不该死于此处,故我来此劝降。”
    关胜笑道“承蒙错爱,但我还有胜机,为何要降?”
    姜德眉头一皱,心中一边思量着战局,一边问道“何来的胜机。”
    关胜一边说,一边催马慢步上前“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话音刚落,关胜的战马飞跃而起,手中大刀借力而下,这一击人马合一,这一刀势如泰山。
    “铛!”林冲和董平的长枪同时挡在了姜德的面前,却被一刀磕飞,那刀之势只是稍微缓慢了一些,继续向姜德砍了下来。
    姜德看着拿刀,手中的长枪却怎么也抬不起来,这刀太快太猛了。
    “铛!!!”火石之间,一只箭矢勉强磕开了关胜的大刀,关胜的大刀顺着姜德的脸砍了下去,姜德只觉得汗毛都被这大刀剃掉了一半。
    “好胆!”
    林冲和董平眼睛都红了,三杆长枪一同刺向关胜,关胜刚刚那刀没有砍中,气势已泄,他闭上了眼睛,只等枪矛临身。
    “铛!”
    关胜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姜德的枪挡住了林冲和董平。
    “关将军,你刚刚那刀可当真吓了我一跳啊,如今你气也出了,可愿降否?”
    姜德的心此时还在咚咚跳个不停,刚刚关胜那一击的确吓到了他,但毕竟没有砍中不是。
    姜德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让关胜也佩服不已,易地相处,关胜知道自己绝对做不到姜德这样。
    求贤若渴,不过如此了吧。
    关胜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说道“我乃朝廷战将,如何能降呢?只是我这八百校刀手不该死于此处,请侯爷放他们去河北,我已经写下了信,让他们带着我的信去投奔老种相公吧。”
    姜德上前握住关胜的刀杆说道“如此利器,不用之于国实在可惜,关将军,如今金人正在燕云虎视眈眈,百姓有倒悬之危,天下如坐于积薪之上,我不求将军现在就降,但还请将军仔细思量。”
    说着,姜德看向兖州方向笑道“说起来,关将军可知道我军中还有一人也被称为美髯公的?”
    关胜点头道“有所耳闻。”
    姜德笑道“你说,如果这个人假扮作你,在这黑灯瞎火的时候,有人能认出来吗?”
    关胜的眼睛顿时瞪大了,惊恐的看着姜德。
    ——兖州
    朱仝看着被缓缓打开的城门,微微一笑,此时的他绿袍红马,即使是熟悉关胜的人,也很难分辨这二人的区别。
    他可是在城外等待了一夜啊。
    朱仝是等郝思文的残兵败将回城才来的,郝思文的被卢俊义一顿截杀,数千兵马被杀的大败,这些残兵败将回到城里,自然会让人想到关胜是否安好,这时朱仝带着也是残兵败将打扮的军士出现,也就没人会不信了。
    刘麟看着城下的残兵败将,哼道“郝思文居然战死了,这关胜也有脸回来。”
    刘豫低喝道“不许胡说,不过这样也好,接下来,你要好好挑选愿意跟我们离开的兵马,准备突围。”
    刘麟这时看着城下,眉头慢慢锁了起来说道“这关胜带的不都是校刀手吗?为什么身边还有弓箭兵?”
    城门这时完全被打开了,一个虞侯走出来迎着朱仝走来,说道“关将军还请节哀啊。”
    朱仝一边看着兵马低着头入内,一边说道“说起来,你才是要节哀啊。”
    “关将军这是何意?”
    朱仝慢慢的催马上前。
    “毕竟...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动手!!”
    朱仝大喝一声,手中大刀将这个虞侯直接削首。
    朱仝虽然已经受伤,却依旧不是这个虞侯能招架的。
    “不好!他们是假的!快关城门!”
    这个时候,刘麟也反应了过来,但已经太晚了,朱仝边上的军士射出响箭,黑暗中涌出无数兵马,兖州失守已经是定局了。
    刘豫拉着刘麟急忙走下城,一边令军士抵抗一边说道“快,我们快走,带上孔璟等人一起走!”
    兖州城破!
