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修真小说 > 无限独步天下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凯旋(五)
    ---无广告小说---然后他也没有多加耽搁,直接将这回信传下去,交给了传令兵,同时吩咐已经重新整编好的自己麾下的亲兵营,让他们准备护送自己回到华沟。
    说是护送,只是这世道,哪里能有什么盗贼呢?这篇土地全部都是刚刚开辟的长沙国疆土,商旅怎可能来到,苗人更不可能在途中作恶,得知道,如今的苗人恐怕一个个的碰到一个长沙人都不晓得要躲到多远的地方去了,哪里还有那个胆子停留?
    亲兵营,带了个亲字,正说明其性质,正是将军的脸面,将军走出,和众人交谈,亲兵营就是他的身份标识,亲兵营威风,这将军自然要被人高看一眼,唤作威风,亲兵营窝囊,大家就会说,这将军原来也不怎的,教出来的亲兵都是这副模样,还怎么相信他带兵打仗的能力呢?
    既然如此,这风尚就传遍了全军,再苦也不可能苦了亲兵,诸位将军的亲兵,俱都是那些吃的用的都最好的精壮汉子来充当,战斗力也是最强的,就连有些部队里的督战队,都比不上亲兵营的实力强大。
    张铭此刻的亲兵都是那一夜夺权之后临时在军中增补到他原来身为骑都尉的亲兵员额里的,原来他能够匹配拥有的亲兵数量不多,还需要经过一番调整,才能够有属于他这个档次的排场和实力,而在亲兵营重新整编妥当之后,第一次他便带领着士卒完成了一场惊天大功劳,那么自然也是经过了浴血奋战。
    老兵,就是要见血的,张铭手底下的亲兵营既然见了血,本来底子就很深厚,自然其实力在全军当中也是数一数二才对,更何况他们刚刚携着大功之势而下,没有道理会在气势上弱了任何人才对。
    重新最后筛选了一遍,其余的行装也好,什么都好,装备已经也有专人为张铭打点齐全,传令兵已经出发一会儿了,看这个架势,还跟随着不少中看不中用的仪仗之类的东西,都个个是笨重无比,看来要在路上耗费不少时间,自己也当要早点出发,毕竟传令兵的脚程本来就不可小视,万一到时候王霜望眼欲穿也等不到自己前来,以为自己耍了他,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考虑罢,就在当天下午,张铭一行就浩浩荡荡地从军营当中开拔了,身后自然是留守士卒们的震天欢呼声,是作为他们爱戴张铭的象征,他们有理由喜欢张铭,因为以张铭带来了一场每个人都能够从中分润到足够好处的大功劳。
    张铭的亲兵营虽然比之一般的营级编制要扩充了不少,但还是人数不多,不外乎三四百人,不过随行不少临时征发的民夫,扛着仪仗等等,人数看起来还真是不少。
    这一路,本来只需要三天顶多的,他却走了五天多才到。
    这些情况倒还在华沟城诸将的心中有了点底,毕竟基本上都是打老了仗的,没理由对这些路程上的问题不太关心,虽然张铭一时间没有过来,也没人会说出一个质疑的声音。
    果不其然,今日早早地,前方哨探便来报,公孙将军一行人已经快到了!
    王霜在府上得到消息,心中也是瞬间紧张了一下,仿佛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比自己年岁资历都要小得多的后生,而是公孙成他老子,也是这个国家里除了国君之外,最让人有理由敬畏的男人竹山君一样。
    不过旋即他便自嘲地摇了摇头,真是可笑,他自己如今的这副模样,绝对是他过往不敢相信的,左右不过是被张铭的功劳所摄罢了,这场功劳当然值得让人骄傲,他本人更可以从中攫取足够多的好处,但是而仅仅如此而已,无论如何,他才是这支军队的唯一统帅,只有他能够做出最后的决定,公孙成也好,还是什么其他人,都不应该他让他突然产生这种想法。
    旁边的老管家,不,现在已经是老幕僚了,他看了看王霜的表情,长久的相处让他养成了对于王霜特殊的观察手段,他对于王霜的一举一动究竟表达什么意思,可以说都是略有心得,此刻他看到王霜在得到张铭前来的消息之后眼中猛然露出喜悦,然后却是一抽,就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这也不是他能够随意置喙的东西,有些事情,说不好会让人对你更加厌恶,并非是什么事情都能够让自己随意出口说话的,特别是领导的尴尬囧事,如果说了,反而会让他觉得对于厌恶,毕竟没人喜欢一个随意都能够看得透自己心思的下属。
    不过老管家其实也知道,特别是在他个人有了亲身体会之后,他就是依靠抓住机会,利用看透了领导的心思获取暴利,给自己积攒资本,从而成功上位的。
    现在摆脱了奴婢的身份,正式成为了一位门客,并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自己的后人也有了新的希望,这些一切的事情都证明他自己做的没错,他应该继续这么采取行动。
    于是他轻咳了一声:“主人家还请稍安勿躁。”
    尽管现在身份已经不一样,但是老管家还是坚持这么称呼这位王霜大将,因为他知道,和领导之间的称呼,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保持原汁原味的好,不管领导是不是倾向于念旧,如果有这样的一番互动,最起码让他知道自己跟他是一边的,你们之间又过去的联系,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和事情,领导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你。
    王霜似笑非笑地瞥了老管家一眼,老管家熟视无睹一般,接着道:“主人家不妨先见他一面,不过还请迅速了,暗哨发来线报也要时间的,若要动员城内官员将领出城迎接,速度绝不能慢了,否则公孙将军回城时见到这般冷清,大家面子上都很难看。”
    说来也有几分道理,城内的官吏们挖空了心思要去讨好张铭,甚至闹起了满城风雨,捕风捉影,只要是可能和公孙仇有关系的家伙,一个不拉全部都抓了起来,就等着张铭回来看看怎么发落。
    这样做下来,他们自己冒下的风险其实也不小,若是有人出面直接反对,可能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非得张铭坦然收下了他们的这份心意,他们才能够安心,今后也没人敢再抓着这件事情不放。
    但是若是不组织大家出城迎接,这恐怕于理不合,往常,就算是一城主官上任履新,都应该相应级别的官员出城迎接才对,如果不安排迎接,或者安排得不够及时,恐怕就要坏了规矩,更何况张铭刚刚为国立下大功,载誉归来呢?
