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小说_最新免费小说推荐-海岸文学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诛心和倔强
    马大叔十几人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势,此刻他们的伤势都得到了极好的处理。

    最顶级的军用金疮药,加上顶级的内用伤药灵丹,胸口被洞穿的马大叔此刻都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只是在伤势愈合的同时,他们又被灌了让他们瘫软无力的药剂,他们只能任凭人将他们绑在了十字架上,粗暴的撕扯掉了他们身上所有的衣衫。

    裴凤和城内的黑凤军军官们站在城头,一个个双眼充血的看着城外的动静。

    所有人都知道,城外将发生什么。

    一队身穿红衣的彪形大汉围上了马大叔等人,他们手持特制的牛角尖刀,刀锋上闪耀着淡淡的血光,面无表情的看着城墙上的裴凤等人。

    裴凤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低沉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城墙上的大小主炮开始细微的调整,城墙内有轻微的轰鸣声传来,主炮开始疯狂充能,多棱锥形的炮管上一丝丝刺目的光芒亮起,在一个个功能模块之间疯狂的往来流动。

    刚刚被射杀的信使躺在城外,鲜血被大雨冲得弥散开来,地面上的积水中带着一层淡淡的红色。

    又一名信使从丛林中走了出来,脚踏一缕流光,快速来到了城门前百丈外的位置。

    这信使警惕的看着城墙上的黑凤军官兵,左手紧握着一枚重盾挡在自己面前:“裴凤军主,打开城门,关闭一切防御禁制,让我们进城搜索乱党,镇压叛乱。”

    “如果不开启城门,拒绝配合我们的弹压行动,我们怀疑,你或许,就是乱党头目……不要怪我们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城外的这些人,你都认识吧?”

    裴凤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信使,城墙上的主炮都已经充能完成。

    一门主炮突然炮管向下一压,直接锁定了这信使。在那信使疯狂的怒吼声中,这门主炮呼啸着喷出了十几丈粗细的一道强光,瞬间将他整个淹没。

    什么重盾,什么重甲,还有身上不断爆发的几件防御秘宝全都无用。

    在这种攻城夺寨的重型军械面前,除非胎藏境巅峰的大能依仗极品的防御仙兵,才能从中侥幸逃生。至于这信使,区区命池境而已……

    主炮的威能没有全盘激发,在裴凤的控制下,这门主炮只是进行了一次‘极端短暂’的打击,轰出去的光柱长度不过七八丈而已。

    如此短暂的威力释放,那信使直接汽化成了一缕青烟,城门外多了一个直径数十丈、深达里许的大坑。大坑内热气腾腾,雨水不断的落入其中,激发了白茫茫的水蒸气。

    丛林中传来司马侑的怒喝声。

    一名红衣大汉举起牛角尖刀,在马大叔的身上劈下了一片皮肉。

    马大叔昂首挺胸,死死咬着牙,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裴凤看着马大叔,然后点了点头,她高高举起右手,然后狠狠的挥了下去。

    城墙上已经蓄能完成的主炮齐齐喷出白色的光柱,疯狂的朝着前方的丛林轰了过去。白色的光柱让大片树木爆炸、燃烧,然后汽化成了青烟。

    一道道光柱持续喷发,主炮的炮管从左到右的轻轻一晃,就在大地上切割开了一条条疯狂爆炸燃烧的狰狞伤痕。

    这一面城墙,还有南北两面城墙上靠近西侧的主炮同时激发,将近两百根光柱在山林中肆虐,方圆百里大小的一片山林立刻被烈焰和爆炸的气浪覆盖。

    司马侑等人的怒吼声远远传来,近千道流光冲天飞起,司马侑等人在心腹将领的保护下,一个个在主炮轰击的一瞬间就冲上了高空,险而又险的避开了主炮的攻击。

    但是他们带来的近百万家族私军中,有将近三十万人排着松散的阵型藏身丛林中。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裴凤会如此的刚烈、果决,居然不顾马大叔等人的生死,直接用主炮洗地。

    虽然阵型松散,可是面对全覆盖式的疯狂打击,短短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丛林中的家族私兵们伤亡惨重,起码有将近二十万人被炮火卷了进去。

