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凌听到将要同他对抗的并不是眼神此人之人。目光当即看向了陆寒的方向!,

    既然不是他,那么这里也就只有他了啊!

    华凌心中暗想,在这里要说他对谁最没有把握的话。,也就只有坐在他一旁的,神色从始至终就异常平淡的陆寒了!

    陆寒的实力已经令他感受到了一丝的压迫!

    不过,虽然他内心已经有了猜测,在这个时候,他依然还是说道,“不是你?那是谁?!”

    “是他!”

    柳南丰手指一指,指向了陆寒的方向,接着他又说道,“这位是我们柳家未来的乘龙快婿,可以代表我们柳家出战!”

    乘龙快婿?!

    柳南丰话还没有说完,陆寒神色就怔在了哪里,脑海之中都在思考着一句话,乘龙快婿?我怎么就成了他们柳家的乘龙快婿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陆寒神色茫然,任凭他之前怎样的淡定,在这一刻,事情临头,亦是令他没有一点儿的反应,而且还是这种事情!

    他心思电转之间,面色有些发黑,心中暗道,这老家伙不会是想占我的便宜,拐着湾的骂我的吧!

    他忽然想明白,如果真的像他如此说的这样,那么按照辈分看,他还需要叫柳南丰一声岳父大人!

    不对啊,他不是没有女儿的吗?

    陆寒面色渐渐发黑,柳南丰怎会来如此一出,他还真不清楚,这糟老头子坏的很呢!

    不行,这事情必须解释,不然的话,我岂不是多了个亲人?想想这结果陆寒的嘴角都不住的抽搐,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而就在陆寒想要张口的时候,他耳边却是传来了柳南丰的声音来!

    传音入耳!

    “臭小子,别一副像是沾了一身黄泥巴似的,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对我家柳薇薇有着意思!如果你有本事,你和柳薇薇之间的事情我就这么同意了!这么说,我说你是我们柳家的乘龙快婿还没有冤枉了你吧!”

    是柳薇薇啊!听到柳南丰的话,陆寒心中像是东西落地了一般,反应也没有那么大了!不过,他还是有话要说,当即,他嘴唇微动。

    “你别胡思乱说,我和柳薇薇之间是清白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是朋友而已!”

    “哼,朋友?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吧!别以为我老啦,就什么都不了解了,想当年,我也是位青年才俊!……!”

    两人尚在传音入耳,几个老祖的心情却是异常的糟糕!

    内心无比的纠结,就像是吞吃了榴莲一般,心都是苦的了!

    “这里不是选乘龙快婿也不是位自家弟子选择如意郎君的时候啊!他们竟然在这个档口竟然如此的做!真是欺人太甚!”

    不就是自家门派当中有个姑娘存在吗?回头我们也去收一个做弟子去!回头再……!

    几个老祖内心思绪万千,此刻却是不得不看着他们两人把陆寒和华凌给预定了下来!

    心情十分的不美丽!

    “我不管你们之间最终如何?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承认,不然的话,回头我就让她闭关修炼个十年八年的,你看如何?!”

    “不行,说什么这事情也是我吃亏了,平白无故的我就比你矮了那么一辈,这我不干!”陆寒不答应,但是,他也没有察觉到,他们的态度并不坚决!

    “你……!”

    柳南丰听到这话,他差一点儿就被气的跳了起来,再看到几人的目光就要向这边看来之后,他立刻再次说道,“宝库里面你随便挑选一件东西!答应要求!”

    “不行,最少三件!”

    陆寒回答道,狮子大开口!此刻,他再也没有之身的那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了!

    “你……!”柳南丰气的胡须都在抖动,艰难的控制着体内的怒火,嘴唇微动,“两件,如果不答应,柳薇薇会闭关十年,不,二十年!她……!”

    “好,成交,两件就两件!”

    柳南丰话还没有说完,陆寒便是直接答应了下来,那痛快的样子令人吃惊,就仿佛同之前那斤斤计较的人不是同一人啦!