    谁也说不准如今名气如日中天的公孙将军究竟是一个什么脾性,如果说豁达大方还好,就算是有所疏漏,事后表示表示,表达好自己心中的亲近和歉意应该也就足够了。
    但若是碰巧是个睚眦必报的,逮到了这件事情一时间还真是放不下来,那就惨了,一城上下辛苦做的这些表情,统统都给了瞎子看,相当于一件事情断送掉了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
    就算是他们之后的安排能够让公孙成满意,恐怕也不过是弥补他们之前犯下的过错罢了,他们想要的好处,只能说痴人说梦,如此一来,唯一能够有权力组织大家起来去迎接,也唯一能够精准掌握张铭的行踪的人,王霜,如果不及时组织大家起来出城迎接,恐怕迎来的就不仅仅是张铭个人的芥蒂了,如果说前者他还不惧怕的话,满城官吏的怨怼,当然不至于当面表现出来,但是隐隐的暗中指指点点也足够叫人难受。
    老管家想要提醒王霜的,其实也只不过是这一点而已,王霜得了提点,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回过了神来,沉吟少许,他点了点头,苦笑一声,对旁边自己身边的传令兵便道:“吩咐下去吧,可以通知了,各位官吏恐怕脖子都伸长了在等着吧。”
    老管家也是跟随着呵呵苦笑了两声,算是帮着王霜稍微多多少少能派遣一下心中的复杂感情,形势比人强,他能够理解王霜心中的一些微妙变化,但是该说的事情他得说,才不至于让事情滑落到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地步。
    通知发了下去,马上全城就都乱了起来,上回看到大家如此兴致勃勃,动作步调如此整齐划一的时候还是在上回全城搜捕,假借口来处理那些公孙仇的余党的时候,两次如此大动作竟然都是因为一个人,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王霜这里也穿搭好了礼服,随时可以出发,于是仆人牵来了马车,是一位卑躬屈膝的管家。
    老管家如今身份不一样,看很多东西自然目光里都是带着豁达,他看着这位管家,他的年纪还很轻,却做着这种活计——固然他明白,说不定此刻在这位小家伙的心中还蛮是为自己如今能够达到这个地步而感到欢喜,特别是这个小家伙以前还表达过对他这位老东西的不屑的时候。
    现在过往那些恩怨当然不放在他的心上了,他此刻只为这个小家伙感到可悲。
    曾几何时,他也和这家伙是一样的。管家就是家内奴婢能够爬的到的最高的层次了,想当年他也是二三十岁就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
    和这个年轻人一样,他年青的时候,热情,有眼力见,能够看得到很多事,也能够不顾一切地去迎合上面人的感受,卖弄自己的小聪明和细心,让人家喜欢他,跟一个小孩子一样,讨好,取媚,无所不用其极。
    能做到这一点是很了不起的,他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如他们,那些人也不会讨好人,也不会说话,那种人有些是不必,他们不屑于如此,良好的家境和足够的能力,让他们凭自己也能够生存得很好。
    但也有一些人,他们真的不懂,他们从小也没学过这方面的教育,不顾一切讨好人的经历,或许有过,也许是年幼时趋于本能地讨好自己的长辈,也许是青春时对于爱情的不懈追求,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时间的久远,或者自我内心里的封闭,让他们失去了这份能力。
    相比于这些人而言,老管家和这位年轻管家,无疑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他们能够自由挥洒着属于自己的在这些方面的才华,他们办得到很多事情,很多他们的同辈人,他们平时交际中的人,那些和他们同样层次的家伙,办不到的事情。
    但是只能这样了,老管家,过了这么多年只不过是一个老管家而已,和年轻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不是碰上了一个对的时机,如果不是这么多岁月,关于军机政治这些事情的不停探索,恐怕他也抓不住这个机会,他如今也做不到这样。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的确是有什么注定的事情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只有你注定要费尽自己的一切力气,去完成属于自己的未来。
    年轻的管家看向老管家,老管家也在静静地看向他。
    年轻的管家看到了老管家在看着他,他的眼中露出惧怕,很显然,他清楚自己以前和老关机的矛盾,现在他们的身份已经不同,很多事情也不再是从前那样。
    如果说年轻管家向老管家挑衅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老管家能够还手,显然,老管家垂垂老矣还是一个管家,比起他来,这个旭日初升的太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年轻人眼里看来,自己终将是有一天要脱离贱籍的,然后成为一个出色的幕僚,老管家也就这样的,他却从来没想过,当初他眼里的老管家,竟然也和他是一样的想法。
    老管家当然不会放过年轻人眼里的一些其他的东西,那里面出了惧怕,还有向往和希望,就在老管家的身上,他看到了很多的东西,而不管这些是不是现实。---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