    ——次日
    姜德和卢俊义顺利在兖州会师,看着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兖州城,关胜和被击伤的郝思文对视一眼,心中不由有些庆幸。
    无论如何,三兄弟在这场大战中都没有战损,已经是万幸了。
    雷横也被救了出来,此时正在救治,朱仝则躺在他身边,本来就有伤的朱仝激战后伤口再次崩裂,但无论如何,他用胜利洗刷了好兄弟雷横战败的耻辱。
    “可惜走了刘豫。”卢俊义和姜德一边行走一边说道。
    “刘豫在我心中如同一鸭罢了。”姜德指着四周说道“昔日曹操借兖州兴于青兖,所因都是这兖州平原的粮草,我久思此处,只是没有理由出兵,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刘豫呢。”
    “孔璟几人虽然逃脱,但仙源和此处还有数百的孔孟等大族嫡系子弟,这些人侯爷要小心处理啊。”卢俊义自己昔日在大名府也是大户人家,自然知道这些大族的厉害。
    姜德点点头,一行人不再言语,来到兖州知府大堂内。
    关胜先被带了进来,姜德走上前让其坐下,然后给其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关将军思索一夜,可愿助我?”
    姜德没有说投降,这是在照顾关胜的心理。
    关胜叹了口气,站起来拱手道“败军之将,不敢言勇,侯爷有全军之仁,末将愿以死报之!”
    姜德急忙将其扶起笑道“我之前便和卢军长说,我失刘豫,如失一鸭,今得将军,如得一凤,将军有古将之风,待将军从培训班出来后,必封将军为一军之主。”
    关胜疑惑的问道“不知道何为培训班?”
    姜德笑道“我军军制、战法都和朝廷不同,自然需要重新了解学习,将军日后便知。”
    关胜既然愿意投降,郝思文、宣赞二人自然不必说,兖州城破的消息传开后,莱芙等地的守军纷纷失去了战意,李成见事不可为,率军突围西去,滕戡感叹李成的勇武,也不追杀,只是占据莱芙等待姜德指令。
    史进,韩滔攻打密州数日后便破城而入,接着一路攻克莒县等地,顺着沂水连破临沂、沂水等地,但也因为占地过多,兵力不足,又得知兖州战事已了,便驻兵不前。
    驻扎在泗水的孔彦舟、祝彪本想救仙源,但还没出兵救得到了仙源城破的消息,二人一合计,干脆往徐州去了。
    自此,兖州之战结束,姜德率领的平阴军此战后正式占据了登、莱、密、沂、潍、青、淄、齐、兖、郓、济、濮十二个州府,横跨东西一千余里,南北五百里,人丁近千万,或俘或降官吏兵将数以万计,前后用时不到一月,消息传出后,天下震动。
    ——仙源
    昔日儒生云集的仙源县城此时却是守备森严。
    一队队的甲士走在大路上,来往的行人都低着头不敢看这些军士,这些军士也对这些布衣百姓没有兴趣,他们盯着的是那些穿着长袍的儒生。
    孔、孟、颜为首的仙源世家和山东其他各地的
    ——开封
    孔端友和孔传折转来到了开封,赵桓得知消息后,立刻召见了二人,打探山东消息。
    “奸贼!奸贼!!”赵桓抓着玉如意不断的转着圈骂道“这姜德妄受国恩。如不除之,寡人寝食难安。”
    李邦彦、张邦昌、耿南仲等一群大臣都站在下面,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今的朝廷众人中,能下马治民的人还有几个,但能上马治军的却一个都无,能战者如李纲、种师道等人都被他们排挤到了河北、山西等地,一时间无人能说个对策出来。
    “白时中!你曾经出任郓州,难道你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吗?”赵桓突然对白时中发难道。
    白时中脑袋一缩,心中叫苦,他这些日子可以说是过的极为凄惨,说起来他也是进士出身,但他能得高位依靠的蔡京等人的扶持,自从赵佶被赵桓软禁后,几乎每日朝中都有昔日赵佶提拔的近臣被贬被罢,今日,难道终于轮到自己了吗。
    此时的白时中已经不是宰相了,他在前一次的开封之战中畏战言退,被言官弹劾,已经降为了观文殿学士、中太一宫使。
    白时中来到中间,扑倒在地,连称微臣有罪。
    赵桓嘴角微微上扬,他可是记得昔日这个白时中也曾经劝过赵佶不要立他为帝的。
    赵桓挥挥手说道“既然你也知道有罪,有罪就要罚,我朝到了今日,便是因为法令不严之故,来人,拟旨,白时中窃据高位不行臣事,临敌不敢战,面贼不敢言,罢去一切官职,永不复用!”
