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洛班驮着两个人疾驰了十公里,累得呼哧直喘,等青山跟闻远从他背上跳下来之后就一屁股坐到地上,舌头吐出来老长。
    青山凝了一颗西瓜大小的灵潭水球喂给他喝,里面加了许多精纯灵力,瞬间就让熊二满血复活,舒服得啵啵儿直蹦,效果比高纯度某牛还好。
    尹哲罗见骆闻远和青山来了,赶紧迎上前,三言两语把刚才生的事情说了,末了尹哲罗一指拱劵形的庙门,说道:
    “骆队,陈顾问,我们刚才试验过,这个什么鬼的结界能够反弹所有属性的异能,简直像个弹簧一样,真不知道阿部角一那把刀有什么古怪!”
    骆闻远看了眼满地狼藉的尸体和队员们破坏结界造成的异能反弹痕迹,开口道:
    “阿部角一是九菊一派掌教,他手里的兵器正是日本最有名的妖刀村正,不但本身锋利无比,煞气四溢,甚至可能有吸收能量的作用,我猜他正是用村正破开结界的能量场,顺利通过的!”
    “……艹!什么刀还能吸收能量,怪不得叫妖刀,真特么邪门!”
    骆闻远虽然年纪没有尹哲罗大,但是他入队早,知道麒麟有个十几年未决的悬案,被害水木双属性的麒麟队员浑身血液像被吸走了一样,而且刀伤位置残留了些许凶煞之气,与五年前台岛玉山龙脉之留下的刀痕煞气如出一辙,证明肇事者是同一人——九菊一派掌教,阿部角一!
    骆闻远看了一眼站在庙门处仔细观察结界的青山,心里捏了把汗:
    有一次白和正酒喝多了,跟当时还不满二十岁的骆闻远秃噜出一件秘闻。十几年前死去的那个麒麟不光是个水木双属性,他还有个随身空间,据他说是个半亩见方的种植园,他拿出来给队友们食用的果蔬并不是源自他木系属性能力催生,而是从空间里摘的!
    据那个麒麟交代,他家有块祖传的玉佩,他从小就戴在身上,有一次意外受伤后血滴在玉佩上,玉佩竟然化成一道亮光,没入他的丹田位置消失不见了,从那时起他才有了这个随身空间。
    而那个麒麟死后,法医在他丹田位置现一块小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烧灼印记,不知是不是跟他所说的“空间”有关,至于“空间”是自行消失,还是被九菊一派抢走,就不得而知了。
    这件事是麒麟的最高机密,只有总指挥知道内幕,要不是白和正因为那个队员的死,心里郁闷多喝了几杯,也不会说漏嘴让骆闻远知道。
    因为空间法器什么的太过匪夷所思,所以骆闻远一直记忆犹新,当他得知青山也有个随身空间后,心里立刻就想起当年那桩惨案。
    本来骆闻远想跟青山说说那件事,当做前车之鉴,让她小心谨慎,千万不能泄露秘密,可又怕给青山带来思想负担,因此就把那件事埋在心里,默默扛起保护青山和空间秘密的大旗。
    而现在阿部角一这个危险老疯子近在咫尺,若是让他知道青山身怀空间异宝,难免他不起歹意,骆闻远打定主意一步也不离开青山,就算他拼着性命跟阿部角一同归于尽,也不会让青山受半点伤害!---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