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 > 第七百零七章 交恶
    巨大的,足以容纳数万人朝会的大殿灯火通明。

    山形的烛台上,一支支儿臂粗细的蛟龙油脂制成的蜡烛光焰极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特殊的精血气息,澎湃强盛,有大补气血、滋养肉身的奇效。

    这些蛟龙油脂特制的蜡烛,是大武神国皇族享用的贡品,对体修有极大的好处。

    制作这些蜡烛的成本极高,不提各种辅佐用的材料,单单其主材料蛟龙油脂,为了猎杀这些蛟龙,损耗的人力、物力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羲繇背着手,在大殿中缓步行走,绕着一座巨大的山形烛台走了一圈,嗅了嗅蜡烛散发出的精血气息,幽幽叹了一口气“果然奢华无度,这是传说中的,蛟血神烛?”

    大殿正中,王座之下,横了一张巨大的公案,裴凤坐在公案后面,左手边堆放着一大堆已经处理过的文案,右手边还码放着一大堆没有处理的公文。

    她冷静的看着羲繇,听了他的话,裴凤笑着点头“羲繇大人神目如炬,正是蛟血神烛。”

    羲繇点了点头,如行云流水般,轻快的走到了公案前。他背着手,低头俯瞰坐在大椅上的裴凤,幽幽说道“武王,发达了……但是人,不能忘本。”

    叹了一口气,羲繇沉声道“你是武王的贴心人,你应当知道,武王能有今日,凭的是什么?”

    裴凤沉吟了片刻,笑容收敛,冷若冰霜的阴阴说道“凭的是什么?凭的是他出生入死,凭的是他在沙场上和人拼命。”

    羲繇皱起了眉头,他打断了裴凤的话“错了。”

    羲繇眉头上绑着的丝带,遮挡住了他眉心那第三只眼的发带崩碎,他眉心竖目睁开,一丝丝神光照射出来,整个大殿顿时充斥着一股奇妙无比的神异力量。

    虚空好似冻结,时间流转的速度在放慢,一股奇异的力量向着裴凤侵蚀了过来,好似要追溯她的过往,窥视她这辈子的人生经历,同时在命运长河中,找到她未来可能的一切轨迹。

    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全方面的掌控裴凤。

    裴凤的脸色微微一变,大小六壬玄阴秘魔体喷吐着森森魔焰,无声无息的和她融为一体。

    裴凤的实力,瞬间从胎藏境提升到神明境五重天。

    她施展了大小六壬玄阴秘魔体自带的天赋神通,她的身体和神魂瞬间遁入了某种不可测的道韵中。不在当前,不在过去,不在未来,三界五行中,裴凤存在过和未来可能存在的烙印瞬间消失。

    羲繇的眉心神眼中,裴凤的身影消失了。

    他的两只普通眼眸可以清晰的看到裴凤的存在,唯独他的眉心这支威能无穷,有无穷玄妙,可以窥视天地九幽的神眼,再也看不清裴凤的身影。

    起先裴凤的身边有一丝丝模糊的波纹出现,随后裴凤的身影逐渐的朦胧,消散,最终犹如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手段……”羲繇在心中暗自惊叹。

    摇摇头,他看着裴凤,沉声道“你的话,错了,武王霍雄或许的确是在战场上立了一些功劳,但是没有某些人的赏识,没有某些人给他的机会,他立下那些功劳,就能坐上今日的位置?”

    冷笑一声,羲繇幽幽道“自古以来,愿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已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甚至尸骨无存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他们没有成为武王,而是霍雄成了武王,占了三分之一的天下呢?”

    双手按在公案上,羲繇弯下腰,凑到裴凤面前,沉声道“人,要感恩,要怀德,要记住那些提拔过自己的贵人,不要做忘本的……对不起人的事情。”

    裴凤眯着呀,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黑色火焰。

    她冷声道“羲繇大人的意思,是我家王爷一事无成,完全是靠别人的赏赐,才有了如今的成绩?”

    羲繇点头,冷然道“是!”

    裴凤笑了,笑容冰冷如刀,内藏无穷煞气。

    她本身就是一个倔强,一个极度骄傲的人。

    不然的话,当年的她,如何可能扛着内外重压,以一个小丫头的身份,带着黑凤军在西南边疆拼命,拼了命的开拓疆土,积攒功勋,力求恢复黑凤军、回复她父亲的荣耀?

    从天性上,裴凤就听不得羲繇的这些话。

    “你把我家王爷想成什么人了?”裴凤冷然道“他做过多少事情,羲繇你不会不知道吧?别的且不说,他斩杀的这么多神明境强敌……敢问你口中的那些贵人,无论是司马无忧、司马贤,又或者其他人,谁能做得到?”

