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母子对母子
    ♂? ,,

    复杂,却如此的融洽、完美。

    一如八种粗粮,被做成了一锅香甜可口的腊八粥。

    这是‘艺’的极致,已经近乎道矣!

    只是这‘道’,是要人命的。

    此刻的羲繇执掌江山大阵,他的血脉被急速的提升,他自己都有点弄不清楚,他究竟掌握了多强的力量。他并无杀死巫铁之心,但是他随手一击发出的雷霆,威能让巫铁都感到心惊胆战。

    “开!”巫铁大吼了一声。

    体内法力尽数注入太初冕,一直跟在巫铁身后的沧海道人、五行道人双手同时按在巫铁身上。

    三人同源的法力呼啸注入,让太初冕爆发出夺目的光芒。

    一圈圈寻常人无法感知、无法触摸的透明波动向四周不断扩散开来,困住巫铁的时间结界剧烈的震荡着,然后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痕。

    羲繇的雷霆来得极快,雷霆已经劈到了面前,巫铁还没来得及彻底破开娲曌的禁法。

    沧海道人一声冷哼,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跳跃挪动,宛如一百零八条灵动的鱼儿,带着粼粼水波凭空闪现在巫铁面前。

    一层层氤氲的蓝色水波荡开,羲繇放出的威力绝大的雷法命中水波,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每一颗沧海神珠,就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海洋大世界。

    羲繇的雷法一击固然凌厉,却也无法一击破碎一个世界。沧海神珠吞掉了羲繇劈出的雷法,沧海道人只是身体微微一晃,察觉到沧海神珠微微的震荡了一下。

    “好宝贝……当归我……不,当归……”羲繇的眸子里一阵幽光闪烁,他此刻心头的负面情绪被极力的放大了,他终于开口说出了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些念头。

    “此宝,当归朕所有。未来,朕的伏羲神国的镇国神器,有他一席之地。”羲繇贪婪的看着沧海神珠……如今江山大阵笼罩一切,在大阵的笼罩范围内,羲繇的感知力被放大了无数倍。

    哪怕是地下数万丈深处的一缕沙尘震动,都被羲繇感知得清清楚楚。

    所以,羲繇很轻松的就查知到,沧海神珠的本源有多么的浩瀚庞大,沧海神珠的威能有多么的强大惊人。

    比起刚刚风戎驱动的那座黄色宝塔,沧海神珠的品质和威能,远远胜出。

    “朕的宝贝!都是朕的!”羲繇狠狠的指了一下五行道人:“的身上,同样有至宝的味道……拿出来,拿出来……啊,朕想起来了,那九天息壤,可还在手上?”

    巫铁冷冷的看着羲繇。

    他身体猛地一振,就听一声巨响传来,困住他的时间结界轰然粉碎,娲曌闷哼一声,长长的黑色蛇尾一阵乱甩,身不由己的向后倒退了数十里。

    “身上,还有别的宝贝?”羲繇好奇的看着巫铁:“让朕……见识见识?”

    此刻,羲繇的负面情绪还在积蓄,还在增大。哪怕有伏羲氏遗留的无量功德不断的洗练他的神魂和身躯,他依旧不可避免的被这些负面能量影响了。

    此刻,他的贪婪-欲-念变得炽烈如火,他浑身的每个毛孔内都好似有小手伸了出来,恨不得一手抓住巫铁,将他身上的所有宝贝掏得干干净净。

    娲曌被震得倒退了老远,她很快又甩动着蛇尾巴游了回来。

    通过娲族的祖灵空间,娲曌源源不断的获取了庞大、神异的力量,巫铁虽然强行破掉了她的时间结界,但是娲曌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羲繇……给他一个机会。”娲曌‘呵呵’轻笑着,她和羲繇一般,浑身黑气缭绕,眸子里不断有血光喷出。

    “给他一个机会……这巫铁,也算是一个人才。一个出身不怎么样的巫族外放的子弟,居然能够在地面世界打下这么大的一份基业,当即的伏羲神国,没几个人比得上他。”

    娲曌‘嗤嗤’笑着:“虽然和本宫的儿子相比,巫铁还是差了许多……可是,也算是人才。”

    “只要乖乖的将身上的所有宝贝,部献给羲繇……本宫保一个前程,如何?”娲曌身上的负面能量也在不断的积蓄。

    或者说,其实娲曌心里,本来就充满了各种恶劣的负面的念头。

    此刻,得到了无穷的力量,更有之前虚魄控制留下的后遗症,娲曌也变得和羲繇一般疯癫、痴狂、歇斯底里、不可一世。

    “比如说,伏羲神国未来的兵马大统帅,如何?”娲曌眯着眼,很妩媚的笑着:“羲繇,需要有忠心耿耿的良将,为他开疆拓土呢。”