    柳南丰见他如此的模样,哪里还不清楚,他这是上当了……!

    哼,老家伙,还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陆寒心中对于此刻的战果非常的满意,仅仅浪费了点口舌而已,就多了一次机会,不错!

    想要骗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活的年龄比你吃的盐都多,能骗的了我?陆寒心中此刻对于柳南丰是一心的鄙视!

    不过,陆寒还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

    听到柳南丰的话后,华凌心中有些迟疑,他总是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像他说的那般,但是,他这也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并不能清楚!

    不过,他需要痛痛快快的一战,而陆寒更好!

    “好,自然可以!”

    华凌答应道。

    ……

    “真的吗?他们两人真的要在这里比试一番吗?!”

    “是真的,你没看到吗?!”

    “不要说话了,要开始了!”

    蜀山剑派后山当中,峰峦叠嶂,一座座高山擦地而起,高耸入云,根本就看不到顶端!

    而在这一处被群山环绕的一处开阔地上,却是有着两人在遥遥对视着,正是陆寒和华凌两人!

    这处地势极其的奇特,四面环山,整整九座耸入云端的山峰把周围包围在一起,而陆寒两人就在这九座山峰当中!

    这里的地势好奇特,陆寒向着周围看了看,总感觉着这样的地势不一般,但是,以他的经验,在这一刻,却也是无法说出为何会是这样的情况!

    很不一般,很矛盾很复杂!

    同样的,在他对面的华凌在开到这里后。亦是露出了一副异常震惊的神色来,难道是这里不成?!

    自从来到这里后。他便是时不时的抬头看起天来。就仿佛天空之中有着什么在吸引着他似的!

    “你在看什么?”

    华凌的异常陆寒察觉到了,陆寒疑惑的问道!

    “看天!”华凌回答道,“你又在看什么?!”

    同样的,陆寒之前一系列动作华凌亦是察觉到了!

    “看地!”陆寒同样的回答道。

    华凌在看天。陆寒在看地,两人都没有说错,但是彼此相信了多少,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两人都像是察觉到了这片区域的不一般来!

    华凌的经验毕竟不如陆寒的经验丰富,他是真的年轻,而陆寒就不同了,两辈子加起来可是要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年长!经验自然是无法比拟的!

    陆寒能够看的出是通过实力,而华凌也仅仅是通过他在他师傅哪儿得到的一些特点而了解的而已!

    华凌感觉陆寒在敷衍他,他说他在看天,这陆寒便是来了句看地,他这不是要对着干吗?!

    天上有什么?天上还能够有什么?什么都没有,自然的,陆寒也是同华凌同样的感受!

    此刻,彼此之间火药味十足,两人之间像是有些电光火石迸发!

    “他们在哪里说什么?!”

    王雄问道,虽然今天他在这里多次丢了面子,但是,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也是因为对方是王蓉,如果是另外一个人如此的奚落他,他自然不会如此的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不知道!他们……!”欧阳罗天话说道一半,他双目之中忽然绽放出夺目的光华来!

    他发现,战斗场中的一切,他们准备动了!

    两人之间,气势在升腾,不断的凝聚开来,在某一时刻,直接达到了顶点!

    6气势恢宏,在这一刻,在两人周身处都起了一层旋风。

    两人之间,气势先是碰撞在一起,众人只听见一声沉闷的轰鸣之声爆发开来,接着便是看到一层层气浪翻涌而来,就像是平静的大海之上忽然起了大浪一般!

    啊……!

    看到这情景,众人一片哗然,眼睛都瞪大了!

    但是,哪怕是她们感觉自己的眼睛发酸,也不想眨一下眼睛了!

    因为,他们动了!

    就在这时候,两人双目之中同时绽放出精光,在同一时刻,两人都动了!

    轰隆一声巨响响起,如同惊雷一般,地面忽然炸裂开来,泥土飞溅,碎石激射!

