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都市小说 > 妖孽仙皇在都市 > 正文 第1510章 不可揣度!
    ---无广告小说---“说这么多,我好像都不知道你的来历!”萧尘道,“你不是嵇族之人吧,怎么在嵇族当起了祭灵?”
    “我名‘烛葵’!”祭灵道。
    “烛葵?没听过!”
    祭灵:“……”
    “咳咳……别怪我耿直,确实没听过,烛龙我还知道!”萧尘道。
    “我乃烛龙长子!”祭灵无奈解释道。
    “噢……烛龙长子,你早这么解释,我不就懂了吗?”萧尘恍然。
    祭灵叹道:“我知道,父神光芒太耀眼。人们总因我是烛龙长子而铭记我,但若单独说出我的名字,能想起者,寥寥无几!”
    “那没办法,怪你自己不争气!”萧尘耸了耸肩。
    “我没有埋怨的意思,相反,能有这样一名父神,我很高兴,他向来是我憧憬之人!”
    祭灵语气透着无限缅怀。
    虽然幼时,父神对他过于严苛,他完全没有感受到过任何父爱。
    但长大之后,他才明白,父神肩上扛着的是整个世界,比任何人都要伟大和辛苦。
    他一直向往,能够达到父神那样的高度,能提父神分担责任。
    “我也只是随口一说!”萧尘笑道,“烛龙是真神,你遗传了他的天赋,纵然暂时达不到他的高度,却也远非其余生灵能比,你巅峰时期,应该也十分接近真神层次了吧?”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美名曰最接近,实则……”祭灵幽幽一叹,似在自嘲。
    “你也是最接近真神层次的生灵吗,那和灵族那位灵圣比如何?”萧尘问。
    “未曾一战,但她或许比我更强一些!”祭灵道,“当年真神之下,有十位被誉为最有希望踏入神之领域的生灵,我排在第六,灵圣排在第四!”
    “她排名比你高,你却用或许,似乎对排名很不满?”萧尘笑道。
    “排名只是浮云,到了我们这个层次,都有无敌的信念。没有真正打过,当然谁也不会服谁!”
    “倒也是!”萧尘很欣赏烛葵这番话,“那你是怎么跑到嵇族来的?”
    “当年那一战,我其实没有任何贡献,只是闯入了真神之战的战场,被他们战斗的威能波及,身躯被毁,魂识也近乎被磨灭!”烛葵叹着气,嘲笑自己不自量力。
    当年战场分两个阶层,真神与真神的战场,真神之下的战场。
    真神战场并不在神界,而是在异空间。
    烛葵那时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已经触碰到了神的层次,强行闯入了真神战场,结果只是在外围观战,就差点被灭杀,幸好烛龙及时发现,保留了他一丝魂力,将其送了出来。
    那一丝魂力,就成了如今的嵇族祭灵。
    “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那么大了还坑爹!”萧尘扶额。
    “那时我确实膨胀过头,但好巧不巧,我意外撞见了一桩秘密!”烛葵语气忽然变得凝重道,“在我被父神传送出来时,有另外一股黑暗力量也从那个异空间逃离了!”
    萧尘闻言,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怀疑现如今的黑暗界,还有一名真神存在,这是我断定神界一定会输的根本原因!”烛葵道。
    神界诸神全部灭绝,而黑暗界还有一名真神,这就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差距。
    尽管那名真神或许也只是一丝残魂,或者仅仅只是一道孱弱的力量,那也足够了。
    真神就是真神,无论以何种方式存在,都是无可匹敌的。
    而且经过这么多年修养,谁知道那真神恢复到了什么程度?
    “那还打什么,不如举白旗投降?”萧尘道。
    “投降?你真这么想?”烛葵凝声道,“为何谈话这么久,我丝毫察觉不到你的紧张感?”
    这一点,着实令烛葵不解。
    他跟萧尘的这场谈话,涉及到的东西足够惊世骇俗了。
    若是普通人,只怕要被吓得屁滚尿流。
    不说神界毁灭什么的,就单单说他道出自己是烛龙之子这件事,普通圣人都要吓得瑟瑟发抖。
    父神烛龙,那可是传说中的真神之一,一个眼神足以令诸天战栗。
    然而萧尘听了,居然没多大反应,好像很轻易就接受了他是烛龙长子这个事实。
    所谓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跟萧尘这心态一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了吧?
    “紧张什么,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多简单的事?”萧尘道。
    “跑?诸天都沦陷了,还往哪跑?”烛葵叹息,“罢了,不扯这些。还是那句话,要对抗黑暗界,唯一的希望就在天道之女!”
    “这件事我会放在心上,你不说我也会去找她!”萧尘道。
    “不,你可能误会了一点,我要找的是天道之女,并不仅仅是天道玲珑心的宿主!”烛葵道。
    “噢?”萧尘诧异,“怎么说?”
    “简单来说,天道之女不止一个!”烛葵道,“天道玲珑心、天道之瞳、天道之体、天道之力……理论上,天道之女有四个,四人合一,方是完整的天道之女!”
    “诗韵、姜青滟、皇甫幽若,还有冰凝……这四人我居然都认识?”萧尘嘀咕。
    “什么?”烛葵似乎都被惊到了,“四人你都认识,这么巧?”
    “确实够巧,都能写本书了!”萧尘琢磨着要不要给自己写本传记。
    “不对不对,你身上绝对有大因果,你究竟什么人?”
    烛葵一开始只是觉得萧尘天资不凡,黑暗界的事情又很紧迫,才准备托付萧尘。
    但现在,他有些怀疑萧尘的真实身份。
    “以前的我身上或许有因果,但我已经斩掉了。现在的我,只遵从本心,你若对我有怀疑,我们之间的谈话到此结束!”萧尘道,“黑暗界的事,我会留心。你曾经是烛龙长子,最接近真神的强者,但仅剩一丝魂力的你,能做什么?所以,安心就在嵇族养伤吧!”
    “喂,等等……”
    烛葵似乎还想说什么,要挽留萧尘。
    但很快,他就惊异地发现,自己创造的空间被萧尘撕裂,萧尘已经消失不见。
    “这个人……为何让我有一种面对父神时的感觉,一样的不可揣度!”---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