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说话的是那个衣服都被撤光了,身上还留有许多痕迹的空姐,她赤果的躺在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于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这位空姐表示,恨不得将那些劫匪们挫骨扬灰。
    李栓看了眼她,然后再看看谢高,默默地脱下一件衣服盖在她身上。
    至于那些劫匪,他们目前已经解决了5个,也就是说还有一个。
    据其所说,那个是去了驾驶室,控制机长他们,往他们指定的地方飞去。
    这可就麻烦了,驾驶舱那里可不能动枪,稍有意外,可能就会导致飞机失控,落得个机毁人亡,这下面是茫茫大海,即便侥幸坠机没死,也会死在大海上。
    现在不确定对方是否知道这里当然情况,如果不知道的话,那最好不过了,倘若要是清楚这里当然事,那就很麻烦很麻烦了。
    要保证机长们都没安全,还要解决敌人,而且还不能动枪,条件很苛刻。
    不说为了整架飞机上的人安全,他们也没有那么圣母,但是他现在的生命,却和这架飞机绑在一起,由不得他不用心。
    通往驾驶舱的门被锁起来了,从那边反锁了,小窗户里也看不到那边的情况,驾驶位置上也没人,目前飞机是自动驾驶状态,驾驶员可以暂时的不用管,但并不是说就能完全的松手,目前还没有哪种飞机能做的这种地步。
    驾驶员不在,看不到人影,李栓轻轻的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表示他现在内心的紧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出了问题,不光是一飞机的人,他们也要死。
    “我知道外面的情况,我劝你们最好边要轻举妄动,还有那几个,放下手里的武器,不然大家都一起去死。”
    突然,广播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说这英语,但带着浓浓的口音,英语说的也不利索,但起码能够让人听懂就是了。
    李栓和谢高他们面面相觑,眼前这状况,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五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为了小命的安全,他们选择妥协。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我们现在放下武器了。”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弯腰,将武器放到地面,眼球不住的乱转,警惕的看着周围。
    “我看到了,把你们的枪都扔的远远的。”那人的声音再度传来。
    李栓他们照做,把枪都扔远点,最近的距离自己也有1米多远。
    “很好,你们转过身去!”那人嚣张的叫道,似乎很满意看到眼前的几人任由自己摆布的场面。
    听到这话,李栓顿了顿,放下武器,扔远点都没问题,但是转过身去,那岂不背对着那个劫匪,这怎么行,太危险了,一但转过身去,自己也将失去任何抵抗力,完全沦为鱼肉。
    见李栓他们迟迟没有行动,这个劫匪显得有些急躁,大吼声,粗喘气声,从扬声器里穿出来,“快转过去,不然我就打死他,大家一起死。”
    “不可能的,要不你打死他吧,反正我会开飞机。”谢高忽然高声说道。
    对方一阵沉默,随后传来两声轻笑,显然是不相信谢高的话,认为是在诈自己。
    现在就看双方谁沉得住气了,李栓他们也没有百分百把握,甚至连一半都没有。
    要知道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等了一会儿,对方似乎有些急了,“我叫你们转过去!”
    同时,传来一声枪响,让人心里一跳。
    “听到了没,这只是打断他的腿,下一次就是他的脑袋了。”
    “好好好,你赢了!”李栓赶忙说道,冲其他四人使了个眼色,转过身去,背对着舱门。
    “往前走!”
    众人顺从,往前走,再往前走一点,就是头等舱了,一群人看着五人空手走出来,不明嚼栗。
    他们可是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五人身上。
    一人尝试的询问一下,怎么回事?结果被李栓狠狠的瞪了眼,杀气一露,吓的那人缩了缩脖子,不敢去看这五人。
    广播声音那么大,聋子都听得到,还跑来询问,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或许这人心里还抱着一丝期望吧!
    “都怪你,都是你们,要不是你们,他们也就抢些钱,因为你们,现在我们都要死了!”忽然,一个中年妇女冲他们大吼大叫,用一众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们。
    “闭嘴!”妇女旁边的一个中年人怒瞪了她一眼,然而这个妇女依旧不依不饶,喋喋不休,看向李栓他们的眼神越发怨恨。
    不过好在,其他人明事理,悄悄的和这个中年妇女拉开距离,和她在一起都感觉丢人。
    李栓斜着眼睛看了眼那个妇人,身形消瘦,脸上抹着厚厚的粉,白如丧尸,看不到一点血色,厚厚的嘴唇,涂着猩红的唇膏,看着就让人作呕,妥妥的一副刻薄相,难怪这么自私。
    “要不要弄死他?”周新华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低声询问道,说的是汉语,也不担心这些人听不懂。
    那个妇人的男人似乎听懂了周新华的话,连忙一把拉住妇人,捂住她的嘴,将她拖旁边去,看都不敢看李栓他们,这帮人太凶残了,动不动就要杀人。
    “哼!”牛禁冷哼一声,在他眼里,这些人就是不知好歹,救他们不过是顺带的,要是可以的话,他们绝不会在意这些人的死活。
    但是在飞机上也不好杀人,否则下飞机也不好解释,他们还要去美帝家完成任务呢。
    陡然,李栓的耳朵轻轻的动了动,眼珠子乱转。
    他听到了背后传出的声音,驾驶室的舱门被打开了。
    一瞬间,他身上汗毛倒立,背后如麦芒针刺,李栓可以肯定,那个劫匪肯定在用枪指着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
    心中大急,也抱怨着,怎么就劫机这种艹蛋的事也被他碰到了,这种百万分之一的概率,比彩票还低。
    李栓觉得,自己下飞机后,去买彩票试试,保不准还就中了。
    咳咳!
    不过,眼下还是想想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