    白时中猛地抬起头,自己辛辛苦苦数十年的打拼,一日尽丧,不免头晕目眩,晕了过去。
    赵桓挥手让人将其拉下去,再看向众人,见众人更加拘束,不由暗喜。
    其实赵桓心里很不自信,赵佶现在还没死,面对金人与其说是打退不如说是买退的,太原还在被围困,根据战报随时可能被破。
    有的时候人越缺少自信,越会不断强化自己的权威,平阴军不但没有听从命令反而大张旗鼓的吞并州府让赵桓有了一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委派一个人率军征讨山东?先不说还在燕云虎视眈眈的金国,又有谁有这个能力呢?
    “山东之事,你等以为该如何?”赵桓又问道。
    “启奏官家,之前有陈过庭举荐宗泽,何不召其上朝问之,如真有本事,便可令其退山东贼寇,至于河北,李、种二人尚在,当保无事。”一人出列奏道。
    众人观之,是兵部尚书,同知枢密院孙傅。
    孙傅是此时著名的清流官员,他曾经上表请求恢复祖宗法度,并且说“祖宗法度有利于百姓,熙宁元丰法度有利于国家,崇宁、大观间法度有利于奸臣。”当时认为是名言。
    赵桓这才想起之前的确召了宗泽来朝,这些日子也了解了宗泽的平生为人,知道这是一个纯臣,更重要的是宗泽已经年老,即使给他大军也不会有异心,急道“既如此,快召宗泽上殿。”
    开封城内,宗泽带着两人正在城墙上查看城防。
    “父亲,这开封既然是我国国都,为何有如此多的破绽,尤其是那片园林,几乎将城防布局全部毁坏了。”
    一个中年人指着远处的山水庭院说道。
    “那就是艮岳,也就是万岁山,现在你明白为何老夫当年那么反对此事了吧。”宗泽叹了口气,艮岳的存在将开封经营百年的防御撕开了一个口子,还好开封有内外两道城墙,上次带路的郭药师又对开封不熟悉,否则上次开封之战的胜负就不好说了。
    “此次我们去河北,首要之事就是收心,听闻河北河东等地盗贼四起,山东姜德又起兵吞并州府,国多难至此,做臣子的,真的是焦心如焚啊。”宗泽说着,眼睛就看向了北方,河北,那才是他的舞台。
    “宗老大人!宗老大人在吗?”
    一个内官带着几个护卫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喊道。
    宗泽之子宗颖走上前拱手说道“可是寻我父宗义乌?”
    那内官听着这带着江南口音的官话,顿时喜道“可找到老大人了,官家急召,快随我去上朝吧。”
    宗泽听了大步走上前说道“速走,边走边说。”
    朝堂上,此时又在商议太原之围的事情,太原之围在种师中战死后就再也没有援军敢上前靠近太原了,朝堂上众多大臣互相推诿,一边说着钱粮不够,一边说着西军畏战,一边又说着不能刺激金人,反正就是拿不出一个办法来。
    拿不出办法救太原,却拿的出办法来办自己人,钱粮不够就是户部有责,西军畏战,枢密院和兵部自然要受责罚,反正是你说我有问题,我就一定会说你也有问题,听得赵桓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到最后处理了几个中级官员,救太原的事情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官家,宗泽到了!!”
    “快宣!”
    赵桓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给他出主意的人了,急忙宣宗泽进殿。
    宗泽低着头进了大殿,规规矩矩的施了礼,赵桓点点头,问道“宗爱卿,陈爱卿以全家性命为保举荐你,你必然是有本事的,如今山东姜德为乱,河北贼寇四起,河东太原被围,可谓是我朝百年来无有之乱局,不知道宗爱卿当下该如何抗金除贼?”
