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叶煌回来的时候,楚灵汐已经睡下了。
    这会儿,天才刚刚黑,她这睡下似乎够早的。叶煌不放心,便是问了下那两个小丫鬟,那两个小丫鬟将今日所遇到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说给叶煌听了。
    包括楚灵汐怼卫沉央的那一番话,小丫鬟也如实转述了。
    叶煌后来在床边坐了许久,就那么一直看着她。
    其实卫沉央说的也并非是恐吓她,他现在的确好像时不时的会忘掉一些事。这几天他经常突然之间就好像想不起一些事了,还都是与她有关。他努力的靠近她,好像是发自本能一般。
    他好像就想告诉她,他不会、也不能忘记她。
    楚灵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又做起了从前那未完的梦。
    梦里,她自己变成了冰灵,又或者,她其实本来就是冰灵。这所谓的梦,更其实是隐藏在她深处不被提起的记忆,刻在灵魂里的。
    冰灵曾把那个人当成了一切,可换来的却是他忘了她,甚至于将另外一个女人当成是记忆里的幻影
    这一切的源头,是星痕造成的。
    星痕喜欢她,因此给自己的弟弟下了药,迫使他忘了她,也让她看清他的内心。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星痕亲手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只是为了让她彻底的死心。
    最终,她是死心了。可这些神仙千不该万不该却是将花银引上天宫害死,那才是逼得她彻底爆发的导火索。
    后来的事,花银立下灭神之咒,她永久关闭了通道之门,也是用另外一个方式阻隔了那些神仙回去的路。
    她又是想起之前欧元雄说的话,那些神仙想要寻找血之魂来回到天宫为了这个,他们不惜在各界都安插所谓使者,就想拥有血之魂和心之灵
    可他们大概不知道,因果循环,天道轮回,那些神仙最需要的东西,眼下就在她和楚染欢的手里,他们注定什么也得不到。
    楚灵汐在黑暗之中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只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床边坐了一个人,她知道那是叶煌。
    短暂的错愕过后,楚灵汐颇为无语。
    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床边坐着,脑子坏了吗
    她坐起身的时候,惊醒了一旁的叶煌。
    黑暗中,两个人四目相对。
    “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叶煌说着,便是自顾自的起身。
    她是有这个习惯,有时候夜里突然就醒了,因为觉得渴。
    楚灵汐突然便是觉得心软了,她抬手,抓住了叶煌的袖子。
    叶煌起身的动作顿时便是顿住了。
    自打伏魔洞的事过后,楚灵汐就不搭理他了。他想要她能有回应,那只能是在床上,在某些事上,她管不住他,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只能被他取悦。可那过后,她又是不理人的状态了。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放她走,他们之间好像就保持着一种好像冷战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的状态。
    而此时此刻,她竟然主动牵了他的手。
    他听见楚灵汐的声音“开灯。”---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