    两人的身影在同一时刻迸射而出,众人只感觉两道残影在目中一闪,两人便是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拳拳到肉,以肉身而搏斗!

    华凌一身拳术刚猛至极,犹如能够劈山裂石一般,一道道拳印挥出,风声呼啸,拳风撕裂了空间,如护虎啸山林!

    再一次碰撞之后,他目光一闪,拳头再一次的挥出,可以看的见在他的拳头之上覆盖着一层朦胧的能量!这能量包裹着他的拳头,令他每挥出一拳,便是力大气骇!

    好强悍的拳法!陆寒双目微迷,感受着来自这拳头的力量,令他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这样的拳术可以说是顶尖的了,哪怕是在修真界当中,也是不可多得的拳术秘籍!

    而陆寒感觉着,华凌并没有发挥出这拳术的全部力量来,就像是一个大人拿起一件玩具一般,给陆寒的感觉就是!

    华凌就像那一个玩具一般,身后有些巨无霸一般的存在在支撑着他!

    陆寒自然能够看的出,这一切都是因为华凌实力不够的原因,还无法真正的驾驭的了这种拳法来!

    在交过手的刹那之间,陆寒便是看出了华凌的状态来!

    砰!

    两人再一次碰撞在一起,这一次,陆寒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下,在他的脚下,地面更是因为承受不住压力,瞬间裂开!

    “如果你还有所隐藏的话,那么你会后悔的!”华凌盯着陆寒,冷冷的道!像是在提醒他一般!

    他自然能够看的出,陆寒的拳术很一般,一般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功法存在,就是很随意的打出一拳而已!

    这令他很生气,难道这是看不起我吗?华凌的心中自然是充满了一股怒火!

    “如你所愿!”陆寒听到他的话,平静的道!

    在这一刻,他忽然向后撤去,瞬间距离华凌便是有着数十米的距离!

    陆寒身子立定,双手握拳,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开来,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下有着火山酝酿,即将爆发一般!

    “好强悍的力量!”

    立身在远处的几个老祖看到这气势,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的震惊模样!

    这陆寒散发出的气势之强悍,哪怕是他们几个老祖加起来的气势也没有这么强大!

    这还是练气期的修士吗?怎么感觉要比筑基期的老祖还要强大?!

    “柳老头,这气势你比之如何?!”欧阳罗天满脸的严肃模样!

    “我不如他!”柳南丰目光盯着陆寒,平淡的道!

    实际上在他的心中,此刻,他回想起了在昆仑上昆仑派当中的事情来!

    那后山当中,那魔物的强大令他惊悚,在这魔物年前,哪怕是人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了!

    甚至他根本就无法提起来一丝的反抗的力量来,哪怕是清楚,眼前面临的是异常邪恶的物体!

    但是,思想虽然还是他的思想,但却像是被禁锢了起来了一般!

    而在身边的陆寒却是没有一点儿的影响,甚至到最后,他不但救了他?而且,还以阵法之力量火火熬死了那魔物!

    这如何不令他吃惊,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亦是记忆深刻,那魔物不像是本地生物!

    而从那之后,柳南丰更是翻遍了整个家族秘史,以及一些修炼史事来!

    但是,里面却没有一点儿提及那魔物的事情来!

    显然,这里面不是有着什么秘密存在,便是说明着魔物不是本地生物,是从外面而来!

    而这个外面是哪里?只能是天外了!

    一瞬间。柳南丰便是想到了如此多的地步来!

    而这个时候。陆寒的气势像是凝聚到了他全身的力量一般,他气势恢宏,拳头上绽放出夺目的光华来!

    忽然,陆寒双脚在地上一瞪,身影瞬间窜出,他双手之上灵力绽放,灵力澎湃散发出强大的威力来!

    “来的好!”

    华凌眸光一闪,大喝一声。双脚用力,在地上狠狠的一踏,他的身躯便是瞬间飞出,澎湃的战意在这一刻爆发,直接的迎客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