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都市小说 > 金融之王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二章 了结
    ---无广告小说---<!--go-->
    张羽倩这几天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手机的通话记录,看看自己有没有未接来电,或者贩卖消息的人有没有跟他打电话,很可惜的是,没有!这几天贩卖消息的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一点音讯都没有,唯一让她放心的就是她一打过去那边就接通了电话。
    给出的答复比较官方,他们正在努力的收集相关的情报,请她耐心等候,但和自己哥哥死亡的消息,这样的事情能耐心的等?
    化了个淡妆后,张羽倩准备去东坊证券上班,现在她已经不在是“实习生”了,而是东坊证券的cfo,无数人的工资都要经过她的核准,才能发。
    就在张羽倩打算推门离开的时候,靠近阳台的固定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张羽倩把门关上,然后走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喂?”
    “您好,张小姐,我们已经掌握了关于你哥哥死亡的最新情报,是一个叫……”
    “咚咚……”门的声音忽然响起,导致张羽倩在这一瞬间没听出这个人说出的名字。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是一个叫尉正卿的人做的,他买通了一个人去进行整容,面容模板就是新闻媒体上被抓的那个人,如果不进行dna检测的话,很难发觉。”
    “你在开玩笑吧?”张羽倩忽然出了一身冷汗,“那个人早就死了,怎么可能……”
    “我们的情报都是通过一些关系网络的人进行核对的,我这边还有关于他的一手资料,如果你要的话我可以邮箱给你一份,做我们这行,最注重的就是诚信。情报我带到了,信不信就是你……”
    “咚咚……”敲门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瞬间让惊惧中的张羽倩有些心烦意燥,“来了来了!”
    打开门以后,张羽倩整个人直接就僵住了,嘴唇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你……”
    尉正卿皮笑肉不笑的说:“怎么?才几个月不见,你见到我就变成这个表情了?”
    张羽倩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怎么真实的笑容,尉正卿直接绕过张羽倩走到了屋里,仔细的打量着这十分文艺的房子,拿破仑骑马的画,蒙娜丽莎的仿真皮,梵高的星空,甚至还有贝多芬的照片。
    “看来你和你哥在一起生活的挺好的。”看了一会儿后,尉正卿说出了这么一句。
    张羽倩脸上的笑容仿佛僵住了一般,她有点别扭的说:“喝咖啡吗?亲爱的。”
    “还是你懂我,三勺糖,别泡太多,谢谢。”说完这句话,尉正卿好似旁若无人般直接坐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同时微闭着眼睛,像是在假寐一般。
    张羽倩走进的自己的卧室,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床下面靠左的一个抽屉里面有一把银色的女士*,那是她十七岁的礼物,还是张哲圣让人从美国偷偷带回来的,没想到眼下却发挥了作用。
    她拿起手枪,装好弹,然后把保险杠放下,最后把手枪放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她随手从卧室靠窗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两包雀巢速溶咖啡走了出去,她不怎么喜欢喝咖啡,所以咖啡机基本报废了,并且她也不喜欢使用咖啡机。
    她用手把小袋子的咖啡拆开,然后倒进杯子里,同时仔细的观察着尉正卿的反应,他依旧闭着眼睛,似乎像是睡着了一般,如果不是怕里面有诈的话,张羽倩这会儿肯定会直接掏出手枪给他来个几枪,在压抑住自己心中仇恨的时候,她把咖啡端到了尉正卿的面前。
    “好了,喝吧,三勺糖。”张羽倩带着柔和的笑容说道。
    尉正卿睁开了眼睛,轻抿了一口咖啡,然后一脸严肃的看向了张羽倩:“那时候我们一个月出来见几次面,最后变成了情人关系,你让我帮你哥哥获取一些金融圈的内幕情报,我答应了,但是你哥哥答应过会保证我和我家人的人生安全,但是最后却是没有。”
    观察到张羽倩脸色的一丝不自然,尉正卿继续说着:“你哥哥非常聪明,他能在三十岁之前做到东坊证券ceo这个位置靠的绝对不是人脉,而是自己的实力,所以我对他说的话肯定也是相信,但是他保证的却没有做到,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张羽倩强装镇定的说:“我哥哥有时候也会忘记的,他记性很差,出门总是忘记带东西……”
    “哦?是吗?是你在装,还是你真的不了解你哥哥?他从来就不会忘记带东西,也不会忘记自己对别人说过的话,除非他是骗子,亦或者是……”
    张羽倩内心被扭曲的心态瞬间爆发了出来,她拿起藏在上衣中的*直接对准了尉正卿的头部,在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开枪的话,尉正卿的头部会像西瓜一样直接暴裂。
    “是我做的!那又怎样?那时我们的关系非常好,我比你老婆还要了解你,你为什么不能和我结婚?最后我知道,你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发泄自己欲望的工具,根本就没有想娶我!”张羽倩说着,眼中闪烁着疯狂和泪水,同时握枪的手放在了扳机上……
    尉正卿叹了口气,“从我快死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是你做的了,现在你拿枪指着我干嘛?为什么不开枪?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派人打听到我消息了,我现在上门岂不是正好自投罗网?那你还等什么?”