    宗泽一路上都已经思量清楚了,他拱手说道“启奏官家,微臣以为,当下乱局,解之不难,只要东抚西拉,南松北紧,收民力为国用即可。”
    “哦?何为东抚西拉,南松北紧啊?”赵桓问道。
    宗泽拱手说道“东便是山东,听闻山东姜德吞州并郡,打的依旧是我大宋的旗帜,可见其虽有异心,也知道我朝养士百年,今上又无大过,故而不敢明言造反。
    姜德其人我也知之,其麾下能征善战之将颇多,如我朝廷兵马集中攻之,自然能胜,但必然两败俱伤,到时金人南下,无人可挡,我朝危矣。
    故而微臣以为,只要再濮州设下一军,再下旨安抚,另外再联络山东义士,姜德安抚山东都来不及,如何能惊扰圣人?
    西便是西夏,西夏本被我朝数十年不断袭扰已经日薄西山,如今却因为金人之故死灰复燃,然金人能灭辽,能攻宋,难道就不能攻他西夏?听闻西夏也曾出兵助辽,却被金人击败,其心必然是又怕又恨,我朝大可以唇亡齿寒之言说之,使其即使畏惧金人不敢助我,也能使其不助金。
    南方乃我国财赋根基所在,自大观以来,朝廷索取过多,故而生出了方腊之乱,官家当对江南轻徭薄赋,如此我朝根基稳健,便有了不败之地。
    河北民乱四起是因为败军流寇四处逃窜,李大人和种大人虽然有安邦定国之才,却过于刚正,如能安抚河北,则可一夜之间得军数十万。
    以此四策,则四方不用一月便可安定。
    至于收民力为国用,微臣听闻朝廷钱粮空虚,听闻民间近年有两物兴起,一为玻璃,一为毛线,此二物传闻都来自于内黄,想来是平阴侯麾下能工巧匠所创,如能收为国用,一来可以削减山东,二来可以丰盈国库,三来毛线此物可以制衡草原,为国之利器。”
    宗泽洋洋洒洒,有理有据,东西南北都有战略,对内避开了新旧法之争斗,让所有人都可以接受,这样的手段让赵桓耳目一新,无论是李纲还是种师道,在宗泽面前都显得有所不足。
    赵桓当即拜宗泽为宗正少卿、河北义兵都总管,令其去河北招抚各路贼寇。
    此时河北李纲、种师道都在磁州等边境州府防备着金人,河北河东腹地贼寇四起,其中河东王善收拢了昔日田虎的不少败军,以此起事,号称有兵马七十万,河北杨进、王再兴、李贵等人各号称拥兵十余万,其余号称万人的队伍数以十计,这些不少都是当日勤王的兵马。
    宗泽先是到了河东,单骑找到了王善,握住王善的手,流着泪说道“如今朝廷当危难之时,如朝中有如公一二辈,岂复有敌患乎。今日乃汝立功之秋,不可失也。”
    王善身边的原田虎战将孙安、山士奇等人听了也大为感动,这些人本都是乡野出身,从未见过宗泽这样的文官,都觉得可以为宗泽卖命,何况田虎的失败也让他们感觉到了宋朝还没有到灭亡的时候,便一同劝王善。
    王善思索了一夜,最终决定归顺朝廷,宗泽将他麾下兵马遣散老弱,挑选精锐,得了三万精锐,又让王善等人分路说降河东其他乱军,如不降,则以这三万兵马为基础出兵剿灭,不到二十日,河东除了太原等地被金兵占领外,居然一时间山无贼寇,野无流民。
    宗泽一边安稳住了河东,另外又派自己的儿子宗颖去说降河北各路乱军,李纲、种师道也稳住了河北战线,转头向内,杨进、王再兴、李贵等乱军见此,纷纷归降,宗泽左手以忠义安抚,右手以军法拘束,河北等地的乱局居然被宗泽一点点的扭转了过来。
    不说宗泽在河北河东等地大展抱负,在山东的姜德也开始正式在山东这片土地上施展自己的政策起来。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