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正文 第680章 他财富可敌一国
    ---无广告小说---br>
    第680章他财富可敌一国
    当年,陆寒闯入苍梧禁地,有幸发现陨落其中的人族强者,其中一个女修名叫青玄夫人,独创剑阵威名界面。
    此人的风姿,剑眉瓜子脸云鬓高挽,已经被剑意浸泡许久,浑身已经充满凌厉和霸意,酷似一把利刃。
    她为了将自己的剑道传承下去,动用‘蕴神玉符’藏住一缕神魂,还对自己严加考验,但此女不会想到,自己乃天外来客,未能让她的心血再发神威,而别人更没有神魂非常强大之辈,是无法驾驭这套剑诀的。
    他还记得那个长匣里,毛绒红色软布,五寸青锋主剑,十二把辅助小剑的光芒,青灿灿异常犀利,可惜现在只能被藏在角落。
    并且在青玄夫人的洞府中,得到另一样更加罕见的灵材——太易玄参,那株长有金黄嫩叶,还诞生七道红色灵纹的神奇宝贝,现在还被他栽培于仙镜密室。
    当然,此刻的这株神药,已经又长出两个金黄叶片,灵纹数量也增加至第八道,年份相当于突破一万二千年以上,更加珍贵奇绝。
    就连供养太易玄参生长的那滩幽绿水泽,现在还原封不动未曾使用,要知道只需几滴,就可为他供给大量阴极真元,从而迅速化成玄阴之气。
    青玄夫人的剑阵,陆寒此生不会再用,但她留下的剑诀,从未停止被参悟,并已经结合于记起的前世剑诀里,不断提炼硫醇,至今形成更加恐怖和浩大的无尽剑域。
    在剑域面前,剑阵充其量只是一颗繁星,当被无限放大,并且加入奥秘法则,与高阶强者顿悟的领域神通融合,才成为威能恐怖的剑道领域。
    但威力越大,需要的神念更加无穷,不但如此,磅礴法力还是这种奇绝威能的坚实支撑,好像海浪掉进山涧,一时间无法填满。
    “剑域?他怕不是个傻子,这就要自杀吗?”
    人族一侧,听到茕娃惊呼的邝姓修士,脸色微微一白,但顿时不可思议大叫起来,显然他也听说过剑域,本来不会相信,但陆寒也亲口喊出,细想之下立即毛骨悚然。
    在所有能布置的领域之中,剑域从来都是独领风骚,因为威能最大,纯粹由剑光组成,甚至每个摩擦产生的颗粒,里面都蕴含细微剑道。
    区区大乘境界,竟敢狂妄到布置剑域的地步,而且范围之广让人狂骇,根本不用他们反抗,这人只需一个念头,那一身法力便瞬间消耗一空,成为静待屠戮的羔羊了。
    他能有多少灵丹,储蓄了几多灵石,就算加上所有药材,就连能否支撑到剑域布置完成,都是遥不可及的距离。
    “哈哈哈!他也想弄出剑域,老子是不是该弄个剑界啊!?”
    “哼!那我岂非可以捣鼓一个剑宙,此人的狂佞倒是可以位列玄界翘楚了,这个笑话更达到新的高度,我等回去后必须大大传扬啊。”
    “那这些妖孽呢?还打不打了?”
    一个人族高声断喝,现在有人要把他们一网打尽,连妖族都囊括在内,这等狂徒正是可笑,但无论如何,此人的神通异常犀利,一剑斩杀大乘期妖修就是证明。
    “暂退,结阵御敌!”
    邝姓男子冷冷扫了茕娃一眼,当下率先缓缓后退,并果断发出命令,远处对峙的同门,见此情形也要纷纷集结。
    然而漫天剑鸣在此刻连连爆开,天上有金芒乱射,沉闷且惊人的浪潮狂猛动荡,方圆六十里内开始出现一道道飓风,至少有是个大型旋涡。
    苍穹蓦然亮起,一抹骄阳恒古啊当空,接着就有密集剑光落下,在每个身影间纵横切割,转眼形成了无数模块,把他们尽数隔绝开来。
    陆寒双手横在胸前,轻轻向两侧揉捏捻动,一把三尺长,金灿灿铭刻道道灵纹的利刃,逐渐横贯在天地之间。
    这一刻,周遭暴躁烈烈,形同大海之上,浪涛拍岸风起云涌,把这些人和妖修都淹没在肆虐的乱流中,再也无法分辨北南东西,甚至天地从此失踪。
    他们看不到彼此,但都能目睹陆寒,周身剑轮围绕,好像一具金身地仙,正屈指对剑脊轻轻弹动。
    ‘叮!’
