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尤新委屈地朝曲歌告状,“天鹅,你看,这就是你说的孝顺,我说一句,她有几句等着我。”
    和小鱼也委屈,“师娘,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曲歌笑道:“对。”
    尤新气道:“你们狼狈为奸。”
    和小鱼朝尤新做个鬼脸。
    曲歌看着和小鱼笑道:“小鱼,为难你和小白了,你们这个师父太幼稚,侍候起来肯定很难。”
    和小鱼感动得就差没六眼泪,真是深明大义的师娘,不过作为一个好徒弟,自然是不能这么说滴。
    “师娘,我和小白一点都不为难,能做师父的徒弟使我们的荣幸。”
    尤新直点头。
    曲歌笑道:“你们都是好孩子。”
    和小鱼笑道:“师娘,你和师父结婚,我和小白也会帮忙,好好帮你们筹划婚姻。”
    尤新一听满意了,“这本来就是你们该做的事情。”
    曲歌瞪了尤新一眼,朝和小鱼道:“麻烦你和小白了。”
    和小鱼知道不麻烦,不久后她高高兴兴地从曲歌的病房离开,今天她要多做几样菜,庆祝师父脱离单身汉的日子。
    大包小包地回到家中,就看到白徐然在讲电话,他神情是她少见的严肃和冷意。
    “妈,结婚的人是我,不是你,不是爸,不管莫似玉和你们说什么,我都希望你和爸尊重我的选择。”
    无意间听到这样的话,和小鱼就知道下面的事情不合适自己听,她悄无声息地退出去,在院子里坐着。
    而讲电话的白徐然并没有看到和小鱼回来。
    和小鱼坐下没多久,白徐然就走了出来,他看到和小鱼微楞,似乎想明白对方为什么在这里坐。
    “师姐,你回来好久了?”
    和小鱼摇头,笑道:“才两分钟,你这是要出去吗?”
    白徐然点头,“我去学校的图书馆看书,师姐去吗?”
    和小鱼笑道:“我可没你勤奋,明天我才去上课,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师父和曲老师要结婚了。”
    白徐然露出意外来,高兴地道:“是个好消息,师姐也如愿了。”
    和小鱼:“可不是,师父这么争气,我这媒人都做不上了,晚上我给师父做好吃的。”
    白徐然笑道:“好,今天请了这么多客人,下午我回来帮忙。”
    和小鱼也不和他客气,点头应下。
    白徐然来到学校的图书馆就找了一本书,待在一处隐蔽角落里看,谁都不知道,他心情不好,就喜欢待图书馆。
    包菜下午有课,这时也来到图书馆找资料,居然无意间看到在隐蔽角落的白徐然,高兴地上前打招呼,“白师兄。”
    白徐然客气地微微一笑,“包同学。”
    包菜看向白徐然手中的书,好奇地问:“这是《****》,难度可高了,白师兄能看得懂?”
    白徐然:“能懂一些。”
    包菜感慨,“白师兄果然厉害,我之前好奇看看,可惜,这书一点都不可爱,眼光可高了,居然嫌弃我笨,不想和我认识。”
    白徐然不禁一笑,“包同学把大一到大三的知识学好,就能和它认识了。”---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