    张羽倩怒视着尉正卿,同时和他微微拉开了距离,以防突然遭遇不测,“你为什么要杀我哥哥?你既然知道是我做的,那你为什么要杀我哥哥?”
    “现在你应该能体会到亲人死亡的痛苦了,正如我面对我女儿死亡的痛苦一样。”尉正卿一脸平静的说着,似乎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张羽倩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体会?尉正卿居然可以平静的说出体会亲人的死亡这样的话?他做的这一切就是让她体会亲人死亡?
    “尉正卿!你去死吧!”张羽倩扣动扳机,*独有的枪声顿时响彻在整个别墅。
    但是尉正卿却在她扣动扳机前忽然动了一下,巧妙的躲开了子弹的轨迹,同时他迅速的拿起桌子上的热咖啡朝着张羽倩泼去,滚烫的温度使张羽倩不自觉的冷哼的一声,但是握着手枪的手却是没有放开的意思,她忍者痛,想再开一枪,但却看到一个身影朝她扑来,这枪再次落空。
    尉正卿直接用双手制住了张羽倩,看着这动人的脸庞,曾经在他怀里温柔如猫的女子,尉正卿的心忽然软了下来,但随后……
    他夺过了枪,朝着张羽倩的身体连开三枪,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情人之间为什么要闹到这种地步?”尉正卿摇了摇头说着。
    再次回到了柔软的沙发上,任由地上的身体缓缓的颤抖,再到一动不动,尉正卿自己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时此刻正在刷着股市新闻,一旁的加密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后,他接起了电话。
    “喂?”
    “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了。”尉正卿平静的说着,“同时你也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吴均帮你做了个免费宣传后,国内建筑行业的信任危机随之而来,你也算是个天才,在不做空泰宏股份的情况下赚了一笔大钱……”
    林时从尉正卿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平常,他一脸疑惑的问:“说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有感而发。”尉正卿继续说着,“哦,对了,提醒你一下,我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我知道你做空和操控市场股价的全部行为,包括你岳父用加密货币暗中给你集结资金做空股票,但你却不必再担心我了……”
    林时微微皱了皱眉头,同时心里微微有些心惊,奚国强利用加密货币的事情只有他和奚蕊知道,另外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样的事情,那尉正卿……
    就在林时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电话忽然被挂断了,随后他收到了一条短信:“记得把证据全部处理掉,通讯设备,留下的痕迹,靠不住的人,还有一大堆的钱。”
    林时再度拨了过去,但语音这次确是提醒他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
    尉正卿将手机的储存信息的芯片扔进微波炉里,随后调到高温,转20分钟,他拿起沙发上沾血的手枪,先是对着自己的左手开了一枪,微微冷哼了一声后,他把手枪放下,用右手食指沾了点血,最后在地上写出了“东坊证券”四个大字。
    随后他趴在地上,这样给人的感觉是他用尽所有力气才写出的字,最后他用右手拿起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这一切是时候该结束了,他活的太累了……
    林时在对面电话关机的时候,提心吊胆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有一则新闻再次把东坊证券推上了浪尖,“东坊证券cfo在家中与一陌生男子被杀害,男子用生前最后的力气写出了东坊证券四个字。”
    新闻仅出现一个小时,就获得了3000万的点击量……<!--over-->---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