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坐在一片大树冠上,上半身挺拔如松柏,目露精光的看着远处的那片火海!

    “看样子,那宋时杰是跑了!”陆寒心思电转,目中露出一丝明悟,自言自语的道,“不过,这宋时杰也是一个狠人啊,不过,我喜欢!”

    在那宋时杰同雪花银代雄争斗的同时,他便是利用土遁之术从地下逃脱出了后山当中的那片怪异的山林。

    此刻,他盘坐在树冠之上,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那片火海,对于宋时杰能够逃脱出来,他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是一派之祖,如果就这么简单的死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不过,这场大火蔓延到后山,更是随后产生的爆炸却是令陆寒始料未及,连他都没有发现,在这后山当中,竟然还会有那么强大的热武器存在!

    可见,这雪花银家族并不想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有着净土存在!”陆寒回想起之前在地下发现的一幕,不由的心中震惊!

    这净土可是一大至宝,哪怕是在修真界当中,亦是不可多得的一件宝物,却是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在这么贫瘠的星球上发现这东西来!

    陆寒回想起之前所得到的东西,哪怕是他依靠道君的见识,一些发现的东西亦是令他疑惑!

    甚至是他都有着感觉,这星球上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就是不知道能够产出净土的星球,灵气为何会如此的稀少,修士无法生存了呢!

    陆寒的意识沉入识海当中,渐渐的靠近了那面仙镜。

    在那仙镜的中央,椭圆球体内,他清楚的看到,有着一块土黄色的如同土的东西在哪里沉浮。一种古朴的气息从它的表面散发出来,令人一看便知不凡。

    这净土仅仅有着一尺方圆大小,初见之时十分的小,但是在这球体当中,却是给陆寒一种有着天地浩瀚般的感觉!

    令他吃惊!

    这净土他也仅仅是在修真界秘史当中看到过,那介绍也是言语不详,如果不是在其中介绍了个大概模样的话,哪怕是陆寒亲眼看到了亦是不清楚这块令仙镜震动的土是什么东西了。

    在修真界秘史当中,关于净土的介绍也仅仅是介绍了个大概模样而已,其他的有何功效,何种作用一点儿介绍都没有,甚至是陆寒都有种怀疑,哪怕是这杜撰这修真界秘史之人亦是不清楚这净土的功效了吧。

    能够令修真界如此推崇的一件至宝,有何种作用却又是无人知晓,可见这东西并不像其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不由的陆寒也是起了好奇心来。

    但是,这净土他甚至时间连碰触一下都没有碰触到,就被他脑海当中的仙镜给吸收了进了识海当中,令他心中气愤不已。

    宝物就在眼前了,自己竟然连碰一碰都碰触不到,回想起在地下发生的一切,陆寒十分的气恼,就差一点儿,他就可以看看清楚这净土啦,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现在,他甚至是连这仙镜碰触一下都做不到!

    当时陆寒被困在山林当中,眼看周围的树木就要把他给包围,在这不得已之下,他利用土遁之术潜伏在了地下,而这一遁就是下潜了百丈的距离!

    这才没有了那树根的袭击。

    一开始,潜伏进树下,并不是没有危机,这片山林当中,哪怕是地下,树根盘根错节,数不胜数,在当陆寒下潜之后,便是惊动了这地下的树根。

    无数的树根仿若有着生命一般,化作一道道臂膀,向着陆寒卷来,那树根之上,树须狰狞,锋利如刀,哪怕是在这地下,亦是有着风雷声响起,搅动土层,如同地龙翻身一般。

    如果不是陆寒一直往下而来,冲过了百丈的深度的话,那么在那百丈之内,定然是无法支撑许久来!

    而就在陆寒冲出那百丈之后,他周围的一切恢复了平静,头顶是无数道树根布织的巨网。

    而也是在他来到这地下百丈深之时,陆寒识海当中的仙镜颤抖的更加剧烈起来。陆寒清楚,这一定是有什么宝贝吸引着它,而且还在它周围。

    在这之下,陆寒根本就没有搜索,很快便是发现了那令他震惊的净土。

    这净土仿佛自成空间一般,它周围的数丈方圆之内,形成一道虚空地带,无一丝的土壤压迫。

    地下百丈深之下,有着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本身就不一般,这其中的压力更是不是人能够承受的,如果不是陆寒依靠着土遁之术下潜到这里,哪怕是他亦是无法达到这里来!

    也就是陆寒手伸入这空间当中时,在他识海当中的仙镜开始了颤抖,而亦是在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他的眉心处传来,瞬间把这净土吸进了眉心当中!

    陆寒虽然气恼,宝贝全部都被仙镜吞了下去,但是却是对它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而陆寒不知道的是,在那净土被吸收进仙镜当中后,那整个山林中的树木仿佛是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了!

    再也没有了一丝的灵活,就仿佛真正化为了一颗颗树木一般。

    对于这所发生的事情,陆寒并不清楚,在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后,他便是在这地底之下跨越了数里的距离,再次出现的时候,便是看到了宋时杰同那雪花银代雄的大战!

