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其他小说 > 校草站住,亲一口再走 > 正文 第300章 先来个二十次(4更)
    ---无广告小说---史上飞到家的时候又看到他妈朱慧娇对着电视哭,旁边的垃圾桶里已经有大半桶纸巾了,由此可见,她已经哭很久了。
    “妈,你的眼泪也太不值钱了。”史上飞边换鞋边道。
    “你懂什么?”朱慧娇边擦眼泪边说“这个真的很感人,尤其是男主角,哭的时候都那么帅,他一哭,我感觉心都碎了。”
    “你这样夸别的男人,又为别的男人哭,不怕我爸吃醋吗?”史上飞问。
    “怕倒是不怕,就是觉得他烦,昨天晚上还为这事和我生气呢,说我看别的男人不看他。”朱慧娇嘴里说烦,面上却一点也不见烦,而后,她不忘叮嘱史上飞道“你别和你爸说啊。”
    “知道。”史上飞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梨,咬了口,随即赞道“这梨好吃。”
    “一朋友刚从新疆带回来的,能不好吃吗?”朱慧娇擤了擤鼻子,说。
    “别哭了,来,吃梨。”史上飞将咬了一口的梨递到朱慧娇的嘴边,朱慧娇便张嘴咬了口,母子二人,你一口,我一口。
    “今晚吃啥啊?”史上飞问。
    十几岁正处在发育期的男生,再加上刚从学校打了一场篮球回来,运动量大,最容易饿了。
    “泡面怎么样?”朱慧娇问。
    “不是吧?胡姨做泡面给我们吃?”史上飞一脸的不敢置信。
    胡姨是史上飞家的保姆,做饭手艺不错,还会做各种面食。
    “你胡姨的妈妈生病了,她回老家了。”朱慧娇说。
    史上飞这才了然,胡姨不在,朱慧娇做饭的手艺一直一般,再加上好长时间没做了,早就手生了,就算勉强做了,估计也不会好吃。但就算如此,史上飞也不想吃泡面。
    “点外卖吧。”史上飞拿起手机问朱慧娇,“妈,你想吃什么?”
    朱慧娇想也不想就说“寿司。”
    史上飞挺奇怪,“你不是不喜欢吃寿司吗?”
    “以前是不喜欢,但是刚才看到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在做寿司,我就想吃了。”朱慧娇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转一转的盯着电视机看。
    史上飞“……好吧。”
    点完寿司后,史上飞点开游戏界面,开始打游戏。
    半小时后,门铃声响了起来,沉浸在电视剧里无法自拔的朱慧娇让史上飞去开门,“肯定是送外卖的到了。”
    史上飞应了一声,起身,边低头继续打游戏边朝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刚打开门,史上飞还没说话呢,就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女声问“请问是娇娇吗?”
    史上飞用他妈朱慧娇的账号点的外卖,账号的名字就叫娇娇。
    史上飞抬起头,就这样和薛灵依四目相对上了。
    “怎么是你?!”
    两人同时开口,语气里满是掩饰不住的惊诧,惊诧之余,薛灵依还有些难为情。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送外卖会送到史上飞家。
    看着穿着外卖服,戴着头盔的薛灵依,史上飞心下猜测,薛灵依因为他丢了二楼食堂的兼职,没有收入来源了,所以不得不去送外卖,这让他心里更加不好受和过意不去了。
    “娇娇是我妈。”史上飞接过外卖,问“要不进来坐会儿?”
    薛灵依摇头,“不了,我还有外卖要送。”
    “还要送多久?”史上飞问。
    “我也不知道。”薛灵依抿了抿唇,道。
    她的确不知道,因为这要取决于寿司店的外卖生意,如果生意好,送到晚上十一二点都有可能。
    “那……你注意安全。”史上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了这么一句。
    薛灵依说了句谢谢,转身走了,直到走进电梯里,她才使劲呼出一口气,用手摸了摸脸颊,好烫,好紧张,好害羞。
    这头屋里,朱慧娇伸长脖子往外望着,但什么也没望到,因为史上飞把门给关上了,她忍不住问“你认识刚才那个送外卖的?”
    “认识,我一同学。”史上飞打开寿司,递到朱慧娇跟前。
    “你哪个同学啊?听声音好像是女生。”朱慧娇拿起一块寿司,放进嘴里,边吃边问。
    “你不认识。”史上飞不欲多说。
    “说说我不就认识了么。”朱慧娇有些不高兴。
    “你真不认识,和我不是一个班的。”史上飞道。
    朱慧娇又问了几句,见儿子真的不愿意多说,朱慧娇也没再勉强,而是叹了声道“这女生也不容易啊,天都黑了还在送外卖,她爸妈都不心疼的吗?”
    史上飞张了张嘴,最终只说了句,“是不容易。”
    因为叶诗去外地培训学习去了,所以这周是叶赋一个人回的家,回到家之后,她发现,家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客厅的茶几上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我和你爸还有乐乐报了一个去马尔代夫旅游的团,一个星期后回来,饭什么的你们自己解决。”
    是太后娘娘的笔记。
    叶赋气的想挠桌子,就不能等到下个月她期末考试完,一起再去吗?
    故意的,太后娘娘绝对是故意的!
