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小说---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果非要说这个世界上最想念拉布拉多的人,无疑就是宋孤烟。
    如果说这个世界谁最想念拉布拉多,那应该是宋孤烟和米雪。
    当米雪还是一只小猫的时候,因为严重的皮肤病,就被抛弃了。也不知道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还是无助下的绝地求生,它逃进了警犬训练基地。
    米雪被抛弃之后,弱小的它根本找不到食物,更抢不过那些流浪猫,瘦得皮包骨头。前爪上的伤口溃烂,皮肤病让它看起来丑恶。
    在一群小奶狗的包围下,米雪瑟瑟发抖。
    而此时,拉布拉多出现了。
    他驱散了小奶狗,把宋孤烟找了过来。
    米雪就有了大胸妹这个铲屎官,并开始接受治疗。
    米雪感激张襄玲收养了它,给了它家庭和关心,喂养它并且给它治病。它同样感激拉布拉多的解围,让它能够能够遇到这一切。
    这个世界原本没有折耳猫这个品种,不过是数百年前,苏格兰人偶然发现自家有一只小猫耳朵无法直立,看起来萌萌地非常可爱,就用这条基因变异的折耳小猫开始繁殖,并且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
    所以说,折耳猫一开始,就是建立在基因突变上。想要留住折耳的基因,就必须近亲繁殖,增加折耳出现的概率。
    导致折耳的基因,不止是作用在耳朵上,而是全身骨骼。所以折耳猫天生就存在遗传性的骨骼疾病,软骨发育异常,导致猫咪爪子和尾巴的畸形。
    在国外,折耳猫是很多猫舍培养的对象,美利坚几个最大的猫会cfa,acfa,都允许折耳注册。以美利坚的宠物行业发展水平,似乎是给折耳猫打上了官方的认同。
    第一只折耳猫是由于它的软骨基因发生了突变,导致耳朵立不起来,而这软骨基因控制的可不仅仅是耳朵的骨头,它控制的是全身!所以,折耳不仅仅是耳朵的软骨跟普通猫不一样,身上的很多软骨组织都是有问题的。
    出于人道主义,遗传学家建议取消折耳这一品种的繁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本不该出现,折耳这个基因本该被大自然淘汰,却因为人类独特的审美而大量繁殖,让痛苦伴随猫的一生。
    所有品种都有特有的遗传病,繁育除了提高宠物的品质,也在剔除不良基因。正规猫舍让折耳配健康的猫改良基因,减轻折耳的先天不足。只是在国内,正规的繁育猫舍少之又少,折耳猫在混乱的繁殖下,导致大量病猫的产生。
    不接受折耳猫,倒逼猫舍放弃繁殖,还是建立起更完善的繁殖体系,尽量地减少病猫流入市场。
    或许这个问题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甚至说依靠着整体社会的提升,并不是个人所能够左右。
    但不管怎么说,宠物繁育这个话题太大,大到一般人都意识不到。
    米雪的诞生,就是一种悲哀。幼时被抛弃,可谓是吃尽了苦头。但它也是幸运的,遇到了拉布拉多,也遇到了张襄玲。
    张襄玲怀孕期间,为了让婆婆少为难老公,不得已让宋孤烟代为照顾。
    米雪心心念念地想呆在拉布拉多身边,可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出现了。
    在宋孤烟上班的时候,米雪就爬到窗口的猫架上面,静静地趴着,看看外面。
    哪怕是米兰把屋子里面闹翻了天,米雪眼皮都不抬一下。
    以前豆奶粉也有离开很长的时候,可从没有像这次那么久,久到米雪都有些记不清楚拉布拉多的相貌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米雪换了个姿势,接着望着阳台外面。
    秋天的阳光还不错,照得猫咪有点犯困,米雪就闭上了眼睛。
    到了饭点,自动喂食机“嘟”了一声,小碗里落满了猫粮。
    闹腾的米兰唰一下了过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玩闹了那么久,它早就饿得不行了。
    米雪伸了个懒腰,舔了舔爪子,从猫架上爬了下来。
    和大开大合的米兰比起来,米雪就要优雅得多,慢条斯理,不疾不徐。
    刚吃了两口,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米雪饭也不吃,赶紧跑了过去。
    米兰还在嚼着,看了看猫粮,又望了望门口,纠结了一下,还是屁颠屁颠地跟了过来。
    只有宋孤烟,而且情绪似乎有些不好。
    拉布拉多没和她一起回来。
    米雪有些低落。
    它,好像豆奶粉。
    为什么它还不回来呢?
    米雪对自己说,阳台外面的树叶黄了,豆奶粉应该就会回来。
    然后秋天了,树叶一点点地都被染黄。
    他还是没回来。
    米雪又对自己说,树叶都落了,豆奶粉肯定会回来的。
    那树叶每落一片,思念就深上一分。
    米雪总觉得,可能树叶还未落尽,在某一天,豆奶粉就跟在宋孤烟身后走进了房屋。
    可是,没有。
    宋孤烟长长地呼了两口气,左手抱起米雪,右手抱起米兰,坐在了沙发上面。
    心情不好,开始撸猫。
    米兰就安顿了一会,就溜到一旁玩去了。
    宋孤烟把米雪抱在怀里面,轻轻地扶着后背。
    还是折耳猫乖巧,英短这猫一点都不省心。
    …………
    新婚燕尔的张襄玲,多了不少少妇的味道。
    米雪缩在铲屎官的怀里面,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
    对于小猫来说,记住味道,远远比记住相貌要简单得多。
    明明铲屎官外貌一点都没有改变,可米雪就是找不到从前一模一样的气味。
    张襄玲轻轻地抚摸着米雪,脸蛋自然而然地就出现了些母性的光辉。
    度过了保胎期,张襄玲才得以从家里面跑出来。工作对于她来说,更像是透气。毕竟有一个神神叨叨的婆婆,家里就沦为了谣言的集中地,让张襄玲都有些怀疑自己接受了二十年的教育。
    幸好柳医生是站在她一边,不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手头的工作完成得差不多,张襄玲伸了个懒腰,牵着米雪就朝着训练场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是的,是牵着。
    挺着个肚子,张襄玲很难再抱着米雪到处溜达,干脆买了个狗狗使用的背带,方便又实用。
    相比较热火朝天的成犬训练场,幼犬这里就要消停得多。
    小狗也就四五个月大,长相可爱,还能一板一眼地在那里执行简单的口令,看着就觉得有些憨态可掬。
    米雪大摇大摆地从一众幼犬面前走过,排成队的小警犬有所意动,但是在训导员的压缩下还是乖乖保持着坐姿。
    “哎呀,好想和这只小猫玩呀,训导员,你怎么还不下命令呢。”
    “这只猫咪好嚣张,她居然翘尾巴?!!”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必一击制敌。”
    “……”
    训练,就是克服警犬的本能,培养起听命令的身体反应。
    有小猫这只最好的检验官,少数几个训导员倒是乐见其成。
    米雪突然停留在一只花城犬的身边,就这么看着他。
    周游眨巴眨巴了下眼睛:这都能被你认出来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