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
    爽哲用断刀慢慢将黑狼的腹部划开,由于黑狼皮肤坚硬,他划得甚是吃力。不过终究还是划开了。
    就在爽哲打算伸手到黑狼腹部探得有无内丹时,小金雕闪到了他的身前,然后,这只小雕不顾黑狼腹部的污秽将头伸了进去。
    “你干嘛?内丹是我给师父疗伤的,可不能吃。”
    爽哲赶紧抓住小金雕的脚,想将其拖出来。
    只不过当小金雕被爽哲从黑狼腹部拽出来时,小金雕的嘴上多了个巨大的蚕蛹。
    蚕蛹浑身雪白,不曾被黑狼的鲜血污秽,小金雕将蚕蛹拖到外面,然后啾啾了两声。
    雕鸣声很是急促,这表示小金雕很是着急。
    “我的天,这么大的内丹。”爽哲则瞪大眼睛的说道:“这黑狼怕不是成精了。”
    “不是内丹,是剑蛹。”
    这时,刘三开口了。
    原本,他是不知道这些的。都是那位夏侯爷爷说的。
    讲真的,若不是那位夏侯爷爷,刘三不会有这么广的知识面。
    再就是,以前的刘三虽然有些浑浑噩噩,但随着两位兄长的去世,他一时间就长大了。
    因为矮人一族的重担落到了他的头上。
    刘三冒着大雨来到蚕蛹跟前,钟元鹏也跟了过来。
    “你知道里面是谁?”
    刘三问小金雕。
    小金雕使劲的点了点头。
    刘三缓缓将手掌按在剑蛹的表层,不过很快,他就收回了手。
    “好强的剑意。”
    刘三心想小金雕用嘴巴接触剑蛹没有任何事,想必是这小金雕身上的气息与这剑意是相通的。
    如此,小金雕跟剑蛹里面的人或许真的认识。
    “用毡布将剑蛹裹住,放到车上去。”
    刘三吩咐爽哲道。
    “这里面是小狼人吗?”爽哲用毡布将剑蛹裹住搬到板车上后问小金雕。
    小金雕没好气的啾了一声,然后落在剑蛹上,似乎在看守这个剑蛹。
    “这人遇到黑狼时应该就受了重伤,不然也不会以剑意裹住自己。”
    板车继续被爽哲拉着往前赶路后,刘三说道。
    “这剑蛹需要多久才能消散?”
    钟元鹏虽然不了解剑蛹,但心里很清楚,能用剑意织成这等剑蛹的人,肯定不弱。
    “我也不知道。”
    刘三说完问小金雕:“你主人吗?”
    小金雕闻言摇摇头,然后伸出翅膀拍了拍刘三跟钟元鹏。
    “你朋友?”
    刘三顿时明白了。
    小金雕收拢翅膀点了点头。
    由于避雨的毡布裹在了剑蛹上面,钟元鹏与刘三还有小金雕都暴露在暴雨之下。钟元鹏当即消耗玄气设了一道微弱的结界。
    虽然修行者不惧寒意,但刘三伤势较重,还是小心为好。
    毕竟,身边有位塑圣强者,还是较为安全的。
    虽然草原上的强者也不少,但塑圣境并不多。
    至于阴山,随着雁门关大战的发生,或许冒顿已经调走了不少祭司殿的强者。
    而且,钟元鹏有办法进入阴山。
    他这些年可不是在北蛮王庭混日子的。
    可以说,北蛮的很多秘密,钟元鹏这位雀巢雀舌心里甚是清楚。
    刘三虽然之前跟爽哲说过,修行从身体之大小,对于修行没有任何的帮助,但前提是,你拥有的是正常的人族身躯。根据玄宇大陆一些强大医者的鉴定,矮人族跟人族并不是同一物种。这种不同,并不是体现在身高差距上面,而是身体构造上面。简单的说,矮人族的玄穴与玄脉跟人族是不一样的。这些差距便导致矮人族无法修行很多的功法以及玄技。当年,刘氏三兄弟虽然是矮人族的佼佼者,但不过只是凝元境。而且,三兄弟越往后面修行,越觉得困难。这种困难就像前面是一条狭小的道路,你看得见,但无法通过。还好,最终,他们遇到了那位夏侯爷爷。
    夏侯爷爷作道士打扮,极为喜欢喝酒,在矮人族待的那几个月,基本上喝光了矮人的酒。不过对方也成功让刘氏三兄弟破境了。
    “天分都很好,就是身体不行。”
    夏侯爷爷离开时跟刘氏三兄弟道:“好好加油吧,奥利给。”
    奥利给是矮人族的放眼,意为努力。
    只是由于生活的压力,刘氏三兄弟还是走上了杀手之路。
    而且,刘大刘二更是陨落北蛮。
    一想到那位火宗的小子,刘三怒火中烧,他发誓要将这小子杀了。
    但火宗小子有那么好杀吗?
    刘三心想只有自己改变身体构造,成为真正的人族,然后认真修习夏侯爷爷传授的那些功法玄技,或许还有可能成功。
    如何成为人族,夏侯爷爷说了一下塑体术的事情。现在,钟元鹏也说了。如此,刘三定要去将这塑体术拿到手。
    就算祭司殿是龙潭虎穴,他也要去闯一闯。
    ……
    暴雨停下来时,天黑了。
    爽哲搭建好帐篷后,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休息。
    “啪。”
    小金雕将之前的肥羊丢在爽哲身前,意思是赶紧烤去。
    不远处有个灌木林,爽哲过去后很快弄了不少柴火过来。
    柴火是湿的,但难不倒爽哲。
    因为刘三传了他几个很实用的玄技。
    当湿漉漉的柴火被爽哲抽去湿气后,便成为了干柴。
    之后,爽哲开始烧烤。
    小金雕则站在板车上看着毡布里面的剑蛹。
    它将嘴巴凑到剑蛹上面磨了磨,心想怎么弄成这样了,你可要早些出来,然后带我回家。
    刘三与钟元鹏两人吃完晚饭后,便进入帐篷中疗伤。
    爽哲找了个水洼洗了个澡,然后光着大屁股在帐篷前练刀。
    他的腰刀断了,好在钟元鹏还有一把。
    “怎么样,我这一刀还不错吧。”
    爽哲一刀将远处的山坡劈开,甚是得意的朝小金雕道:“你要没事,去抓只牦牛过来,我晚上请你吃宵夜。”。
    小金雕啾啾了两声,表示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我要保护好我的朋友。鸣叫完,小金雕用翅膀遮住头窝在了剑蛹边上,它觉得爽哲练刀的声音太吵了。
    爽哲则将铁刀丢到一旁,看着漆黑的天空道:“漫漫长夜,真的很寂寞啊。”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