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网游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地造化
    ---无广告小说---br>
    相较于吐蕃、西夏、乃至高丽这些国家,东瀛的情况却是有些特殊,东瀛名义上自然是有天皇所统治,号称万世一系。
    然而在东瀛的历史之上,所谓的天皇根本就没有多少权利可言,更多的是一个招牌罢了。
    真正统治东瀛的却是分散于地方上的一个个的小国,及至后来则是一个个的幕府将军掌控着东瀛的真正权利。
    如今东瀛名义上的统治着正是崇德天皇,东瀛有着无数的天皇,本来崇德天皇应该是这诸多天皇当中的一个,不为人所知。
    可是这位崇德天皇却是在后世名气之大超越了绝大多数的天皇,众所周知,东瀛岛国民间神鬼之说极盛,在东瀛民间有着无数鬼神的传说,而其中最为有名的便是三大鬼神,酒吞童子,九尾狐玉藻前,以及大天狗,而大天狗按照民间传说便是由崇德天皇死后所化。
    提及崇德天皇的身世可谓是一个谜,因为崇德天皇的爷爷乃是白河法皇,其父乃是鸟羽天皇,其母为藤原中宫。可是民间却是流传着崇德天皇乃是白河法皇私通藤原中宫所生之孽子。
    这一点似乎颇有市场,因为白河法皇竟然在自己即将离世之时,逼迫鸟羽天皇传位于刚刚五岁的崇德天皇,按说哪怕是白河法皇再如何的疼爱崇德天皇这位孙子,也不该在自己儿子鸟羽天皇正值壮年之时将天皇之位传给一个刚刚五岁的孩子吧。
    可想而知,继承了天皇之位的崇德天皇一生之悲剧也就埋下了伏笔,及至后来,成为了鸟羽上皇的鸟羽天皇在崇德天皇成年之后,逼迫崇德天皇将皇位传给其弟,体仁亲王为近卫天皇。崇德天皇也就失去了成为上皇乃至法皇的机会,至此被幽禁,以至于后来惨死。
    正是崇德天皇的一生遭遇以及心怀怨恨而惨死,所以民间传说之中便有了崇德天皇死后怨灵不灭化身为大天狗的故事。
    当然楚毅并不清楚这些,他也没有多少兴趣了解一个区区天皇有什么过往,这里又不是什么神鬼世界,崇德天皇再怎么悲惨,也不可能化身为恐怖的大天狗。
    他此来只是为了覆灭东瀛,获得庞大的气运罢了。
    以东瀛眼下的政治局面,尤其是鸟羽上皇同崇德天皇之间的矛盾重重,使得天皇对于地方上更加的没有约束力,可以说地方上更是各自为政。
    这自然是大大的方便了楚毅的突进,从登陆到直逼天皇所在京都不过是花费了数天的时间罢了,更重要的是,这么一支数千人的队伍出现在东瀛大地之上,竟然没有引来东瀛人的阻拦。
    或者说是楚毅他们的速度太快了,东隐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楚毅杀到了京都前。
    当然凭借眼下东瀛地方上的贵族、武士阶层的力量,除非是联合起来,否则的话,怕是连给楚毅制造麻烦的资格都没有。
    京都,天皇所居乃是大内里,完全仿照长安城所建,不过东瀛国力有限,所建京都不过只有长安几分之一大小,又唤作洛阳,所以很多地方将领将入京称之为上洛。
    京都城外,楚毅等人驻马而立,随同楚毅出征的一众人此刻正一脸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座都城。
    到底是传承了近千年的古城,颇有一股历史沉淀的气息,不过对于见惯了中原之地的一座座大城的众人来说,看着这一座京都城,就如同先前看到高丽那王城一般的感受,撮尔小国,不过如此。
    岳飞同高宠对视了一眼,二人齐齐上前一步冲着楚毅道:“大总管,末将请命。”
    楚毅看了二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就见二人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之色,回身一声呼喝,顿时率领着数千人马奔着前方的京都城而去。
    京都城外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兵马,城中守卫自然是早就发现了这点,可是这些守卫却是一个个的被吓坏了,有多久了,京都城不知多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了。
    当岳飞、、高宠他们呼啸而来,轰塌了城门的时候,城中守卫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寥寥无几的几名武士咆哮着试图阻拦岳飞、高宠他们前进的步伐,结果却是被二人轻而易举的斩杀当场。
    王宫之中,刚刚成年没有多久的崇德天皇日子其实并不好过,这些年他虽然名为天皇,其实京都的权利更多的掌握在其父鸟羽上皇的手中,至于说其心腹却是寥寥无几,天皇的日子也不好过。
    甚至可以说崇德天皇的居所堪称是冷冷清清,鲜少有人前来,要不是有着天皇的名号的话,都要以为崇德天皇所居乃是冷宫了。
    与之相比,鸟羽上皇所居宫苑却是要热闹气派的多,京都之中的权贵七八成都是鸟羽上皇的支持者。
    这一日,鸟羽上皇正同几名心腹手下设宴狂欢,却是不曾想一名兵卫急匆匆而来,闯入大殿之中。
    鸟羽上皇眉头一皱,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目光之中泛着几分冷色道:“上条兵卫,何事如此慌张,擅闯宴席,你可知罪吗?”