    羲繇一时间有点恼怒,他沉声道“没有司马无忧他们给的机会……”

    裴凤冷笑“杀人,还要他们给机会?羲繇,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裴凤猛地站起身来,双手‘嘭’的一下重重的捶在了公案上,发出一声可怕的巨响。

    四周虚空出现了一团团奇异的扭曲,有极其强大的存在暴力闯入了被羲繇神目奇异力量封锁的大殿。虚空中传来沉闷的碎裂声,那是羲繇的封锁之力被暴力破开的异兆。

    起码有二十名实力极其强悍的神明境老祖闯了进来。

    他们用极其玄异的手段藏在虚空的夹层中,并没有显出身形,但是只要羲繇有丝毫异动,势必受到他们疯狂的打击。

    他们是巫族镇守宗庙的,巫族老祖们的三尸分身。

    修成三尸分身,巫家老祖们的修为大进,无论是本体还是三尸分身,他们的修为都比之前飙升了最少两重天的修为。

    二十具神明境老祖的分身,最弱的都有神明境四重天的修为,最强的已经到了神明境七重天的实力。

    二十人联手,就算羲繇身怀神秘无比的羲族‘圣人血脉’,以他如今的修为,绝对会被打成一团肉酱。

    羲繇成就神明后,就有了玄妙莫测的卜算预知之能。

    他感应到了虚空中传来的致命杀机,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后退了一步。

    大殿外传来整齐而沉重的步伐声,起码有上千巫家儿郎统辖着十万以上的武国禁卫冲了过来,将大殿团团围住。高空中传来了动力熔炉特有的沉闷轰鸣声,能有上万条制式战舰浮空,封锁了整个铁鼎山城。

    如今的巫铁,如今的裴凤,还有他们手中掌握的力量,绝非当年巫铁从大泽州返回大晋神国时所能相提并论。

    如果说,刚刚从大泽州返回大晋的巫铁,只是一头强壮一些的猛虎。

    今时今日的巫铁,已然从猛虎,突变成了一条翱翔九天的太古巨龙。

    自身实力,手中势力,膨胀了何止千倍?

    羲繇还在用当年巫铁身为‘玉州公’时的旧眼光看待巫铁和裴凤等人,毫无疑问是他错了。

    不过,羲繇这辈子犯下的过错不止这一次,他犯下的更大的错误还有很多……或许,他未来还会一错就错,天知道呢?

    裴凤双眸喷吐着黑色魔焰,周身散发出可怕的阴寒魔气。

    她目光森森的看着羲繇,冷然道“羲繇,我家王爷崛起于血旗争夺一战,豁出去性命,得了他的造化。这,不是司马无忧他们赏赐的,而是我家王爷用命拼出来的。”

    “去大泽州,司马皇族对我家王爷不公,这一点,你们焉敢否认?”

    “在大泽州,面对各种打击,我家王爷用自己性命,还有些许运气,拼出了一条生路……你口中的贵人,给他的帮助又有多少?或许有,他带回了大晋的传国玉玺,已经足以抵偿,甚至绰绰有余。”

    “随后在安阳城,谁也不知道你所谓的贵人在瞎糊弄什么鬼东西?但是我家王爷,可有丝毫对不住他们的地方?硬扛着令狐氏,帮你所谓的贵人做了多少事情?”

    “司马无忧甩开手,丢下江山社稷无数子民,不知道又去折腾什么阴谋诡计。我家王爷算是对得起他了。否则第一军,还有他手下的那些将门、那些军队,保全得了么?”

    “这件事情上,我家王爷冒了天大的危险,担了血海般的干系,是你们欠我家王爷的,不是我家王爷欠你们的。”

    “之后,在青丘神国,谈不上为他令狐青青效力罢?我家王爷为了天下子民,抵抗外敌,斩杀敌国神明境老祖……这是保家卫国,安靖天下的正义勾当。”

    “这,需要你们给机会?”

