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唐僧听了,好吧,这新来的,如此吹牛,我就暂且信他一次,看看他这牛皮是如何吹破的……
    拍着马走了七八里,耳边还在听着孙悟空的再走远些,猛然间就一声天崩地裂,无数砂石飞溅,身下的白马也一下子软倒在地,唬得扑倒在地的唐僧花容失色:
    莫不是地龙翻身了?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运!
    过得好一会儿,那孙悟空趁着天崩地裂,将葫芦藤,连着一截山顶移到了千里之外的一处偏僻地方,留下一根毫毛变化的分身照看,这才一溜跟斗翻到唐僧面前,赤条条拜倒:
    “师傅,多谢援手,我今日出来也!”
    又与那刘伯钦感谢了一番引见之情,这便过去牵马,那马连忙往后躲,实在是这猴子的名声不好,早就在马们的世界里边传遍了:
    拿小老鼠咬天马的菊花……
    唐僧见猴子比自己还心急,却也安慰,至少,是个有理想信念的。
    与刘伯钦道别之后,两人一马开始前行,路上唐僧就问道:“徒弟,你可有姓名?”
    “我姓孙,叫悟空。”猴子眨眼笑道。
    “孙悟空,这倒是我佛门中人的名字,好,好!”唐僧大为高兴,看来这是一个有慧根的。
    想想自己这个师傅总该有个见面礼什么的,就将自己的几件干净僧袍拿出来:“悟空,为师看你身上没有衣服遮体,却是不太雅观,这衣服为师并没有穿过,你且拿去试试。”
    听了这话,孙悟空一愣,仔细看看唐僧,眼中只有一片热诚,并无其他想法,心中一暖,感谢道:
    “那就谢谢师傅了。”
    结果衣服穿好,左右转了两圈,喜得唐僧道:“这样看起来,却是像我沙门中人了,嗯,再与你起个诨名,叫做行者。
    我们这一去西方十万八千里,路途遥远,都要靠一双腿走过去,其实,我们师徒都是行者啊。”
    “行者,也行。”孙悟空并不在意,你是要走过去,俺老孙一个筋斗就到了。
    不过是个诨名,也就没必要与新认的师傅较劲,应承下来就是了。
    路上杀了一只老虎,剥了皮,唐僧倒也欣喜,并不觉得杀死兽类是开了杀戒:“正好,晚间找户人家,给你做一个虎皮裙。”
    这话出口,西天诸人都摇头,看来,这唐僧对于杀戒的理解,还是有偏向的,杀人是不行,可是杀妖,杀兽,都没问题。
    这佛门众生平等的理念,在南瞻部洲,必然是出了大问题!
    看看日暮,到了一处人家,唐僧看看孙悟空的嘴脸,实在是唬人,怕吓到人家,便自己上前叫门,与那开门的老人家寒暄了一会儿,便招呼孙悟空一并进家。
    孙悟空见老人家害怕自己,便说起他小时候的往事,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第二日上路,遇到了六个毛贼劫道,孙悟空便要将他们一并杀死。
    唐僧苦劝,猴子依旧不听,觉得这六个毛贼,虽然是人身,但已经是兽性:刚才拿刀枪砍了自己几十下,要是一般人,早就死了!
    看着猴子杀人,唐僧总觉得不对,毕竟是师徒,这就像是自己杀人一般无二!
    若是有业障,自己也逃不脱干系啊!
    毕竟,这也是六个人啊,他们哪个不是人生父母养的,这么一死,却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唐僧在这里唠唠叨叨,孙猴子也是被气得无语,突然想起当初如来说的,这唐僧善良,固执,需要慢慢磨合,不禁摇头,的确是善良,也的确是固执!
    也罢,自己好不容易出来,且出去溜达一圈,免得听他哔哔。
    那边灵山之上,一群佛陀菩萨都相对无语,这杀戒,到底该不该开?
    难道杀妖怪就不是杀生了?
    众目睽睽,盯着袁洪,等着这位佛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然,这众生平等,不得杀生,就成了一句笑话。
    这样的人来西天,还能取回真经,那样的佛门,只怕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存在!
    袁洪看着这一幕,心里知道,如果自己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怕今日之后,西天诸佛,心魔就会大盛,难保哪一日会出现一个无法无天的佛魔来。
    “我们讲究众生平等,这只是一个高大上的宣传口号,指的,就是没有权力、财富、地位的干扰,大家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从来不是说人和老虎,人和妖怪,人和蚂蚁都是平等的。”
    袁洪一边梳理思路,一边解释,自己得自圆其说才行:
    “我佛门的根本,便是要教化人族,让人族明白,什么事情不该做,不能做,有一个最起码的道德底线。
    核心,是以人为本,人才是我佛教的核心。
    至于妖族,愿意向善的,化形为人,我们自然欢迎,也当你是人族的一员。
    对于屡教不改的,送他转世投胎,也是一桩功德。”
    “我佛门首戒杀生,最重要的,是培养一种对生命的敬畏感,没有这种对生命的尊敬,也就没有了遵守规矩的必要,大家大杀特杀,杀得天翻地覆,种族毁灭,最后只剩下一片苍茫大地。
    光大佛门,这个过程之中,不可能没有艰难险阻,没有妖魔挡道,我为什么立下八部天龙作为佛门护法,其中的意思大家心中都明白。
    我们佛门的弟子自然不能开杀戒,但是,护法可以:
    他们修炼的功法,不是渡人,而是杀生的!
    我佛门从来就不是墨守成规的傻子,别人要是这么认为,那就给他一个教训好了!”
    “规矩是保护弱小者的,也是限制强大者的,若是有强大者伤害了弱小者,需要赔偿,但是,这绝对不是等价的,也不可能等价。”
    袁洪淡淡地扫了一眼众弟子:
    “你想象一下,若是你那一天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难道,你还要给他偿命吗?”
    闻言,大家都笑了起来:“哪里有那么金贵的蚂蚁!”
    “蚂蚁不必偿命,猫狗呢?”袁洪冷然道:“妖怪呢,普通人呢?仙人呢?”
    “或者,神佛呢?”袁洪看着大家,问道:“若是有一天,你们不小心杀死了一个神仙,该不该偿命?”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