    这些重楼境修为的私军堪称精锐,但是在这样密集的主炮打击下……他们的修为完全无用。

    “裴凤!你好大的胆子!你要和我烆王府作对么?你,你,你……”司马侑站在高空中,看着自家的精锐私军在炮火中不断消失,看着那些士卒在山林中狼狈奔跑,却怎么都无法逃脱,一个接一个的被主炮淹没,他倒不心痛,而是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

    裴凤的眼珠整个变成了深邃的黑色,有丝丝火焰从眼珠表面喷出,就好像两颗黑色的小太阳。

    她极其冷静的抿嘴一笑,轻声道:“司马侑,是你们在算计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怎样收买了我黑凤军中的一部分不成器的家伙,但是无论你们有什么打算,休想得逞。”

    “我裴凤,和你们奉陪到底,你们要玩,那就玩吧!”

    “记住了,除非你们能够彻底没杀我,灭杀我黑凤军,否则我黑凤军将和你们不死不休。”

    司马侑、司马衅、司马虎等人的脸色很难看。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霍雄’,并不是这裴凤。

    但是因为司马狼的插手,他们莫名的和黑凤军对上了,他们感到很冤枉。

    若是事成了,司马狼可以抱得美人归,甚至还能将黑凤军这支强军纳入麾下。

    若是事败了……

    司马狼拍拍屁股就走,这个烂摊子,可全都扣在他们脑袋上了。

    裴凤和黑凤军如今境况不好,有点落魄的样子,但是黑凤军毕竟曾经是一方强军,裴凤的父亲依仗着黑凤军,硬生生带着家族重归大晋神国的豪门行列。

    裴凤为代表的黑凤军,多少有些人脉,有些故交旧友……这些人或许不能对司马侑他们造成实质上的威胁,可是足以在大晋神国的贵族圈子里,让司马侑他们的名气变得声名狼藉。

    一伙宗室将领联手欺负一个女人,而且还没能欺负得手,不说其他,一个‘无能’的评价是跑不了的。

    所以,司马侑等人心里恨啊!

    他们看着站在城墙上的裴凤,一个个恨得牙齿直痒痒。

    司马狼也好,裴凤也好,都他-妈-的太不是玩意儿了。

    倾听着自己的麾下私兵临死前惊恐的惨嗥声,司马侑等人跳着脚的破口大骂起来。

    远处,司马侑等人的军营中,司马狼带着几个心腹将领冲天飞起,化为流光急速朝这边飞了过来。

    主炮的轰击停了下来,司马狼也带人飞到了司马侑等人身边,悬浮在一片狼藉的山林上空。

    主炮的威力太强,这方圆百里的大地凹陷了百来丈深,变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大坑。

    坑沿边的丛林被高温引燃,一株株参天古木燃得和火把一样,哪怕高空雨水不断落下,依旧无法很快的扑灭大火。相反雨滴落在燃烧的大地上,更是冲起了漫天水汽,让现场环境变得更加恶劣。

    “裴凤,你太……倔强。”司马狼站在空中,双眼狂热的盯着城墙上的裴凤。

    “这件事情,和你无关,我们接到详细的报告,你的黑凤军中有乱党,他们意图叛乱,破坏军部开辟秘径的绝密行动。”司马狼振振有词的说道:“这件事情,本来很容易解决,你打开军营,让我们进去清查一番,清理掉黑凤军中的所有乱党,事情就解决了。”

    “可是因为你的不配合,引发了这场动荡。”司马狼轻轻的摇着头,叹了一口气:“你看看,死伤了这么多人,都是因为你的过错。这个罪名,你怎么承担?”

    不容裴凤开口,司马狼轻声道:“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给那些忠心耿耿追随你的老人们想想。因为你的缘故,连累了他们,你于心何忍呢?”