    巫铁‘呵呵’笑了起来。

    这一对儿母子,也算是极品了。回想遇见羲繇之后,羲繇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行,还有娲曌这位伏羲神国当今神后的诸般做派,巫铁也只能是叹为观止。

    “道不同,不相为谋!”巫铁不愿意和羲繇、娲曌继续纠缠。

    羲繇的实力还在提升,血脉还在不断强大。

    娲曌窃取了娲族祖灵空间的力量,此刻的实力变得有点高深莫测。

    迟则生变,巫铁此次只求裴凤能够安然无恙的返回……至于说,大晋神国的复辟也好,羲繇和羲武乐他们之间的纠葛也罢,他其实是不愿意插手的。

    大晋神国复辟?

    那,就去做吧。反正,原本的大晋神国,巫铁已经转交给了羲武乐不是?

    巫铁只求救回裴凤,除此之外,他不愿意多惹麻烦。

    拒绝了娲曌的‘盛情邀请’,巫铁左手掐着白素心,右手握着黑剑,带着沧海道人和五行道人化为三道遁光,朝着地面上大坑底部的风戎飞去。

    白素心已经落入巫铁手中,如果还能生擒活捉风戎的话……什么都好谈了不是?

    听白素心说,裴凤被囚禁在一个叫做墨竹垸的地方?

    这墨竹垸,还是风戎的地盘!

    巫铁速冲到了风戎身边,沧海道人伸出手,掌心喷出万丈水光,一把抓向了被时间长河冻结的风戎。

    “放肆!”娲曌冷哼了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宫辣手无情……哪怕是个还算了得的人才……这人才,天下多了去了!”

    娲曌双手紧握的圆规和直尺狠狠一晃,顿时巫铁等人身边虚空骤然崩裂,时间变得无比混乱。时空法则被搅得一塌糊涂,连带着地水火风诸般大道法则都一片混乱。

    大道法则相互冲击、湮灭,直接在巫铁等人身边爆发出了恐怖的毁灭能量。

    羲繇站在江山社稷图中放声大笑。

    笑声如雷鸣,其人如天神,高高站在云端,俯瞰被一片混沌包裹着的巫铁。

    原本,羲繇也有这个意思,巫铁,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才……不,可以说,是一个卓越的人才。人才嘛,一个有着雄图大志的帝皇,手下必须有很多的人才。

    所以,羲繇是希望能够收服巫铁的。

    可是既然巫铁不识趣,激怒了自己母亲,那么,就让娲曌灭杀他吧。

    一如娲曌所言,人才而已。

    只要有足够的力量,掌控足够的地盘,拥有足够的子民,人才还不就和春天雨夜后、山林中的蘑菇一样,一坨坨的冒出来么?

    别的不说,就说司马无忧身边的那条忠心耿耿的老狗第一军……那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才嘛。

    嗯,羲繇的思绪瞬间飘远了。

    为白鹇、朱鹮夺回大晋神国的土地和子民,这是羲繇心头的执念,他是一定要做到的。

    但是大晋神国么,格局太小了一些,羲繇觉得,大晋神国可以成为未来自己掌控的伏羲神国的附庸。做舅舅的,可以保护自己的两个外甥女,自然也就能保护她们拥有的国。

    那么,第一军这种附庸之国的大将军,也就可以为自己所用喽!

    一条忠诚的老狗,可比巫铁这种脑后生了反骨的家伙好用多了。

    “那就,去死吧!”羲繇仰天狂笑。

    娲曌也嘶声尖笑着。

    母子两都被虚魄留下的后遗症所困,就算有伏羲氏的无量功德洗炼,他们偏偏又在行极其邪恶的魔道手段,无量功德都无法将他们从那浓厚的负面情绪中彻底挽回。

    此刻的娲曌通体鳞片漆黑,宛如一条发狂的、正在狂喷毒液的毒蛇。

    混沌裹住了巫铁,巫铁却不慌不忙的伸出手,任凭混沌绞杀自己的身躯。一道道混沌乱流冲击着巫铁的身躯,巫铁身上一层浓郁的灰色雾气翻滚而出,混沌气流冲入灰色雾气,就立刻化为一道道精纯的天地元能注入巫铁的身躯。