    上条兵卫拜倒于地道:“上皇,大事不妙,京都城外不知从何处来了一队宋人大军,此刻京都已经被攻破,怕是一时三刻便要杀入王宫之中……”
    “噗……”
    边上一位权贵忍不住失声大笑起来,并且指着上条兵卫道:“好笑,真是好笑啊,上皇,此人实在是太搞笑了。”
    显然这位权贵是将上条兵卫的一番话当做笑话来听,其实不止是这位权贵,就是其他的权贵,看其反应也是一脸的好笑之色。
    京都已经多久没有经历过兵灾了,地方上诸国各理其政,真以为上洛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搞不好就是诸国共伐的局面。
    所以说京都承平日久,此刻上条兵卫竟然告诉他们,有大宋兵马出现在京都之外,这就更加的不可信了。
    不要忘了,大宋虽然同东瀛通商日久,却是从来没有派出过兵马随同商船前
    br>
    来东瀛之事发生过。
    而且两国隔海相望,大宋更是面临着几大国家的威胁,哪里有功夫来寻他们东瀛的麻烦啊。
    鸟羽上皇冷哼一声道:“来人,给我将上条兵卫乱棍打出去。”
    上条兵卫见状不禁趴在地上哀嚎道:“上皇,属下句句属实啊……”
    突然之间一阵惨叫声传来,并且越来越近,鸟羽上皇还有大殿当中的诸位权贵不由的呆了一下,满是愕然的看向上条兵卫。
    上条兵卫神色为之一变,跃身而起,立于鸟羽上皇面前道:“上皇快走,宋人怕是已经杀入王宫了。”
    显然这会儿鸟羽上皇等人都懵了,难道说上条兵卫说的都是真的,还是说外面的动静是崇德天皇发动的兵乱?
