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2068章 问心(二更)
    楚离失笑:“长老?”

    “而且是很厉害的长老。”胡天来轻轻点头道:“这一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你得小心了,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杀掉你,否则玄心宗的脸面何存!”

    楚离道:“那就等着他们来吧,正好练一练手,咱们宗门还算安全吧?”

    “现在没人能够潜伏进来!”胡天来哼道。

    想到上一次莫志玄悄无声息的进来,盗去了飞天宗的心法,他便一阵愤怒,对玄心宗生出愤恨,还好莫志玄没能进得了圣堂,圣堂那一关可不是容易过的。

    在传授飞天神魔诀之前,还会有一次更严格的审查,不容有失。

    楚离点点头道:“练成了飞天神魔诀后,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看他们来得多还是我杀的多!”

    “哈哈,好,这才是好气魄!”胡天来大笑着拍拍他肩膀:“这才是咱们飞天宗青年第一弟子的气概,玄心宗一帮跳梁小丑,怕他们干甚!”

    楚离道:“不过这些长老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我破不去天魔化身术与天魔乾坤锁。”

    胡天来坐回自己的主位,沉吟道:“天魔化身术与天魔乾坤锁都没那么容易破,很麻烦。”

    “总不能是无敌的吧?”楚离皱眉。

    胡天来道:“天魔化身术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就是一个快字,你只要比他快,那他再厉害也没用,凭的只是身体不能用内力。”

    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放心吧,只要练了飞天神魔诀,身法会更快。”胡天来道:“碰上天魔化身术也不怕。”

    楚离露出笑容。

    “不过天魔乾坤锁嘛……”胡天来皱眉道:“这个有点儿麻烦,不过也不怕,只要飞天神魔诀练好了,即使用了乾坤锁,也足以凭轻功甩下他们!”

    楚离轻轻点头:“这倒也是。”

    胡天来道:“只要不是那种老妖怪,修为深厚绵长的,即使用乾坤锁也不怕。”

    最怕的就是莫希言那种老妖怪,一旦用了乾坤锁,如附骨之蛆般的盯上,两人比拼的就是功力深厚与气脉悠长,肯定是比不过,最终会被耗死。

    楚离摇头道:“这么说来,还是破不掉。”

    “修为不济确实没办法。”胡天来道:“只有一条路,拼命的修炼增强修为。”

    楚离道:“那我先去学习飞天神魔诀。”

    “去吧去吧。”胡天来笑道:“飞天神魔诀艰深却难不住你,练成了这个才多了一分自保之力,先呆在宗内闭关苦修一阵子再出去。”

    他笃定玄心宗一定会拼命报仇。

    楚离抱抱拳起身。

    ——

    圣堂位于巨峰的山巅。

    罡风呼啸,寒冷异常,但周围郁郁葱葱不见白雪与冰川。

    山巅有个大院,院内有几间宫殿,破败残旧,其外表与其名声形成巨大反差,看到这败落散落的几间宫殿,会怀疑圣堂到底是不是这里。

    他来到院门口台阶下,仔细打量着周围与院门。

    青石台阶被磨得光滑,古树郁郁苍仅仅在院门前,其余地方没有古树遮挡,所以显得院门前格外的郁葱与宁静,遮住了阳光的照耀。

    阳光照耀在几座宫殿上,多了几分生机。

    大圆镜智观照被无形的力量挡住,隐约一层乌光笼罩了这一片宫殿,无法看清大殿内部,透出几分森然与神秘。

    他轻轻敲响院门,黄鹤鸣拉开院门出现,看到楚离,讶然道:“邬师兄?”

    楚离轻颌首:“我来学习飞天神魔诀!”

    “……师兄随我来。”黄鹤鸣马上反应过来,立下足够大功也能学习飞天神魔诀,看来邬师兄是又立大功,当真让人无奈。

    楚离随着他跨进院门,顿时温暖如春。

    院内的花丛散发出幽幽香气,精神不由一振。

    黄鹤鸣带着他来到正中的大殿前:“师兄稍等,我去禀报一声。”

    楚离颌首。

    黄鹤鸣进去后,很快回来,又有两个青年出来,上下打量着楚离,满意的点点头:“去问心殿。”

    楚离抱拳行礼:“见过陈师兄张师兄。”

    他从黄鹤鸣脑海里读到两人的身份,乃前两次进入圣堂弟子,自然也是青年一代中的顶尖人物,照理来说还是属于他们同一代弟子。

    百年为一代,将来他们也是要决出高下,看到底哪一个是这一代弟子中的第一。

    两人颌首,带着他来到了东边的偏殿,直接进去。

    推开大殿门,楚离讶然看向黄鹤鸣与两人。

    这大殿极为古怪,一踏入其中,周身所有功力迅速开始消散,好像散功一般,与周围的灵气隔绝了联系,他没急着用枯荣经,装作功力消散的样子,天魔珠收敛。

    黄鹤鸣道:“邬师兄,问心殿内禁绝内力与灵气。”

    楚离轻轻点头。

    禁绝了内力与灵气,天魔功不能运转,也无法维持容貌变化,所以会恢复原本相貌。

    看楚离相貌没有变化,三人皆露出笑容。

    这一步能断定邬元思非旁人冒充,是原本的真身,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大殿后转出两个老者,一个银发一个黑发,分别落坐,摆摆手。

    楚离抱拳一礼后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身上有什么物件都拿出来。”银发老者开口说道。

    楚离闻言没有多说,从怀里将神像取出,佛珠与大天魔骨珠也取出,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疑惑的看向两老者。

    “可都拿出来了?”银发老者问。

    楚离道:“再无旁物。”

    银发老者来到近前,伸手迅速摸一遍他身体,满意的点点头,递上一枚古色古香的铜镜,恰好一巴掌能握住,镜面黄蒙蒙看不太清人影。

    楚离疑惑的看他一眼,银发老者道:“握住这个即可。”

    楚离点点头。

    银发老者坐回自己的椅子内,从袖内又掏出一枚铜镜,与楚离手上的一般无二。

    另一个老者须发皆乌黑,唯有眼角有了鱼尾纹,看起来仍旧不失俊逸,沉声道:“邬元思,你从天外天回来,可有再回天外天的想法?”

    楚离隐隐觉得不妙,大圆镜智一直在感应着这铜镜,铜镜散发出无形力量,若有若无却又很坚决的入侵他脑海,如雾如烟想钻进去。

    楚离犹豫迟疑。

    一旦拒绝进入,说不定会被查觉大圆镜智的存在,一旦接受,说不定会暴露脑海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