    ‘叮叮……!’
    随着手指落下,这些被覆盖的身影,没来由心神皆震,惊慌神色冲上脸庞,再也顾不得其他,把所有神通都一股脑拿出,各种手段参差不穷。
    那轮金色骄阳,直径十丈锋芒毕露,是陆寒纯粹的剑元根本,里面一把锋刃,似乎和他手里的完全无二,横在九空照耀当世。
    吟!
    当陆寒眼中,露出第一抹寒光时,剑域内顷刻一阵耸动,不下千万道剑影猛然摩擦起来,刺耳之音形容切割金属,果然产生大量金色颗粒,泛滥着翻滚着,在上空形成金灿灿的诡异穹隆。
    无论天荡山弟子,还是秘境里的修妖,到现在面色惊惧,再也没了那等轻视之心,他们期待的陆寒法力枯竭,期待的剑域未成身先死,等等状况根本没出现。
    反而,他们看到从陆寒身体内,一块块灵石接连飞出,排成序列被陆寒按在手中金色剑体上,随着一股股诡异力量,那些灵石中,极其澎湃的灵力被挤压而出,又被无形力量挤压而入,化为惊人能量,把剑体充实的嗡嗡震荡。
    “中品灵石?那么多啊?卧槽!”
    “他在干什么?以灵代法?这下要糟!”
    “真败家啊,他是哪个渡劫老祖培养的孽畜?老子危矣!”
    现在,被陆寒召唤出的灵石,一次就有上百块之多,要知道就算在玄界,仍然是以普通灵石为硬通货,中品灵石就非常稀有了。
    这上百块中品灵石,足以堪比一位苍元境强者的家底,其价值远非普通灵石可比,譬如一瓶灵丹,宁可只要十块中品,也决不要一百块下品货,这其中的意义和用途,远非数字换算可以比拟的。
    然而陆寒一次就耗费如此之巨,更何况他不是自己汲取灵力,反而直接用在利刃上,就是所说的以灵代法。
    &nbs
    br>
    p; 所谓以灵代法,就是一种辅助手段,当神兵达到先天灵宝级别,可以被动汲取灵力,代替正常催动的法力,照样发挥应有的威能,协同主人一起御敌。
    但这种情形有严苛的法则限制,并且和灵宝主人的神通息息相关,寻常修士能把灵石内的灵力,逼入灵宝三成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付出的回报相当惨然。
    即便对法则颇有天赋的奇才,也堪堪能用上一半灵力,剩余部分白白浪费,可以说事倍功半。
    这也是无数修士即便遇险,都不会用此法催动灵宝,即便自己汲取灵力速度非常慢,仍然无法忍受糟蹋灵石的痛楚,否则就算幸存下来,也要面对穷困之苦。
    然而若这些人,知道陆寒能把中品灵石蕴藏的七成,可以压进金灿灿剑体内,会是何等恐慌和惊骇。
    “诸位不要硬抗,各自布成领域,用软实力和他消耗,我就不信那厮有敌国之富,短时间内无法奈何我等,他就等着被碎尸万段吧。”
    邝姓领队忽然想起什么,立即精神大阵的厉声提醒,但他也无法断定,自己能否把计谋传达出去,周围上下都被锋利剑幕包裹,如同即将淹没自己的剑潮,已经凶险万分危机重重。
    说话的同时,此人张口就喷出道精血,在急促咒语声中,一大四小五面黑旗,围着自己疯狂运转,一条回旋的黑色长河,无始无终亦真亦假,已经把他裹在里面,直径可达百丈。
    从邝姓修士背后,还不断涌出大量黑光,直上高空在滚滚洒下,汇入黑水里时,激荡起大浪淘沙,越来越凝成实质,好像冥河现世。
    他站在内部核心,脚踏浮波掐诀念咒,如同一代鬼王转生,把外面的犀利和法则彻底隔绝,法力疯狂运转,一瓶灵丹开始向口中扔去。
    此人布置的领域,名为黑阴绝域,表象仅仅暗流激荡,实则能污秽万物,隐藏的大量腐朽气息,可以侵蚀神兵利刃,也会吞噬生灵肉身,如同万千蚂蚁,只要被缠上就剩下干枯的骨架。
    但邝姓修士的喊声,除了陆寒之外无人听到,当杀戮已经开始,阻挡他的都将被抹去,现在该出手了。
    双手间的金色利刃,在被猛烈注入大量灵力后,不可压制的弹跳起来,似乎想挣扎飞逃,恐怖剑意也被牢牢压制,剧烈鼓荡毗邻极限。
    ‘轰——!’