    裴凤气得额头青筋直跳。

    她并不是一个很机变、很灵活的人,她身为女子,却比普通男子更加刚烈、直率,她习惯性的用武力解决问题。而且一如司马狼所言,她骄傲,她倔强,她誓不低头。

    她甚至骄傲到,黑凤军已经极其窘迫的时候,她都没有开口向她父亲的老朋友们求援。

    正因为如此,在她的带领下,黑凤军混得一日不如一日,在司马狼的打压下,她只能带着黑凤军艰苦熬日子。

    性格决定了她不善言辞,也就让她平日里表现得有点冰山美人的风格。

    面对司马狼的侃侃而谈,裴凤只能握紧了手中长枪,手中印玺发出淡淡的光芒,城墙上的主炮微调着炮管,逐个的锁定了司马狼等人的身形。

    司马狼看着裴凤的小动作,突然笑了起来。

    “你知道么,你若是用炮火攻击我,那么,你就是乱党头目,你黑凤军就是乱党,你们是什么下场,你想过没有?”

    裴凤咬着牙厉声喝道:“那就,鱼死网破。”

    司马狼笑得很灿烂:“鱼死网破,你想得很好,可是你觉得,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你鱼死网破呢?”

    叹了一口气,司马狼摇了摇头:“裴凤,作为一个女人,你已经做得很好,但是,不够好。我听说,你对你手下的这些黑凤军老人许诺过,你会带着他们重现黑凤军的辉煌?让他们回复昔日的光彩和地位?”

    ‘啧啧’赞叹了几声,司马狼悠然道:“可是,你错估了人性啊……这些年,你一个女人,带着这么一群老弱病残拼命,你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呢,你们黑凤军当中,有乱党……他们,辜负了你的努力。”

    “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的这些叔叔、伯伯当中,有人是乱党呢?”

    司马狼笑得很古怪。

    裴凤死死咬着牙,怒视着司马狼。

    所谓的乱党,无非是那些突然调动楼船攻击自家兄弟的黑凤军将领。

    所谓的乱党,无非是那些在背后突然下杀手,重伤了马大叔等同袍的黑凤军将领。

    所谓的乱党,无非就是之前在军营中军,突然向裴凤和一众同伴出手,用金刚镇魔印和金刚舍利珠镇压了裴凤等人的那两个黑凤军将领。

    他们的行为,给了司马狼充足的借口抹黑黑凤军。

    起码从大晋神国的军法角度上来说,司马狼和司马侑等人,此刻有充分的借口插手黑凤军的事情。

    甚至他们可以下令歼灭黑凤军,他们也有足够的借口向军部高层做解释。

    “他们,为什么背叛?”裴凤怒视着司马狼,厉声喝道:“是你下的手?”

    司马狼似笑非笑的看着裴凤,就好像一个猎人,在看陷入了自己陷阱的野兽。他轻声道:“你,现在不是一品公爵之女,你家的公爵爵位,被旁支袭走……你带着这些老弱病残在外面拼命,你可想过,他们留在你家领地中的妻儿老小?”

    司马狼笑得格外灿烂:“人,总有弱点。人性,最是经不起考验。”

    裴凤下意识的回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众黑凤军的将领、军官,心脏一阵阵的冰冷。

    她突然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一如司马狼所言,她带着这些黑凤军的老人在外面拼命,极力的博取功勋。但是这些黑凤军将士的妻儿老小,都在裴家的公爵领地中。

    而现今袭爵的那位公爵大人,却是她裴凤的敌人。

    那位公爵大人或许不敢对黑凤军的家属做什么,但是有了司马狼的教唆和支持,谁知道他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凤山公!”裴凤低沉的嘶吼了一声。

    “他是你嫡亲的叔叔。”司马狼轻轻的笑着:“裴凤,你现在明白了么?黑凤军,已经不值得做你的依仗……你还这么努力,干什么呢?找个好人家,嫁了吧?比如说,嫁给我!”

    司马狼笑得格外邪异:“嫁给我,让你坐上凤山公的公爵宝座,那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你的那些远房的叔叔、伯伯、姑姑之类的混蛋玩意儿,你想把他们杀着玩都可以。”

    裴凤深吸了一口气,她厉声喝道:“裴家的功勋,只从刀剑上来……我裴凤虽然是女子……做不出那样下贱的事情。司马狼,你算计我这么久,这次,你我就分一个死活!”

    裴凤手一挥,一门门主炮同时喷出白色的强光,呼啸着轰向了司马狼等人。