    裴凤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的朝着羲繇喷着口水“你们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摇摇头,裴凤冷然道“我家王爷,就是堂堂正正的武王。他,不是你们的鹰犬走狗。”

    裴凤一眼看透了羲繇的来意,所以,她不会给羲繇任何机会,绝对不会让他在道义上占任何便宜。

    羲繇沉吟了一阵,然后他摇头,厉声道“巧言令色,胡搅蛮缠。我只知道,霍雄,还有整个霍家,都只是司马氏的一条狗……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羲繇厉声喝道“作为一条狗,主人让他吃肉,他就要吃肉……主人让他吃……”

    裴凤手中黑色火光一闪,一杆魔焰升腾的黑枪凭空冒出,枪尖一缕寒光激射,直刺羲繇喉结。

    裴凤跟在巫铁身边,也有这么多年了。

    老铁这个老怪物,早就潜移默化的,将自己的枪道,将自己的一些厮杀技巧传授给了裴凤。

    所以裴凤这一枪刺出,整个大殿煞气升腾,凭空响起了一声惨烈无比的虎啸声,好似有亿万士卒肩并肩的站在沙场上,同时朝着天空刺出了逆天的亡命的一枪。

    羲繇心智瞬间被枪意震慑,他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一点扑面而来的寒光,一时间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不仅仅是枪芒中自带的煞气,更是因为这一枪,太快了。

    摒弃了一切干扰,撕开了一切禁锢,这是笔直的一枪,从裴凤手中而来,重点就是‘羲繇的死亡’。

    这一枪的目标,就是‘羲繇的死亡’。

    没有任何干扰,没有任何歧路,从出现开始,就循着笔直的、最短的轨迹直刺目标,势必要将‘羲繇的死亡’带给羲繇。

    枪芒瞬间到了羲繇喉结前。

    在那生死关头,羲繇的眉心竖目突然爆开一团神光,他的神目下方一缕血水流淌出来,他声嘶力竭的咆哮一声,身体向后瞬移了三尺。

    就是这三尺,就是生与死。

    羲繇向后扬起头颅,枪芒擦着他的鼻头划过。

    ‘嗤’的一声,枪芒上一缕细细的黑色火焰灼烧羲繇的鼻子,将他的鼻头烧得瞬间飞灰了去。

    剧痛袭来,羲繇大声嘶吼,他终于脱离了那一枪带给他的恐怖震慑,他的身体回复了活动力量,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几步,恼羞成怒的双手结印,然后向着裴凤一拍。

    “崩!”

    羲繇大喝。

    这是太古巫咒之术,最简单的咒语,最简单的手印,直接沟通天地间最玄妙的无穷巨力,其手段近乎于‘天道运行’,拥有匪夷所思的强悍杀伤力。

    这是羲族天赋的神通,在羲繇这种拥有圣人血脉的羲族族人手中施展出来,威力比普通神明境的羲族族人大了何止十倍?

    裴凤身边的虚空剧烈的震荡着,虚空崩解,发出刺耳的碎裂声。

    眼看裴凤就要被崩解的虚空分解成碎片,一个灰扑扑的骨环凭空出现在裴凤身边,骨环急速扩大,放出一道灰蒙蒙的森森邪气笼罩裴凤身躯,强行抹平了崩解的虚空。

    “这个羲族的娃娃,不成……不成器得很。”出手的巫族老祖在虚空中给自家兄弟们传音。

    “是不成器,带着妹妹离家出走,害死了自家妹妹还不提……现在又如此的骄横跋扈,肆意欺凌外人。”又一位巫家老祖长叹“这些年,羲族怎么尽出这种玩意儿?一个个鼻子眼睛都长到了天灵盖上,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嘿嘿,羲族还是很了不起的……起码现今我们巫家不是羲族的对手。嗯,不过,再给我们一些年头,可就不一定了。”再一位巫家老祖冷笑一声“这小子……呃,嘿嘿?”

    “赶出去。”几个巫族老祖异口同声的咒骂着“裴凤这丫头,配咱家小铁那是绝对的良配……岂是他能随意伤害的?”

    虚空中,六条灰扑扑的身影同时冒了出来,联手一拳轰在了羲繇的身上。

    管你羲繇是什么羲族圣人血脉,管你多强的天赋,多可怕的潜力,此刻的羲繇不过是神明境一重天的水准,而出手的六位巫族老祖,个个都是神明境六重天以上的修为。

    六人联手一击,羲繇浑身衣衫崩碎,一口老血混着内脏碎片喷出老远,血水还没落地,就被可怕的力量直接蒸发。

    羲繇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从大殿内笔直的飞出了殿门外,一头撞在了数千丈外的一尊大铁鼎上。

    一声巨响,大铁鼎被撞破了一个极大的窟窿,羲繇也翻滚着落地,在地上留下了大片血迹。

    数十名巫族儿郎拎着大刀阔斧冲了上去,冲着羲繇就是一通猛劈猛砍。

    羲繇仰天怪叫了一声“霍雄,裴凤,你们等着!”

    双手一拍地面,羲繇就这样直接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