    终究,一道巨大金芒斜指苍穹,精准打在剑域上的骄阳之中,堪比炮弹爆炸的声音撕裂云霄,有把绝世剑芒,从天空犀利斩下,带着刺目的璀璨,凶狠杀进黑水涛涛之内。
    庞大黑色世界,直接被照耀透彻,在黑金色泽中裂为两半,那一剑闪电般划过,同时激射出密集雷弧,蒸发掉大量黑芒。
    邝姓修士猛然瞪大眼睛,他脸色狂骇呆立当场,因为自己的速度够快了,领域威能足够强大了,然而在接触的瞬间,那些黑水仿佛被天敌克制,仓皇快速推向两侧。
    而他还未及再次补救,从眉心向下,已经笔直出现一道血痕,接着就砰然裂开,连同元婴一起被斩为两半。
    整个剑域顿时地动山摇,从这里向四外,扩散出重重剑道波纹,席卷了每个身影,令他们亡魂皆冒,里面夹杂的血腥气,预示着有人又毙命在此。
    距离邝姓修士最近的,自然是高阶大妖的茕娃,他们最为双方的首领级别,一马当先挡在前面。
    作为妖修,它对血气非常敏感,当闻到那股死亡气息,整个身躯蓦然下蹲,蓝幽幽目光透出十分不妙,身上**立即竖起,一轮浩荡法相生成。
    法相之中,高约数十层楼的古兽,正张牙舞爪厉声怒啸,非龙非虎狰狞无比,好像承受过群妖的供奉,还有一丝盖世的不朽气息,可以一击洞穿三界。
    但是当头顶金云晃动,一股撕裂万世的剑意降临时,此獠惊惧大叫,就像幻化为一股狂烟,想从某处土坡隔断逃脱。
    然而周围空间立即增压百倍,剑意的潮水狠狠推挤过来,甚至下方都喷射出数十道剑光,法相直接凝固刹那。
    “不——我不会被你杀死的!”
    茕娃这才明白,那人族的底蕴有多可怕,纵然他经历激战,面对两族数十个强者,仍然敢布置出浩大剑域,自己太弱了。
    ‘咔嚓!’
    清脆凛冽的震荡波中,锋利精准切割了它的身躯,任何防御都不能抵消狂猛剑威,层层剑压之下,茕娃矮小身躯直接爆开,血雾迸射化为齑粉,随着剑势向四外扩散。
    “谁……谁又死了?”
    “尼玛……那家伙又拿出来上百块中品灵石啊,两位领队快想办法救命呀!”
    “不,我要破开这劳什子剑域,看看此人究竟恐怖到何等地步,他还能支撑多久,本尊岂能坐以待毙!”
    没听到其他人的呼声,黄姓头陀却暴怒了,他纵横至今,何时遭受过此等被动,就算那人强大又如何,终究只是单枪匹马。
    当即,黄姓头陀收了拐杖,猛然长啸一声,两只大手像虚空抓取,眨眼就多了一件灰扑扑的盾牌,表面布满层层鳞片,形状宛若半月,好像什么顶级妖兽的外甲打造。
    另一只手更加诡异,从手腕处凭空又多出两个小手,分别握着一件利刃,大手里握着白灿灿的长戈,其他则是一件翠绿铁尺和一把蓝色的剪刀。
    他看向陆寒所在,恶狠狠狞笑几声,身躯开始长大数倍,狂猛气息盖过山岳,那杆长戈伸缩着延长,直接涨到二十丈。一口老血又喷在其上,还未抛掷而出,已经有尖鸣破空声,尖端吞吐这丈许的白光,戈身灵纹愈发凝实。
    “此宝久未使用,今天就对你破例,去吧!”
    ‘咻——!’
    这把长戈一飞冲天,在高空大放异彩,带着能穿透星辰的力量,扎在剑域的幕布上,顿时有爆裂滚滚,竟然一举将其穿透,无比锋利勇往直前。
    同时,黄姓头陀小手上的绿尺和剪刀,分别向四周猛烈劈砍划去,就算空间开始压缩,剑芒对他展开弹幕般的攻击,此人仍然如泰山般,把这片区域打的颤颤巍巍,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细小裂缝。br>
    br>
    br>
    br>
    br>
    br>
    br>---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