    巫铁身的骨骼在疯狂的欢呼,疯狂的吞噬娲曌辛辛苦苦制造的混沌乱流。

    巫铁的骨骼变异,其源头是一小块混沌骨。

    而这混沌骨,是当年盘古圣人开天辟地时,陪伴在盘古圣人身边的一头异兽留下的碎骨片。

    那头异兽虽然也名之曰‘混沌’,但是这和四凶家族中的‘混沌’一族的先祖可不是一码事。

    四凶家族的‘混沌’一族,他们的先祖和梼杌、饕餮、穷奇四大凶物乃开天辟地后诞生的凶物。而巫铁吸收的这一片碎骨残片,则是来自开天辟地前的那头‘混沌’。

    四凶家族中的‘混沌’一族,他们的先祖,大概就是沾染了一丝那头开天之前的‘混沌’一丁点微不足道的血脉,仅此而已。

    而巫铁,却是将自己的身骨骼,都变异成了那头原始混沌一般的属性。

    混沌乱流,这种对其他人来说属于致命的恐怖能量,对巫铁的骨骼来说,是大补之物。甚至,那一头伴随盘古圣人开天辟地的‘混沌’兽,他的食物就是混沌乱流。

    唯有混沌能量,才能让那头混沌兽快速、顺利的成长。

    其他的天地元能、天才地宝,始终欠缺了这么点味道。

    巫铁能感受到,自己浑身的骨骼都在欢呼,都在震鸣,每一块骨头都在燃烧,都在释放出庞然的热流席卷身。

    渐渐地,巫铁收敛了自己的法力神通,他身上的灰雾不见了,任凭混沌乱流带着恐怖的轰鸣声冲击自己的身体。

    巫铁的皮肤裂开,血肉崩裂,一滴滴颤巍巍的鲜血附着在伤口上,却始终不肯飞离伤口。

    混沌乱流冲进了巫铁的血肉内腑,冲击着他燃烧着的暗色骨骼。

    于是这些混沌乱流消失了,巫铁的骨骼将这些混沌乱流吞噬一空,渐渐地,巫铁已经铭刻进神躯的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左道的道纹开始扭曲,变幻……逐渐有一丝混沌、鸿蒙的韵味在这些道纹中逐渐扩散开来。

    巫铁的神躯,开始向着更高层面进化。

    巫铁猛地抬起头来,朝着娲曌大声咆哮:“娲曌,没吃饭么?就这点力气,也想对付本王?”

    羲繇的笑声戛然而止。

    娲曌的脸色骤然一变。

    “想死,本宫成!”娲曌歇斯底里的尖啸着,双手挥动尺规,方圆数万里的虚空不断的崩裂开,化为一锅稀粥模样。一道道巨龙一样的混沌乱流化为巨大的龙卷,笔直的冲向巫铁。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施展《盘古经》,化为盘古真身,身躯骤然膨胀到三万丈高下。

    巨大的身躯,让混沌乱流的攻击面飙升了数万倍,巫铁每一刻承受的攻击力度,也膨胀了数万倍。一道道混沌洪流不断的冲刷着巫铁的身体,皮开肉绽的巫铁就好像一个黑洞,将所有的混沌乱流部吸纳了进去。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巫铁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

    娲曌的神通,已经无法再有效的伤损巫铁身躯。

    羲繇的笑声早就停歇了下来,娲曌的脸色也变得极其的僵硬,眸子里隐隐带着一丝惊惶之色。

    “怪物,怪物……这是……”娲曌语无伦次的叫嚷着:“不可能,怎么可能……不对,没有人可以对抗娲族的祖灵之力,本宫,一定是太心慈手软,所以……”

    娲曌身上的气息骤然膨胀百倍,比之前强大了百倍不止。

    不知道她用什么秘术,窃取了娲族祖灵空间的一部分权力,以至于她可以偷偷使用娲族祖灵空间的一部分力量。

    眼看着无法击杀巫铁,娲曌怒极攻心,直接从祖灵空间中盗取了百倍的力量。

    嗯,这已经不能算是盗取。

    这是明火执仗的明抢了!

    混沌乱流的威能骤然飙升了百倍,措手不及的巫铁被打得浑身是血,一块块血肉不断炸成青烟飘散。

    就在这时,一团润泽的五彩神光突然出现在巫铁头顶,五彩神光照耀之地,混沌瞬间消散,崩裂的虚空也急速愈合,顷刻间天地一片清明,再不复刚才那万物崩毁、天崩地裂的恐怖模样。

    “娲曌姐姐……妹子娲姆的这孩儿,怎么得罪了,至于用这种手段欺负一个孩子么?”

    “哦,对了,还请娲曌姐姐,向大主母以及长老会说明白,如何窃取了祖灵的力量。”

    “如果娲曌姐姐说不清楚的话……那就不要怪妹子将生擒活捉,废掉修为,送去娲岛,严刑惩处。”

    一团厚重、温暖的黄光从巫铁身后冉冉飞来,黄光中,身高百丈,长尾长达数百丈的娲姆双手同样分别持有尺、规,看似缓慢、实则快到极致的摇晃着蛇尾,顷刻间到了巫铁身边。

    “阿姆?”巫铁愕然瞪大眼盯着娲姆。

    “巫铁别怕,有娘亲给撑腰……”娲姆眸子里五彩神光迷离,死死的盯着娲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