    倒也怪不得鸟羽上皇等人会有这般的想法,随着崇德天皇成年,双方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要说崇德天皇会发动兵乱,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来人,随我出去看一看,究竟是不是那逆子在背后搞鬼。”
    当鸟羽上皇带着一应武士出现在宫苑当中的时候,迎面一队人马浑身煞气的涌入了宫苑当中,正是岳飞、高宠等人。
    几名俘虏此刻正一脸兴奋的指着走出来的鸟羽上皇等人大叫不已,一旁的通译将话翻译给岳飞还有高宠等人。
    得知眼前一伙人竟然是东瀛天皇之父,鸟羽上皇,岳飞当即一挥手,就见一队兵马上前,向着鸟羽上皇抓了过去。
    上条兵卫做为鸟羽上皇的心腹手下,在东瀛之地倒也是一名好手,一身修为达到了大宗师之境,等闲的士卒根本不是其对手。
    不过还没有等到上条兵卫出手,一道寒光闪过,高宠手中长枪便没入了上条兵卫的胸膛。
    就像是随手拍死一只苍蝇一般,随手一甩长枪,上条兵卫的尸体便被砸飞了出去,至于说护卫在鸟羽上皇周遭的武士很快就被屠戮一空。
    这边鸟羽上皇等人被擒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没有多久做为东瀛名义上的统治着,崇德天皇也在那偏僻的天皇宫之中被找到,并且同鸟羽上皇一起沦为了阶下囚。
    不过是小半月的时间而已,东瀛天皇一系便彻底覆灭,而楚毅一声令下,传承了上千年,号称万世一系的天皇家族也彻底的随之烟消云散。
    就在天皇一系烟消云散的同时,楚毅只感觉识海之中气运祭坛为之震动,那动静之大,便是楚毅都不禁为之惊叹。
    寻了一处静室,楚毅心神沉入识海之中,只一查看,楚毅便深感惊讶,足足暴涨了两千多万近三千万的气运,这如何不让楚毅为之惊叹。
    要知道就算是正处在上升势头的大金覆灭也不过是让楚毅得到了两千万左右的气运罢了,与之相比,东瀛显然是差了大金太多,可是这种情况下,他不过是覆灭了天皇一系,竟然便得到了如此之多的气运。
    心神回归,楚毅不禁沉吟,暗自思量,除了猜测是因为万世一系传承久远的天皇一系的缘故,楚毅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可能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一下便足足获得了近三千万的气运,再加上覆灭高丽所得,可以说如今楚毅所拥有的气运甚至接近了一亿四五千万之多。
    当楚毅从静室之中走出来的时候,一应将领便迎了上来,相较于同大宋国土相连的高丽,这远隔重洋的情况下,大宋要统治东瀛还真没那么容易。
    要不是看出楚毅根本就无心于至尊之位的话,说不定早就有人站出来劝说楚毅在此地自立为王了。
    不过楚毅连中原王朝那至高无上的地位都不屑一顾,更不要说这区区东瀛之地了。
    楚毅看了众人一眼道:“尔等来见本王,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若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的话,众人还不至于来的这么齐整,毕竟此刻城中还有许多的乱子需要处理。
    吕师囊几人对视一眼,只听得吕师囊上前一步冲着楚毅道:“还请大总管名士,东瀛之地,该如何处置才是?”
    楚毅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微微沉吟了一番,抬头看着众人道:“不知道你们可有什么建议吗?”
    对于如何处理东瀛的问题,楚毅倒是想要听一听一众人的意见。
    显然事先众人已经商量过,所以在对视了一眼之后,吕师囊做为代表缓缓道:“大总管,东瀛之地不比高丽,也不比吐蕃、西夏等国,我们要向一下子吞并东瀛显然是有些困难,不过却是可以先行上书天子,将东瀛设为瀛洲,再行缓缓派兵消灭地方诸国,最终吞并东瀛之地,将之纳入大宋版图。”
    要楚毅一点点的去打下东瀛诸多小国,有那功夫,楚毅还不如率军去覆灭周边各国呢,所能够搜刮的气运绝对要比打下东瀛诸多小国要多的多。
    只是稍作思量,楚毅便向着吕师囊道:“既然如此,便如你们所言,就由吕师囊你拟一封奏章,派人呈于天子。”
    汪洋之上,一艘艘的海船就如同大海之上的一叶扁舟,可能随便一波巨浪拍打过来便会船毁人亡。
    一道道身影立于船头之上,直面那高大数丈的浪头,感受着天地自然的伟力,在这等自然伟力面前,人力是那么的渺小。
    不过这不过是对于普通人而已,而对于天人之境的强者来说,区区浪头而已,莫说是数丈高,便是数十丈高的浪头都不够他们一巴掌拍的。
    可是这等大自然的伟力却是令人心神摇曳不已,生育中原内陆之地的一众人又何时有过这般的际遇,天地苍茫,大海汪洋,一望无垠,再加上那一道道的欲毁灭一切的浪头,一时之间,心神为之开阔,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这种精神层面上的升华却是极为难得。
    可想而知,经此一遭,对于方腊、卢俊义、高宠等踏入了天人之境的人来说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场造化了。br>
    br>
    br>
    br>
    br>
    br>
    br>---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