    此刻,陆寒双眼冒光,摆脱了宋时杰的追逐,更是摆了他一道,陆寒心中的郁闷亦是散去了一大半,没有了他在身后,而这日国将会是他崛起的希望。

    虽然雪花银代雄的实力要比宋时杰更加的强大,但是唯有陆寒清楚,他的情况并不好,生死已经捏在了陆寒的手中,不然的话,在看到那血潭的那一刻起,他就会把那血潭化为乌有了,而不是留给雪花银代雄了。

    深夜下,陆寒化作一道残影,向着深林而去,这日国地处山林,自然的这里的灵气浓郁程度亦是要比国内好的多,这么好的环境,自然是要好好的修炼一番。

    与此同时,在距离雪花银山村数十里之外的一处林地当中,一处大石的后面,传来了一道低沉的怒喝声。

    “陆寒,……”

    宋时杰依靠着大石,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在他胸前更是有着一大片的血迹存在,嘴角更是残留着暗红色的血,整个面色都是苍白的。

    可见,在同雪花银代雄的斗争,并不是那么的轻松。

    一口鲜血再次从他的嘴中喷出,他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目中的冷光像是能够把人冻僵一般。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宋时杰的面色更是异常的难看,常年猎鹰竟然被鹰打眼了!这事实让他气恼。

    他更是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山村而已,里面竟然有着筑基期老祖的存在,而且,还是一个本应该该死去的人,竟然就那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发生的一切,哪怕是他亦是有种经历梦幻般的感觉。

    经过如此一事,宋时杰瞬间清明啦,甚至是在他的后背上,在这一刻亦是渗出了冷汗,这是被吓的,眼下,他身处何种境地?他再清楚不过了。

    这里不是华夏,他没有任何的依靠,而且,此刻,他又是惊动了日国的筑基老祖,更是把他的家族搞的一团糟糕,可以说他面临的情况已经十分的危机了。

    雪花银家族这次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会忍气吞声当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吗?这事情不用想便明白,而且,制造这事件的又是一命华夏国的修士,在这里无异于是一种挑衅。

    如果这事情一旦被雪花银家族散播出去的话,这日国上下定然会上下齐心,彻查到底的,宋时杰明白,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对他就越危险!

    “一刻也不能再呆下去啦啊……。”宋时杰捂着阵痛的胸口,缓缓说到。

    正如他想的这般,在这个时候,整个雪花银家族已经行动了起来,而在第二天一早,这整个日国上下,便是有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宋时杰穿着大衣,易容之后,行走在大街之上,亦是能够感受到那周围一道道有着力量的眼神,不由的心中大惊。

    此刻,这九州岛之中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特别是在各个码头之中,他发现了不下于数道的神识扫过。

    难道那雪花银家族已经通知了其他家族不成?宋时杰心中震惊,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的情况就更加的危险了!

    日国四大修真家族,宋时杰还是清楚的,雪花银家族,坂田木青家族,樱花家族以及最为强大的龟田松一家族。

    这四大家族当中,就数雪花银家族力量微弱,其他三大家族,筑基修士分别都有两人,但是,他们在这一刻,其他家族的筑基老祖竟然都是来到这九州岛之上。

    当宋时杰察觉到这情况后,便是立刻的隐藏在了山林当中,再也不敢向城市中,码头踏入一步,他知道,现在,日国四大家族就等着他自投罗网的,一旦踏入生死不由。

    “可恶啊……”

    ……

    “雪花银代雄,你不在棺材当中躺着,怎么就出来了呢!这可不像你啊。”

    “呵呵,……”

    在一处大厅当中,一方形桌子周围围坐着四位老者,隐隐从他们的身上,能够感受出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

    “龟田的小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雪花银代雄双目一睁,两道幽光从他眸子中迸射而出,刺穿了虚空,在空中爆炸开来。

    “哼!能有什么意思,”龟田碧浪冷哼一声,道,“我们的时间都很宝贵,如果消息不属实的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在这四人当中,龟田碧浪的修为在筑基中期当中,其余两人修为在筑基前期,三人都是后起之秀,对于雪花银代雄的那个年代并没有多大的认识,更是不知道,此刻,在他们面前的人,有着筑基后期修为的实力。可以说,他的认识一直停留在了几十年前。

    “小辈,老夫需要诓骗你吗?”雪花银代雄目中一寒,看向他道,“我让你们来这里,不是给我说三道四的,你们只要照办就可以,其他的不需要你们!”

    “你……”龟田碧浪一拍桌子,恨恨的张口,话还未说完,却是被一股浩瀚的镇压而来。

    一瞬间,他所坐的椅子瞬间崩塌,龟田碧浪一屁股栽倒在地上,这还不止,龟田碧浪感觉着自己都快窒息了。

    仿佛有着一只大手握着自己的脖子,挣脱不开,仿佛连呼吸都无法办到了。

    轰!

    浩瀚的威压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龟田碧浪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目中露出惊骇的目光,看着那在大厅之上的人。

    雪花银代雄稳坐正椅之上,浑身上下笼罩在黑衣之下,仅仅露出一双嗜血的眼睛。

    “刚才老夫说的话还需要说第二遍吗?!”雪花银代雄冷冷的道,话音一出,这整个大厅的空气都仿佛冻结了。

    龟田碧浪心神巨震,仿佛被一头猛兽盯着一般,令他浑身寒毛乍起。

    “不……不用!”

    雪花银代雄的目光再次转向其他两人,顷刻间,两人如坐针毡,只感觉一股狂烈的威压笼罩周身,竟然是令体内的修为都无法运转起来了!

    仅仅威压便已经恐怖至此!

    两人心中大惊,立刻说到,“不用,一定不让他跑掉!”

    “是啊,竟然敢来我们这里,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那就麻烦各位了!”雪花银代雄听到满意的答复,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不麻烦,不麻烦!”两人纷纷道。

    两人彼此看了看,目中有着惊悚,没想到,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上一辈的人,竟然仅凭气势便已经令他们窒息了,他的修为到底有多么强大!

    三人吃惊,内心对这雪花银代雄更是生起了极大的恐惧,龟田碧浪要比他们修为更加的深厚,有着筑基中期的修为,但是,依然被那雪花银代雄的气息所镇压,想到这里,两人的内心亦是狂震,这雪花银代雄比之之前更加的强大啦。

    定然已经是突破了筑基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