    叶歌不在家,叶词加班也没回来,叶赋在空荡荡的家里转了一圈,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除了鸡蛋,就只剩几个西红柿,连面包都没有。
    叶赋找了半天,在柜子里找到了一挂面条,于是决定自己动手下西红鸡蛋面吃。
    十五分钟后,西红柿鸡蛋面做好了,叶赋尝了口,忍了又忍,还是吐了。
    好难吃。
    算了,不吃了,看电视吧。
    拿着遥控器来来回回换台,也没找到一个想看的电视剧,叶赋将电视剧关了,仰躺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
    好安静啊,安静的她好不适应。想太后娘娘,想父亲大人,想大哥,想二哥,想三哥,想乐乐,还想宝贝儿老婆。
    这个想法一起,叶赋立马去卧室,拿出手机,开机,而后向谈栤玠发起了视频聊天。
    没人接,叶赋又发,还是没人接,直到第三次的时候,才接通了。
    “你干嘛去了啊?”叶赋瘪着嘴巴,有些委屈巴巴的问。
    “洗澡。”谈栤玠一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拿着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有事?”
    “我想你了。”
    “下午才见过。”
    “才见过我也想你了。”
    谈栤玠勾唇笑了下,问“吃饭了没有?”
    “没有。”
    “为什么?”
    “太难吃了。”
    “难吃?”谈栤玠微微皱起好看的眉。
    “是啊,太难吃了。我第一次下面条,没想到这么难吃。”叶赋撇嘴。
    “你下面条?为什么?”
    “太后娘娘、父亲大人带着乐乐去马尔代夫旅游去了,大哥去外地培训了,二哥加班还没回来,三哥好久都没回家了,所以我只能自力更生,自己下面条吃,我好可怜啊。”
    谈栤玠“……”
    “有老婆了还这么可怜,我真同情我自己。”叶赋开始卖惨。
    现在外面的天都快黑了,让叶赋出去吃谈栤玠也不放心,便道“点外卖吧。”
    “不点。”
    “嗯?”
    “没钱。”
    谈栤玠“……点外卖的钱也没有?”
    “没有。”
    “我帮你点,想吃什么?”
    叶赋借机调戏谈栤玠,“我想吃你。”
    谈栤玠“……”
    顿了下,谈栤玠道“告诉我地址,我现在点外卖。”
    叶赋也确实饿了,肚子一直在叫,便说了地址。
    和谈栤玠又聊了好一会儿,叶赋才不舍的挂断了视频。
    接下来,无事可做的叶赋一边拿手机看《还珠格格》一边等着外卖来。
    四十分钟后,门铃声终于响了,叶赋走过去,她没急着开门,而是问“谁啊?”
    门外响起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送外卖的。”
    叶赋觉得这个声音有些奇怪,但也没在意,便打开了门,这一开,才发现,门外站着的哪里是什么送外卖的,分明就是谈栤玠。
    叶赋一下子懵了,她眨眨眼,再眨眨眼,“宝贝儿老婆?”
    “嗯。”
    “你、你怎么来了?”叶赋又惊又喜的问。
    “因为某人说,想吃我。”谈栤玠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道。
    “所以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叶赋问。
    “嗯,都洗干净了。”谈栤玠嘴角边的笑意更深。
    叶赋咽了咽口水,“多少钱一晚?”
    谈栤玠道“不论晚,论次数。”
    叶赋便问“那多少钱一次?”
    谈栤玠把主动权交给叶赋,“你出个价。”
    叶赋想了想,比了个五。
    谈栤玠忍着笑问“五百?我有这么便宜吗?”
    叶赋摇头,“不是五百。”
    “那是多少?”
    “五毛。”
    谈栤玠“……”
    下一秒,就见叶赋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很大方的甩给谈栤玠,“先来个二十次。”
    话音刚落,叶赋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谈栤玠“……”
    当务之急,是先要把叶赋的肚子给填饱。
    叶赋说她想吃火锅,于是,谈栤玠便带她去吃火锅。
    点好菜之后,服务员道“今天火锅店有活动,凡是来消费的,免费送啤酒两瓶。”
    谈栤玠正欲开口说不要,就听叶赋抢先道“那赶紧把啤酒拿上来吧。”
    谈栤玠皱了皱眉,“不要喝酒。”
    “啤酒没事,度数低,这又是白送的,不要白不要。再说了……”说着,叶赋压低声音,凑近谈栤玠,“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
    “是啊,晚上我们要来二十次的,你毕竟是第一次,喝点酒能麻痹神经,让你不那么疼。”
    谈栤玠“……”
    两瓶啤酒拿上来之后,叶赋直接让服务员给打开了,她将一瓶放在谈栤玠跟前,“喝,喝完了晚上就不疼了。”
    谈栤玠“……”
    啤机是冰镇过的,大夏天吃火锅加冰啤酒,绝对是绝配,不一会儿,叶赋的一瓶啤酒就下肚子,见谈栤玠跟前的啤酒才喝了一小半,她催促道“喝啊,大口喝,全喝下去,不然晚上疼死你。”
    谈栤玠“……”
    他实在不喜欢喝啤酒,便趁着叶赋去卫生间的功夫,将剩下的啤酒全倒了。叶赋尿完回来,看到谈栤玠跟前空了的啤酒瓶,满意的笑了,“这才乖嘛,晚上我好好疼你。”
    谈栤玠“……”
    谈栤玠原本以为叶赋酒量不错,就算不怎么好,一瓶啤酒也不碍事,但没想到,叶赋的酒量奇差,一瓶啤酒就醉了,而且,她醉了的模样和其他人还不一样,不耍酒疯,也不睡觉,就是大脑有些不太清醒,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大了不少。
    谈栤玠本想带着叶赋打车回去的,叶赋不愿意,偏要拉着谈栤玠散步,走着走着,叶赋突然问谈栤玠,“宝贝儿老婆,你觉不觉地面在晃?”
    谈栤玠“……没有。”
    “真的,真的在晃,妈呀,不会地震了吧?!”叶赋抓住谈栤玠的手臂,一脸害怕的问。
    谈栤玠“……”---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